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一位意大利留学生的真实口述:封国10日,这个老牌欧洲国家正在竭尽全力和死亡赛跑

作者:刘诗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20 15:50:41

摘要:作为最早宣布因疫情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的欧洲国家,意大利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惜,尽管从1月31日仅有两个输入性病例时就宣布了持续六个月的紧急状态,但2月底确诊病例出现暴增,医院开始遭到挤兑,导致3月初疫情危急不得不封锁全境,未雨绸缪的意大利还是迎来了“至暗时刻”。

一位意大利留学生的真实口述:封国10日,这个老牌欧洲国家正在竭尽全力和死亡赛跑

3月10日出版的意大利共和国报上,头条标题写着“Tutti in casa”,意思是让人们都在家待着,不要出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诗萌 北京报道

在宣布封锁全国的第10天后,欧洲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意大利3月20日累计死亡人数达到3405,超过中国成为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这个人口总数和湖北省接近、老龄化程度全球第二、医疗水平全球排名第九的老牌欧洲国家,正在竭尽全力和死亡赛跑。然而,他们曾期待封锁全国后一周之内出现的疫情拐点,仍然没有到来。

作为最早宣布因疫情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的欧洲国家,意大利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惜,尽管从1月31日仅有两个输入性病例时就宣布了持续六个月的紧急状态,但2月底确诊病例出现暴增,医院开始遭到挤兑,导致3月初疫情危急不得不封锁全境,未雨绸缪的意大利还是迎来了“至暗时刻”。

在都灵留学的中国学生李爱梅见证了这个过程。春节后不久,她辗转返回当时疫情并不严重的意大利,发现除了口头宣布紧急以外,政府并没有增加实质性的检疫措施,当地民众对新冠肺炎的认识仍然只停留在需要勤洗手、不用戴口罩的“大型流感”上。而疫情最终爆发的引线,就埋在了忽视和轻慢之间。

1号病人出现前,并不紧急的“紧急状态”

2月10日,李爱梅落地米兰马尔彭萨机场。此时意大利进入“紧急状态”已经有10天,但她入境检查时并没有遇到非常严格的检疫或者盘查,只有两个海关人员手持测温枪,对着她的额头量了一下温度便放她离去。

打车离开机场时,她才感觉到了一点点应有的“特殊气氛”。她上车后,司机明显有一点紧张,谨慎地把车窗打开了,还问她现在中国的疫情情况如何。“严重是严重,不过大家都在家自我隔离了。”她回答。当时,无论是她还是司机都觉得,新冠肺炎疫情这把火,不会如此猛烈地烧到中国万里以外的欧洲。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2月21日凌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宣布一名38岁的男子马蒂亚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成为意大利第四例病例,也是首位未曾前往中国、也未和任何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本地传播患者。后来,他被当地卫生部门确认为意大利的“1号病人”。

在确诊前,马蒂亚的活动范围大得令人惊讶:他曾参加过1200人的马拉松比赛,40人的小型跑步比赛,以及足球赛;他在联合利华工作,同事160多人,还曾参与红十字会培训;此外,还参加了好几场私人聚会。据当地媒体统计,超过5万人、10个城市受到了他的影响。

两天的时间里,意大利确诊病例一下子多了99例。23日,总理孔特宣布对病例集中的12个伦巴第大区北部市镇限制交通进出。作为伦巴第的首府,米兰的学校、餐厅、办公楼均被关闭,暂停包括足球比赛在内的一切聚集性活动。

也是因此,24日李爱梅坐火车去米兰,打算去那里的社保局办理注册,最终并没能办成。一个留守的门卫告诉她,3月2日才会重开。而当天下午五点回都灵时,她被告知都灵和米兰之间的慢车改换了进站车站,而原本快慢车兼有的米兰中央火车站现在只发快车。她上车后才发现,往日人挤人的车厢里如今空空荡荡,一个人竟然可以独占四人座。作为一趟日常客流量巨大的通勤车,实在难以想象。

医护感染严重,医生找病人“要”口罩

李爱梅回去后,再也没敢出过都灵。很快,意大利的确诊病例数开始破千,随后每日新增患者从四五百人猛增到上千人。据意大利研究者安德里亚·雷姆祖和朱塞佩·雷姆祖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的研究,意大利的基本传染数为2.76至3.25,与武汉感染暴发初期的数字相似。

而极高的死亡率也是意大利疫情的另一个特点,从爆发初期的4%左右上升到近期的8%,远高于全球平均死亡率3.7%,甚至超过了武汉。意大利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安杰洛·博雷利认为,意大利死亡率远高于其他国家是因为意大利社会人口结构老龄化问题较为突出,死亡患者大都为体弱多病的老年人,患者死亡的原因多为病毒引发的综合病症,很少有患者因单一新冠肺炎病症导致死亡。

从现实情况来看,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开始出现医院挤兑、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一个朋友发给李爱梅一份聊天记录,直接反映出当地口罩等医疗物资的短缺情况:一位华人因父亲可能感染病毒叫了救护车,几个戴着普通口罩的医护人员过来收治时,看到患者和家人戴着FFP2(与国内N95等效)口罩,就问他们手里还有没有口罩。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截至3月8日,伦巴第大区有超过200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该区福利委员会委员朱利奥·加莱拉表示,他看到一些医生因为医院的严峻形势当场大哭,无法给予每个病人所需的照顾让他们心如刀割。

不过,都灵的情况看起来并没有这么严重。都灵虽然距离米兰不远,但本身位于皮埃蒙特大区,这一区内只有阿斯蒂被划为疫情“红区”,而都灵只是橙区。让李爱梅感到惊讶的是,在3月4日意大利宣布关闭全国学校后,许多都灵本地的小孩子非但没有乖乖在家待着,反而都跑到街上去玩了。她认识了一个开奶茶店的朋友,那几日生意异乎寻常地好,市中心热闹得像过周末,公园里也有不少戴着口罩和没戴口罩的人在踏春。

8日凌晨两点,孔特宣布封锁伦巴第大区和周边14个省份,包括米兰和威尼斯。9日晚,他又决定将“红区”的范围扩至全国,也就是正式封锁全境,从10日凌晨开始实施。而这时,李爱梅也在国内母亲的催促下,买了3月12日的回程票。

宣布全国红区:“都在家待着”

3月10日出版的意大利共和国报上,头条标题异常醒目地写着“Tutti in casa”,意思就是让人们都在家待着,不要出门。李爱梅的朋友也在那一天关了店,尽管仍然有顾客络绎不绝地前来。不过,第二天她出门时,情况就有些变化了。街上的店铺似乎一夜之间大面积地关闭了,路上行人也不多,即使出门也无处可去。

这时,在意大利出门需要随身携带一份“自我声明”,写上工作、健康、回家、购买必需品等出门原因和自己的地址信息,路上巡逻的警察会进行检查。后来,这份声明中还增加了“自己不属于受隔离人员以及阳性确诊病例患者”这一条。

12日,李爱梅到达机场,海关没看她的声明,就在护照上盖了章。在等候飞机的过程中,她看见有同机旅客全身穿戴白色防护服,而她和大部分人一样,都只戴着口罩。终于,在北京宣布入境者均需14天集中隔离前,她回到了北京。目前,她的核酸试剂检测呈阴性,正在自我隔离当中。

在她离开意大利后,坏消息仍然在一个个传来。意大利切内市、梅佐尔多市市长,首席医务官暨瓦雷泽医疗协会会长、邮电局两名工作人员都因新冠肺炎逝世,而这只是冰山一角。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伦巴第的医院里满是死者,医院要求行政部门简化处理死亡证明和埋葬死者所需的程序。贝加莫省的火葬场每天要处理约24具遗体,是平时的2倍。由于火葬场和公墓无法应对过多的遗体,意大利部署15辆卡车和50名士兵将大约70口棺材从贝加莫运到其他地区。

李爱梅想起,在只是伦巴第有病例的那几天,她曾经去过一趟南部城市维苏威。在一家咖啡店里,有当地人问她如何看待疫情,她说:“他们是一个个不应该这样死去的生命。”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李爱梅为化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