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疫情下的特殊情人节:老板打游击卖花,五星酒店停业半月,饭店一天赔4万,谁来拯救中小微企业?

作者:贾谨嫣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2-14 23:02:23

摘要:新年伊始很特殊,特殊的春节,特殊的情人节,各行各业面临着特殊挑战。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一面是“取消聚集”的政府呼吁和“安全第一”的社会责任感,一面是商户库存待销的紧迫和支付压力,该不该开业?什么时候开业?对企业家来说,生命还是生存,是艰难的抉择。

疫情下的特殊情人节:老板打游击卖花,五星酒店停业半月,饭店一天赔4万,谁来拯救中小微企业?

(图为京城花卉市场外在车上卖花的商家。贾谨嫣摄影)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贾谨嫣 陈锋 北京报道

往年的2月14日,北京街头一簇簇鲜红,今年情人节,大雪纷飞,银装素裹。

疫情尚在持续,京城少了浪漫:无法开业而躲在路边偷偷售卖鲜花的商贩、停业半月余的五星级酒店、情人节当天仅有几位外国人进店选购的巧克力商店、一天仅有三四桌客人的知名火锅店,甚至停车费从曾经1万元/天降至300元/天的地面停车场……无一不在默默祈祷疫情能早日结束。

新年伊始很特殊,特殊的春节,特殊的情人节,各行各业面临着特殊挑战。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一面是“取消聚集”的政府呼吁和“安全第一”的社会责任感,一面是商户库存待销的紧迫和支付压力,该不该开业?什么时候开业?对企业家来说,生命还是生存,是艰难的抉择。

微观下的特殊情人节

受疫情影响,各大电影院、KTV、游戏厅、网吧等人员密集的娱乐场所多未开放,这个情人节分外特殊。

2月14日,在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桥花卉市场附近,《华夏时报》记者偶遇一位准备求婚却买不到鲜花的男人。据他称,去过的三四个花店均未开门,急需玫瑰花向女友求婚,再找不到门店将选择外卖平台购花,虽然这将多耗时几小时。

大门紧闭的花卉市场亦未能解决他当下的困扰。记者了解到,受疫情影响,北京市内约20家花卉市场均已暂停营业,而鲜花零售商多选择闭店,仅部分门店仍保留外卖业务。

一些因囤积大量鲜花不忍其凋谢的批发商做起了游击买卖。在北京市五环外的一家花卉市场门口,记者遇到多辆摆满鲜花的面包车,一位老板告诉记者称,花卉市场已停业多日,不得已将囤积的鲜花搬至面包车上,现场装束卖出。因工商局不定期稽查,上述老板在卖花过程中有些许紧张。

受疫情影响,鲜花店营业额大打折扣。上述老板对记者表示,去年情人节当月营业额约30万元,今年不仅赚不到这么多,反而还要倒赔进去十几万。

除鲜花外,巧克力销售情况亦惨淡。三里屯一家知名巧克力门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情人节当天进店购物的消费者相对明显多一点,前几天则几乎处于无人进店的情况。门店销售量剧降,不得已开通外卖业务,但销售总量与往年同期相比仍相差甚远。

曾经繁华的潮流天地——三里屯,在疫情影响之下再无往日风光:街头再无街拍潮人和短视频达人秀、暂停营业的部分商家,甚至路边停车场的收费员都没有上班。

2.JPG

(图为2月14日空荡的三里屯。)

3.JPG

(图为暂停营业的三里屯商家。)

“营收差了五十倍。”被问及营收下降多少后,一位地面停车场的工作人员无奈的笑了一下。随后告诉记者称,平时日均1万元的停车费,情人节同期可高达1.5万元,如今每天仅能收三四百。

受疫情影响更多的则是餐饮行业。北京知名高端购物广场SKP六层的一家餐饮店店长告诉记者,节假日平均日营业额可达4万元,现在每天仅有几桌客人进店就餐,营业额仅约千元。春节前夕,店内囤约50万元的肉和蔬菜。“现在蔬菜全烂了。” 店长很无奈地说道。

除此之外,酒店业受冲击程度也较严重。记者来到位于建国路的万达文华酒店,仅大门口保安一人值班,据其介绍,受疫情影响,为响应相关政策,防止人群聚集引发病毒传染,酒店已于半个月前暂停营业。值得注意的是,万达文华酒店并非孤例,多家酒店选择全面暂停营业或仅开放几间客房供长客租住。

77d3fd19aad237b17723404f0c02cf8.png

中小微企业陷入两难

受疫情影响,旅游业、餐饮业、酒店业等冲击较大,在这个本应该成为营收主力的春节假期、情人节中,显得略微悲壮。多位经济学家预测,新冠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主要集中在第一季度。

疫情爆发以来,各方呼吁“不聚集、宅在家”之下,大企业尚能依靠现金流撑过艰难时期,而中小微企业却陷入两难,一面是“取消聚集”的政府呼吁和“安全第一”的社会责任感,一面是商户库存待销的紧迫和支付压力,该怎么办?

在艰难撑过国家法定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2日后,地方政府根据当地不同情况将企业复工时间继续延长,该政策对当地企业发展负面影响持续扩大。

大量企业在不安与无奈中选择暂停营业,但即将到期的各类负债、接近于无的营收总额、需要支付的员工工资等,压的企业家们喘不上气,却又束手无策,何时才能开业?至今没有人能给出具体答案。

清华经管学院教授朱武祥发起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从行业分布、员工人数、现金流可维持的时间、收入下降幅度、成本支付压力、自身对策及对政府的诉求等8个方面分析,近68%的企业账上现金余额仅能维持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能撑到六个月以上的只有9%。

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西贝董事长疾呼现金告急、北京KTV巨头K歌之王宣布全体裁员……企业此前努力维持的基本平衡开始遭遇破碎,危机逐渐摆上台面,行业翘楚顾不得体面高呼求助,那中小微企业又该如何度过经济寒冬?除了自救,谁还能来拯救中小微企业?

记者从朱武祥教授的调查报告中了解到,针对中小企业方面的诉求中,一半企业希望政府在社保、租金、员工薪酬方面给予补贴或减免,20%的企业希望减免税费,13%的企业希望提供流动性支持,10%的企业选择适度延期偿还贷款或豁免部分债务。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前委员黄益平认为,经济政策要稳住中小企业的大盘,绝大部分很难承受三个月不开工的冲击,中小企业生存、就业与中小金融机构不良,构成一个连环套。从经济政策角度,建议货币政策要适度宽松,引导贷款利率往下走;降低中小企业负担,更多地采用市场化的方式,如财政补贴或贴息等。

多地政府发布相关政策。2月2日,苏州首个出台十项政策措施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上海、北京、青岛等地随后相继出台支持措施,提出减租减税、延缓社保缴费等。

2月5日,北京发布《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促进中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提出停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减免中小微企业房租、进一步增加信贷投放、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等16条举措,切实减轻疫情对中小微企业生产经营影响,帮助企业共渡难关和稳定发展。

记者注意到,在政府相继出台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政策后,有企业家呼吁政府能出台更多政策,桔子酒店创始人吴海撰文表示,当前政府出台的政策对大多数中小微企业来说用处不大,建议相关部门对被强制停业、受到极大冲击的中小微企业,在疫情结束前免交而不是现在的缓交社保费的政策。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和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