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正文

记者山东返京千里直击:被武汉肺炎疫情改变的春运

作者:公培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1-27 19:16:27

摘要:2020年的春运注定不同寻常,等待返程的和已经回到工作岗位的,其实是在以不同的方式抗击这场正在影响所有人的疫情。

记者山东返京千里直击:被武汉肺炎疫情改变的春运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公培佳 枣庄、北京摄影报道

1月27日,大年初三,春节回乡探亲的人群即将迎来返程高峰。受突如其来的武汉肺炎疫情影响,《华夏时报》记者在这一天从山东枣庄辗转乘车返回北京,一路上亲身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春运。

当天上午10时,从山亭区农村开车出门奔滕州高铁站,近一个小时的路程,有时开十几分钟路上都是空荡荡的没有车辆穿行(如图一),沿途商店也多是关门大吉,开门营业卖年货的也不见顾客。

WechatIMG4537.jpeg

其实,早在此前一天一大早,记者邻村一位疑似被感染的患者送去医院等待确诊之际,十里八乡的村民瞬间就得知了消息,原本从新闻中才看到的疫情忽然来到了身边,纷纷打电话给准备上门的亲戚取消行程,农村本该繁忙的公路上立刻不见人影。往年的这一天,在当地,是出嫁的女儿拖家带口回娘家的日子。

11时,记者到达滕州东站,站前广场上人流开始汇集,穿着防护服的人员给每个进站的乘客测体温,候车大厅随处可见戴口罩的工作人员;即便如此,候车的乘客数量仅比平日稍多,甚至比一些小长假都要少。

记者12时多登上从诸暨开往北京的高铁则看到,诺大的车厢乘客坐了仅约1/5,相邻几个车厢情况类似,成片成片的空座。列车一路向北,即便是在济南这样的交通枢纽大站,也只有零星乘客上车,临近北京站时,上座率也不过1/4(如图二)。要知道,记者春节前半个多月,是花钱用了加速包才抢到的这趟高铁车票。

WechatIMG4539.jpeg

一位高铁乘务员告诉记者:“出现这种情况,很可能就是乘客调整了出行时间,退票了。”事实上,随着北京等地开学、开工时间的延后,再加上考虑安全因素,调整返程时间成了相当大一部分人的无奈选择。

记者约15时从北京南站出站,出租车上车点排起了看不到头的长龙,而出租车却在记者等待的几分钟里未见来一辆,果断返回大厅地下一层换乘公交车,和出租车点的拥挤不同,前往公交车的大厅里行人稀少。一位在大厅值守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害怕大型公共交通工具人多,更多人选择了出租车。”一个乘客则急冲冲地向记者打听:去哪儿能打到车?

在133路公交车始发站,和记者一同上车的仅七八个乘客,发车后直到记者下车的八个站间竟无一位新上乘客,平日站立都拥挤的公交车上满是空座(如图三),车上乘客均神情肃穆,不时地互相打量。

WechatIMG4541.jpeg

16时刚过,记者在广安门内的枣林前街下车看到,这个周围聚满了住宅小区的马路上,鲜见车辆人流,原本感到拥挤的街道一马平川(如图四)。走在路上偶尔遇到几个戴红袖章的志愿者大妈,倍感亲切。

WechatIMG4543.jpeg

记者敲完上述文字正到18时晚饭时间,华灯初上,窗户对面的王府井百货(右安门店)商厦仍无人进出(如图五)。

WechatIMG4545.jpeg

2020年的春运注定不同寻常,等待返程的和已经回到工作岗位的,其实是在以不同的方式抗击这场正在影响所有人的疫情。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公培佳
公培佳

《华夏时报》总编辑助理、总编室主任,分管华夏时报网、新媒体,长期任报纸头版头条主编、高级记者,关注宏观经济,研究区域经济发展和文化收藏趋势。2016年起,任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2012年-2016年连续5年任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初选评委,2017年中国经济新闻一等奖获得者。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