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瑞德西韦“预备兵”谁先上场?三张黄牌警告给“概念股”泼冷水

作者:孙源 于玉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02 23:05:15

摘要:新政实施三把火。3月1日,新《证券法》实施的第一天,博瑞医药(688166.SH)、海南海药(000566.SZ)、物产中大(600704.SH),这三家涉及医药业务的上市公司便因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完整收到交易所“黄牌”警告。公司收监管关注函,董秘收通报批评函。

瑞德西韦“预备兵”谁先上场?三张黄牌警告给“概念股”泼冷水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源 于玉金 北京报道

新政实施三把火。3月1日,新《证券法》实施的第一天,博瑞医药(688166.SH)、海南海药(000566.SZ)、物产中大(600704.SH),这三家涉及医药业务的上市公司便因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完整收到交易所“黄牌”警告。公司收监管关注函,董秘收通报批评函。

正值疫情期间,包括上述三家的众多企业纷纷开拓了生产瑞德西韦等新型冠状病毒潜在有效药物的原料药、制剂相关业务。有业内人士表示,“蹭热点”无妨,关键问题在于信息披露是否合规合法。

3月2日,对于因信披违规被通报事宜,博瑞医药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会将持续做好信息披露工作的,保证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善、及时、公平和有效。”同时,记者应海南海药方面要求致函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信披违规系“蹭热点”

上述三家公司的信披问题,都和瑞德西韦有关,这一正处于新冠肺炎临床试验阶段的热门潜力药物,近期带动了一批“瑞德西韦概念” 股价格上涨。

博瑞医药是第一个声称有能力仿制瑞德西韦的药企,其2月12日公告称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已经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批量化生产正在进行中。其股价随即连续两日开盘即涨停。

海南海药紧随其后,2月14日公告称,公司及国内外合作伙伴成功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公告一出,其股价在次一交易日获得涨停。

物产中大2月13日在“上证e互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江苏科本药业有限公司的“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特效药瑞德西韦10T/制剂1000万支”项目于2020年2月6日获得江苏省启东市北新镇人民政府备案通过。公司股票价格在该消息发出当日即收盘涨停。

交易所的“罚单”内容主要是,博瑞医药信息披露不清晰、不准确,其公告中的“批量生产”等对外公开信息,混淆了试验性生产与商业化生产的概念。公告中所称“批量生产”实际为药品研发中小试、中试等批次的试验性生产。公司尚未取得药监部门批准,也未取得专利权人授权,不具备进行药物商业化批量生产的应有资质。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曾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博瑞医药的公告只能说明它目前有能力量产,但现在不可能大量生产,毕竟生产了也没地方供应。吉利德对博瑞医药进行专利授权的可能性不大,而且现在临床试验中供应的药品数量是有限的,也不可能需要大批量供应。”

海南海药的公告则不完整,未对与合作伙伴的合作模式、各方权利义务等重要信息进行披露,而上述信息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可能产生较大影响,公司信息披露不完整,构成对投资者投资决策的误导性陈述。

而物产中大未明确说明上述项目相关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是否需获得瑞德西韦研发企业吉利德的授权,未明确提示科本药业资产和业务规模占公司相关业务规模比例极小、对公司经营业绩无重大影响的情况,未明确说明后续投入生产需履行的审批程序。公司对外发布的风险提示过于概括,也未作出有针对性的风险提示,相关信息披露不完整。

警钟一响,博瑞医药股价随后在3月2日大跌14.67%,此外,海南海药跌3.03%,昔日迎风而涨的高光时刻不再。

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谢重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的证券法进一步强化了信息披露的要求例如,新《证券法》显著提高了证券违法违规成本,如对上市公司及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从原来最高可处以六十万元罚款,提高至一千万元。同时,新证券法规定了信息披露义务人可以自愿披露与投资者作出价值判断和投资决策有关的信息。但自愿披露的信息不得与依法披露的信息相冲突,且不得误导投资者。虽然是自愿披露,披露的信息仍应当真实、准确、完整,简明清晰,通俗易懂,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如自愿披露的信息构成虚假陈述,个人认为其承担的法律责任亦是一样。”他表示。

瑞德西韦“预备兵”难上场?

除了博瑞医药、海南海药、物产中大旗下的科本药业外,还有不止一个企业也在进行瑞德西韦的仿制研发中,但都相对低调。

2月17日,科伦药业发布公告称,自1月21日成立攻关小组以来,公司全力推进涵盖预防及治疗作用的1个创新多肽药物和3个仿制药物的研究。其中,科伦药业只公开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奥司他韦胶囊两款仿制药的信息,对于没有公布名称的第三款仿制药,该公司相关负责人随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就是瑞德西韦。

瑞德西韦目前在新冠病毒攻坚战中的参与状况如何?除了其在美国“同情用药”的第一例患者外,瑞德西韦在国内的临床试验仍在进行中,包括对照组的全部入组人数700余人。2月2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何志敏表示,吉利德科学公司在中国申请了8件专利,目前已经有3件专利得到授权,还有5件正在审查的过程中。瑞德西韦在武汉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将在4月27日公布。

其原研药企美国吉利德科学也自行宣布新启动了两项三期临床研究,就在3月份刚刚开始,共将入组约1000名患者,结果将于5月份公布,有别于目前已经在中国开展的随机双盲临床试验,吉利德的最新临床试验采用随机开放研究,能让更多患者用药。

实际上就目前的临床试验用药需求来看,吉利德一家的生产线就可以满足,暂时还轮不到也不需要仿制药“预备兵”们上场,吉利德曾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会对瑞德西韦进行全力生产,确保临床试验的用药供应。

至于临床试验若成功后,仿制药又会是怎样的命运,史立臣曾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仿制药要想进行商业化量产,只有两条路,获得吉利德的专利授权,或者获得国家批准进行有条件上市。但其实,目前这两条路哪个都不好判断。

除了仿制企业,其他瑞德西韦概念股都借着热度涨了一波股价,这些公司基本上都宣称与吉利德有一定的合作关系。其中,和瑞德西韦的关系最为“密切”的博腾股份一度录得6连板。

博腾股份在2月4日公告,吉利德为公司核心客户,公司于2015年开始为吉利德在研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提供定制研发生产(CDMO)服务,并于2016年多次交付临床需求的高级中间体。同时称已收到吉利德科学关于抗病毒药物中间体的正式业务询盘。据介绍,一旦商洽成功,博腾股份将为吉利德科学提供定制研发生产服务。

九州药业对外表示,公司将专利药原料药和中间体的CDMO业务模式作为重点发展方向,客户包括吉利德。永太科技称,公司下游客户包括吉利德,公司与吉利德公司在产品研发、供应方面合作多年,包括抗丙肝病毒药物索非布韦的中间体等。美迪西则表示,公司与吉利德2009年开始进行合作,对吉利德2019年度的销售收入为322.8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与争相和吉利德“套近乎”被热炒的A股不同的是,美股吉利德的股价一直都是不温不火,自2月6日引入中国至今将近一月,其股价仅仅上涨1.73%。反衬了A股市场的炒作情绪。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