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油电水气”集体涨价

作者:公培佳 杨仕省 吴丽华

来源:

发布时间:2009-11-20 21:44:39

摘要:“油电水气”集体涨价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公培佳 杨仕省 吴丽华 北京报道

   电贵了!11月20日起全国非居民电价每度平均提高2.8分钱。
    水贵了!继全国多个城市上调水价后,北京规定11月20日起上调非居民用水价0.40元/立方米。
    油贵了!上周国内成品油完成年内第五次调价,汽、柴油每吨均提高480元。
    气贵了!天然气价改前夕,大面积“气荒”已迫使各地自行上调了两成。
    涨价,涨价。CPI即将转正的非常时期,迎来基础价格的非常涨价,冲击波正在扩大。
    私家车主李先生敏锐地预感到:“连洗车也要贵了。”北京广安门内的亮丽洗车行经理陈青峰很坦白:“下周开始,电脑高压洗车项目每次可能涨价两元。”
   “基础原材料价格迟早是要调的,早调比晚调好。在目前物价比较低的时候,应该是个好时机。”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
    2009年无可争议地成了中国能源资源类价格集中调整的年度,公用事业“价格闯关”依次展开。如今看来,一个月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在本轮宏调中首提“管理通胀预期”,正是伏笔。基础价格上涨首先直接传导到的就是工业出厂品价格,然后是CPI,真正的通胀多米诺骨牌或许在此被推倒。
    北京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吕随启明确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通胀预期非常明显了。”他担心的是,股市、楼市、大宗商品等价格在上涨通道中再被“火上浇油”。 
非常时期非常涨价
    涨价靴子正一个个落地。
    11月19日下午,记者致电国家发改委新闻处,一位未透露姓名的官员感叹:“我们这儿现在最忙的就是价格司了。”就在当晚,国家发改委宣布,自本月20日起全国非居民电价每度平均提高2.8分钱,暂不调整居民电价。
    尽管发改委价格司司长曹长庆同时强调,这次是有涨有降,未来居民用电价格上调也将推行阶梯式,但市场预期强烈的一系列基础价格上涨还是砸下了一记重拳。
   “此次销售电价上调大部分为补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所教授林伯强对《华夏时报》记者这样解释的背后是,涨价潮由不得多想,正汹涌袭来。
    11月17日晚间,北京市发改委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从20日起,北京市非居民用水价将上调0.40元/立方米,调整后销售价格为5.80元/立方米。同时公布的还有,居民水价调整听证会马上将举行,京城水价调整全面启动。而在此之前,全国各地水价调整大幕已从年初拉开。据了解,广州、南京、昆明、兰州多地已高调涨价,已进行了调价听证会的城市更是覆盖全国,近半准备年前上调水价。
    中国水务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光天19日面对《华夏时报》记者时很是乐观:“近期多种能源资源类产品价格有望大幅度涨价。”事实上,此次涨价信号在11月10日发改委再次上调国内成品油最高零售价格时就已很明确了。
    “现在国内的油价比去年国际上最高147美元时还高。”吕随启一算账还真是吓一跳。
    而接下来,天然气涨价正如箭在弦。18日,燃气股长春燃气、陕天然气纷纷涨停,似乎预示着有一只靴子要落地。有消息称,中国石油透露,天然气定价改革方案已完成向三大石油公司的意见征询。而天然气价格若与油价及煤价挂钩,出厂价格将直接上调20%-30%。更有消息称,若和国际接轨,涨幅甚至可能达到100%。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绝非空穴来风,尤其在雨雪天气造成大面积“气荒”之际,半个月内,国内天然气批发价每吨涨幅平均已超过两成。
    不过,林伯强对现在和国际接轨的猜测予以了否认。尽管这样,本报统计的各地数据显示,湖北、吉林等地民用液化气13公斤装已从80元涨到了85元。
    这一切都发生在经济复苏刚刚企稳、CPI有望转正前夜。
公用事业价格闯关
    凡事总有为什么,孙光天承认企业必须考虑盈利。众多涉足公用事业的企业在谈到为什么涨价时众口一词——亏本经营。
    尽管有企业成本控制不透明等多层灰色因素存在,企业盈利空间不大倒的确是事实。电网公司、燃气公司、水务集团曝出数十亿亏损已是家常便饭,财政补贴动辄数百亿则是无奈之举。
    近两年,以美国、欧盟为首的多个市场化机制健全的经济体屡屡对中国拿财政补贴这些企业提出质疑,而政府要考虑财政赤字压力和产业结构转型、资源合理利用需要等因素,和企业的要求涨价冲动正不谋而合。
    上述多位人士接受采访时均承认:“对于企业来说,没有利益驱动,就缺少了发展的根本。”于是,即便在价格改革并不等同于涨价的质疑声中,五大发电集团与两大电网公司这次集体喊亏后,国家发改委就与各省展开了商讨工作。
    早在今年8月初,国家发改委就特意在其网站刊载《近期能源资源产品价格改革进展》,详细阐述了备受关注的水价、电价以及成品油定价改革进展。
    事实上,整个2009年始终贯穿的正是能源资源价格的集中调整。可做类比的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价格闯关”和1998年的公用事业价格集中上调,最近的是2006年基础产品经历的全面涨价潮。
    有媒体报道称,尽管此次电价改革以计划性的电价调整为“引子”,或再度难逃争议,但在分析人士看来,也可以被理解成“前改革时代”的非常之举。毕竟在中西部地区电力行业尚未陷入亏损的恶性循环之前,电力行业严重的贫富分化需要当机立断地解决,才能够在相对公平的起点上为电价改革提供前提。据介绍,未来的区域性竞价上网很可能是发电企业的一部分电量由电网公司购买,另一部分电量与大用户直接谈判。
    “眼下CPI也不是很高,调整能源价格‘恰到好处’。”19日,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更多的观点认为,9月份以后各大城市上调水价步伐加快,是希望抓住今年CPI较低的“时间窗口”,冲刺完成水价上调,向公用事业市场化靠近。
推倒通胀多米诺骨牌?
    初衷或是用心良苦,但不得不说的副作用是,又一个关于通胀的“鬼故事”魅影再现。这一次在通胀预期被警戒了多次之后,危险或许真的开始了。
    有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本次调价暂不调整居民电价,因此暂时不会对居民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研究员刘满平19日撰文称,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是“有预期无通胀”,而基础价格上涨也会受到政府管制。
    事实真的如此吗?
    申银万国首席宏观经济分析师李慧勇给记者详细算了笔账:如果油电水气等基础原材料价格上涨10%,按照静态测算会影响CPI上涨0.5个百分点,如果将基础原材料传导因素计算在内,对物价的影响可能会再增加0.2个百分点。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油电水气等基础性产品的涨价和楼市股市等资产性价格上涨不同,作为价格源头,会带动后面一系列产品成本上升。
    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居住类在CPI中的比重为14.69%。其中,油电水气和燃料五项占居住类比重高达40.8%。这占了CPI近六个点,远高于猪肉在CPI中3.03%的比重。对此,吕随启称:“如果上轮通货膨胀我们记住的是猪肉涨价,这一次记住的首先是油电水气涨价。”
    陈青峰经营洗车行多年,对水价上调非常敏感,他介绍,一般用水在0.1立方米,水价调整后,每洗一辆车,成本就多了2元。
    在北京锦绣大地批发市场做物流的利通公司总经理郝元告诉记者,柴油每升涨0.41元,一辆长途卡车到山东寿光运一趟货要多花300元油钱,能怎么办?只有转嫁到货物上。
    19日傍晚,记者打的时听司机介绍,油价涨后,每月收入至少损失二三百元,至于洗车,尽量自己动手了。
    江浙一带的中小制造业老板更是敏感,刚在金融危机中喘了口气,元气还没恢复,又要增加成本,最终难免要给产品提价。据统计,销售电价的主要对象是工商企业和居民用户,这次提价后,在近两个月的用电量增速刚刚全部转正的工业用电或许会再遇逆转。 
    事实上,居民日常用品的价格已出现持续涨价苗头。本报记者19日下午在京城沃尔玛、家乐福零售店看到,花生油、大豆油多有了5%的提价。新发地批发市场挂牌蔬菜价也比上周提价,幅度在20%-50%之间。同时,近期秦皇岛港各煤种价格每吨也普涨了30到60元不等。
    上述市场人士分析,最近固然有雨雪天气因素影响,但当基础价格涨上去之后,即使天气变好,农产品价格也很难降下来。
    油电水气等基础价格涨价来势凶猛,结果会不会引来中游、下游产品跟风涨价,从而推倒通胀的多米诺骨牌?对此,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相关负责人拒绝置评。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9095 [article_id] => 9097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admin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909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公培佳
公培佳

《华夏时报》总编辑助理、总编室主任,分管华夏时报网、新媒体,长期任报纸头版头条主编、高级记者,关注宏观经济,研究区域经济发展和文化收藏趋势。2016年起,任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2012年-2016年连续5年任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初选评委,2017年中国经济新闻一等奖获得者。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