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7.2亿债务谁来还?河北华信学院原董事长卷进多起借贷纠纷

作者:胡金华 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06 10:06:55

摘要:11月1日,河北省石家庄新乐市法院对一宗借款合同纠纷作出执行裁定书,让地处河北石家庄的一所民营学院华信学院卷入多起借贷纠纷漩涡的事件被外界所知。

7.2亿债务谁来还?河北华信学院原董事长卷进多起借贷纠纷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胡金华 吴敏 上海 北京报道

在2000年左右,我国民办高等教育进入高速扩张期,各路资本纷纷涌入该领域,而在经历了二十余年的市场化发展之后,由于民办高等教育资金来源持续单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质量和特色不够鲜明、权力主体关系混杂的多重压力之下,诸多民办高校以高息向民间进行集资的“滚雪球”式资金链运转隐隐出现断裂的趋势。

2019年11月1日,河北省石家庄新乐市法院对一宗借款合同纠纷作出执行裁定书,让地处河北石家庄的一所民营学院河北地质大学华信学院(原石家庄经济学院华信学院,下称“华信学院”)卷入多起借贷纠纷漩涡的事件被外界所知。

12月1日,《华夏时报》独家获得的这份裁定书显示,2015年4月,一名为王云程的自然人与华信学院订立借款合同,后者向前者借款210万元,期限1年,年息20%。华信学院按合同付息两次后再无付息,王云程催要无果,遂诉诸法律。法院支持王云程的主张,并向华信学院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华信学院同意用每年收取的学费履行义务,王云程也同意长期履行,但华信学院未能履行。经法院对华信学院银行存款、车辆、股权、不动产等查询,该校竟无有效可供执行的财产。

“这期借款纠纷只是有关华信学院以及其实际控制人杨勇,所涉及的诸多借贷案之冰山一角。由于华信学院原董事长杨勇长期大举借债投资民营医院等项目,而借款又以华信学院的名义,使得华信学院跟着他一起深陷数百起借贷纠纷中。”当日,上述裁定书中原告王云程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王云程提供给本报的资料显示,在更早前的2018年10月,新乐市法院一份司法建议书中共计202件被执行案件涉及华信学院,涉及金额本金约为7.2亿元,借款人都为杨勇。

董事长借债学院“背锅”?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是有关借贷集资的案件出现在教育领域内,则格外引发外界关注。

12月2日,《华夏时报》记者通过查阅天眼查诸多工商司法资料显示,杨勇,男,出生于1965年10月,此前担任华信学院董事长一职,同时也是河北石家庄圣禄嘉民营医院的董事长。在2018年4月30日,杨勇因巨额借贷案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河北省石家庄市新乐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当年次月,经新乐市人民检察院批准,新乐市公安局对杨勇依法执行逮捕。

但是由于杨勇与华信学院之间的为法人代表与法人的关系,使得华信学院也脱离不了关系,因为杨勇的长期借贷,裁判文书网显示有关华信学院涉及民间借贷的裁判判文书超700条。

在华信学院官网页面上,《华夏时报》记者发现,该校原名为石家庄经济学院华信学院,成立于2001年,是经教育部和河北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由河北地质大学与石家庄市恒达教育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恒达教育”)合作,按新机制新模式创办的独立设置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类型为独立学院。目前,该校有在校本科生超万名。同时工商资料显示,恒达教育为私营企业,其全资股东为河北法奥商贸有限公司,一名为付新文的自然人持股河北法奥商贸有限公司95%。

“杨勇代表华信学院在208年之前向我以及其它多名投资人借款,向我借20万元,年利率为18%,至今未还款。”12月2日,另外一名与华信学院有借贷关系的投资人程芳对本报表示。

据其提供的一份石家庄中级法院于2018年底作出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华信学院向包括程芳在内的社会公众筹措资金的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民间借贷。

王云程提供的新乐市法院的司法建议书显示,2018年10月13日前,共计202件被执行案件涉及华信学院,涉及金额本金约为7.2亿元。2018年5月25日,新乐法院通知华信学院董事长杨勇10日内指定具体履行措施,逾期将启动对华信学院资产评估和拍卖程序,但华信学院并未在规定时间履行义务。

另有本报获得新乐人民法院材料显示:2017年7月26日,新乐市人民法院就付淑芸与华信学院、石家庄市人民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和圣禄嘉妇产科医院有限公司、杨勇借款合同一案作出(2017)冀0184民初1507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于2017年8月21日生效。2017年8月25日,一名为付淑芸的出借人申请新乐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新乐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25日立案执行。不过,杨勇在收到法院判决书、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执行裁定书后,拒不向新乐市人民法院申报财产。

石家庄医专官网显示,该校董事长亦由杨勇担任。官网信息还显示,圣禄嘉医院是石家庄医专的附属医院,于2014年11月开业。据工商资料,杨勇持有该医院50%的股权,并担任董事长。2018年12月20日,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又将石家庄人民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立案。

“大量涉及到杨勇的案件都是与华信学院借款合同纠纷有关,部分则有与华信学院、自然人杨敏相关。还有一起自然人刘克芹与华信学院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中,前者要求偿还150万本金利息,但华信学院所借款项本息一直未偿还原因是资金紧张,杨勇将借款所得大部分投入了华信学院和圣禄嘉医院。”12月4日,有接近华信学院的人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但是就在2019年4月4日,华信学院官网发布信息,以召开会议的形式宣布杨勇被免去华信学院董事长职务,并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石家庄恒达教育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推荐付新文接任董事长一职,河北地质大学推荐的杨文会为华信学院院长。

民办高等教育之资金困局

在业内人士看来,民办高校卷入借款纠纷事例并不少见,华信学院以及其原董事长杨勇的7.2亿借贷案只是其中一件。

12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也查阅发现,在今年2月,西安华西专修大学因陷入非法集资,对外拍卖其下一小区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及房产、资产,起拍价为4.25亿,被外界广泛报道。

“随着就业体制改革、高教发展方式调整等,对民办院校形成倒逼态势,而生源大面积减少,导致民办高校危机进一步加剧。按照我国现行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民办教育是公益性的教育事业。这带来的一个问题是,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往往处在尴尬的灰色地带。民办教育培训机构本来就是一家提供教育培训服务的公司,应按公司注册,实行工商监管,并以教育服务公司的名义,向银行融资贷款。”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熊丙奇指出。

在熊丙奇看来,现在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必须注册为学校才能招生,而依据目前的法律,学校的资产不能抵押,因此民办学校要以学校资产做抵押去获得银行贷款,比较困难。

事实上,民办教育领域的资金风险早已引起监管注意。早在2015年,国务院就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意见》(国发〔2015〕59号)明确要求,密切关注民办教育机构等新的风险点,加强风险监控。教育部高度重视加强民办教育机构领域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

“生源骤减,学校运行成本不断增加,雪球越滚越大。其中向民间进行集资又以培训专修学校频繁存在,即民办非学历机构,它是指面向社会举办的教学内容属于高等教育层次,但不具备颁发国家高等教育学历证书资格的各类培训、进修、辅导、补习等非学历高等学校。”熊丙奇分析称。

值得关注的是,在2017年9月1日,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为规范民办学校办学行为提供了法律约束,不仅确立了民办学校非营利性和营利性分类管理原则,还对有发布虚假招生简章或者广告骗取钱财,恶意终止办学、抽逃资金或者挪用办学经费等行为的民办学校,对其法律责任进行了重申。

“依据《民办教育促进法》第36条规定,民办学校对举办者投入民办学校的资产、国有资产、受赠的财产以及办学积累,享有法人财产权,但《物权法》及《担保法》均规定,学校等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教育设施不得抵押。像华信学院的案例,作为原董事长的杨勇是借债主体,但是他又是以学院的资产甚至学费作为抵押物向公众进行借款,事实上以后两部法律为基准的话,杨勇本身是不能以学校资产作为抵押物来借款的。但是矛盾之处又在于,杨勇的借款,绝大部分都是发生在民办教育促进法新修订之前。不过,以如此庞大的借债金额来看,杨勇以及华信学院所借的数亿款项,也不全是投入到这所民办院校中去,也有部分是投资了民营医院等项目,投资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向被告人的其它资产股权进行冻结拍卖。”12月5日,上海一家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高峰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