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富国基金另类投资部总经理李笑薇:搭建量化投资的“黑匣子”

作者:付刚

来源:

发布时间:2009-11-20 16:56:50

摘要:富国基金另类投资部总经理李笑薇:搭建量化投资的“黑匣子”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付 刚 北京报道

   “曾经有一位投资者跟我半开玩笑地说,我看公司就看公司老总的面相。哪个老总面相好,这家公司业绩一定会不错。其实,面相是个很虚的概念,我们可以放到模型里进行量化。”
    听上去,这番话是否很不可思议?如此不可捉摸的事物竟然可以被量化?
    但在富国基金公司另类投资部总经理李笑薇看来,要实现这个目标并不难,“只要将所有公司老总的面相扫描后输入电脑,定义相关数据并打分,之后排序完成就能验证所有公司。”
    作为国务院“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通常称为“千人计划”)中的一员,李笑薇是富国基金总经理窦玉明2008年出海招贤在华尔街觅获的“至宝”。在她的加盟下,11月11日开始,富国基金量化投资团队推出了以量化增强为特色的富国沪深300增强基金。
    11月中旬,李笑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带领记者领略了量化投资及奇妙的模型世界。她强调,定量可以有很多方法,使得它能抓住一些数字以外的东西,让数字更智能化、更细化。而这种特色,正是“量化”本身的魅力。
    卸去各种耀眼的职业光环,李笑薇坦言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两个孩子的妈妈。但由于擅长设计各种模型,这一特色也深深地烙印在她的生活中。
从外贸公司到投资金字塔顶
    1988年本科进入北京大学学经济时,李笑薇对自己未来的最初构想是毕业后进入一家外贸公司。然而,这个目标不仅没有达成,反而渐行渐远,她走到了投资的金字塔顶。
    北京大学毕业后,李笑薇先后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致力于计量经济学研究。对于很多女性而言,看见数字就“头疼”,如果数字上再加点模型,就更摸不着北,但李笑薇不仅不觉得模型和数字枯燥,反而充满了乐趣,借此游历在投资的王国中,她更是不亦乐乎。
    李笑薇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实习,并完成了一篇关于欧洲货币联盟形成期欧洲股票与债券市场变化的博士论文。“大约从那时起,我就想,以后应该要从事量化投资了。”
    此后,李笑薇曾任巴克莱国际投资管理公司(BGI)高级基金经理,领导大中华主动股票投资团队采用数量模型投资中国A股与港股。同时,她也是巴克莱泛亚洲主动股票投资策略核心成员。
    在海外做定量投资的华人中,很少有人能够如她,既吸取了BGI——这一世界上历史最悠久、量化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公司的营养,又拥有直接投资亚洲、中国及大中华地区的市场经验,还具备全面管理团队、研究以及管理基金等多方面的实战经验。
    李笑薇和她的团队所管理的巴克莱泛亚洲主动股票基金及香港主动股票基金几年来表现优异,即使在金融危机的风雨飘摇中,仍然获得了不俗的正收益。
量化在中国水土不服?
    对于绝大多数投资者来说,“量化”两个字意味着抽象、难懂,当“量化”与“投资”嫁接后,就变得更不可捉摸。李笑薇笑言,其实量化并不晦涩,甚至,她还饶有兴趣地向记者讲述起有关量化投资的故事。
    尽管只有30多年历史,量化投资领域的著名人物却多与学术界有不解之缘。但是,学术上的成就能否带来实用价值?那些艰深的理论,华尔街能否用上?带着这样的疑问,不断有“智者”前赴后继地推动量化投资走向应用。其中尤以近年来一位叫詹姆斯·西蒙斯的投资家,令量化投资引起了广大公众的注意。
    投资界常有个谈论的噱头——“当巴菲特遇到西蒙斯”。这句话的含义是,正如定性投资的偶像巴菲特一样,量化投资领域的传奇人物为詹姆斯·西蒙斯。
    据统计,西蒙斯管理的大奖章基金1989年到2006年的17年间,其平均年收益率高达38.5%。而巴菲特过去20年的平均年回报率为20%。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面对全球金融危机的重挫,“大奖章”的回报高达80%,同期巴菲特的投资业绩亏损1510%。西蒙斯也因此被誉为“最赚钱基金经理”、“最聪明的亿万富翁”。
    从1971年BGI发行世界上第一只指数基金至今,定量投资在海外的发展已有30多年。1970年,定量投资在海外全部投资中占比为零。但到了2009年,定量投资在美国全部投资中占30%以上。
    但截至今年6月30日,中国定量投资规模总量大约187亿元,在全部基金管理规模中占比仅0.6%。这一方面意味着量化投资在中国还是一块需要开垦的处女地,未来空间非常大,但同时,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这样一种投资方式是否会因中国市场的特性而水土不服,也是量化投资尚未在中国蓬勃兴起的一大主因。
    李笑薇认为,投资方式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是否能将这种方式用得好。比如针对“政策市”, 定量投资中可以通过主题均衡减少政策风险。另一方面,如果一个定量投资人对某个政策方向有很大把握,他也可以通过形成一个针对该政策的因子来获取超额收益。
    “另外针对中国市场以散户为主的现象,在国外有用的因子在中国未必有用,但在国外没用的因子却可以在中国发挥很大作用,尤其是那些针对散户投资心理的因子。”
    她向记者强调,量化投资的核心是模型设计,但“模型决定一切”的说法只能说是部分正确。
    “量化投资的核心是模型的设计和建设。而人脑无疑是这一过程中的关键。人对市场的理解,对模型构建的了解,对模型在市场中应用的经验,是搭建一个完美‘黑匣子’的最关键之处。只有人将模型设计和建设得好,投资业绩的把握才会增加。”李笑薇表示。
将量化进行到底
    有趣的是,量化模型不仅融入了李笑薇的工作管理,还渗透在她的日常生活中。
    “我工作中习惯使用EXCEL来管理各个项目进程。团队中不同人负责项目中的不同部分,我会对每个人每个部分所需时间做个测算,比如A的工作可能持续三天,B的工作可能持续两周,统筹安排以便尽量避免形成工作瓶颈或脱节。”
    工作中这种井然有序,自然地因“职业病”感染着李笑薇的生活。
    除了工作,她像大多数的职业女性一样需要兼顾自己的家庭。“我有两个女儿,她们性格和兴趣都不一样。在美国,我有两个阿姨,一个负责做饭打扫卫生,一个接送小孩。两个孩子从周一到周日分别上很多不同的兴趣班, 隔三岔五还要参加各种小朋友聚会。管理这样复杂的家务,不用EXCEL系统管理,很容易忘事。”
    一路走来,李笑薇不知不觉中已经与投资模型打了多年交道。谈到与模型的感情,她笑答:“我希望能哪天设计出一个每天自动赚钱的模型,从此,就再也不用设计模型了。”

人物志

李笑薇,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公共管理硕士;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2009年6月至今,担任富国基金公司另类投资部总经理。曾任职于巴克莱国际投资管理公司(BGI)大中华主动股票投资总监,高级基金经理及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Barra公司Barra 股票风险评估部高级研究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9018 [article_id] => 9020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admin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9018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