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华谊嘉信办公地点成谜 投资人火线增资只为“捞一笔就跑”?

作者:宁国强

来源:

发布时间:2009-10-09 19:06:55

摘要:华谊嘉信办公地点成谜 投资人火线增资只为“捞一笔就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宁国强 北京报道

   刚刚在证监会过会的北京华谊嘉信将发行1300万股,占总股本的25%。有人预测其开盘价可达到30元。而据记者了解,2009年5月26日,华谊嘉信有限公司才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
    公司招股说明书中“本公司拥有约7000名长期稳定的销售人员”的说法令记者惊讶。数据显示,在2009年上半年,这6960名销售人员只有2851.09万元的费用支出。换言之,每位人员平均月薪才682.73元,而目前北京市区最低月工资标准为800元。试问这样的薪金如何保证团队的“长期稳定”呢?
    带着对该公司的诸多疑问,《华夏时报》记者走访了该公司公告披露的办公地址:北京石景山区西井路3号,令记者惊讶的是,在那个地址,记者并未找到这家已经过会的创业板公司。


还原华谊嘉信
    在那里,记者和门卫核对了西井路3号大院内的全部公司名录也没有看到“华谊嘉信”四字。同样,记者也没从其他人处打听到这一公司存在的信息。门卫告诉记者,这里有一些私人小公司确实是租用的办公室,但这个大院中的所有公司他大概都是知道的。
    记者拨通了华谊嘉信的联系电话,接电话的人员也未能为记者解释“为什么身在西井路3号的记者,找不到该公司在这里存在的证据”,反而要记者“还是和董秘联系吧”。
    经过和董秘孙剑沟通,记者得知作为公司注册地的西井路3号,是以1万元每月租赁的一个20平米的办公室,在京主要经营地和自有房产为2008年12月31日从其董事长刘伟处购买的北京市丰台区宋庄路顺三条21号嘉业大厦1号楼17层八套商品房,目前总计价款1770.77万元。而此次募资后,公司将用其中的3000万元购置新的不动产。
    作为一家已过会的创业板公司,北京华谊嘉信整合营销顾问股份有限公司问题较多,例如深圳市国有资产管理研究会秘书长宁智平等人火线低价突击参股事件。
    据资料显示,该公司数月前,接连出现了两次“紧急”增资扩股。前一次发生于2009年4月26日,博信投资向北京华谊增资82万元,同时公司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刘伟、李孝良分别受让原宋春静持有的北京华谊97.5万元和9.75万元的出资。
    后一次更是发生在2009年6月16日创业板即将推出前夕,宁智平、李保良、谷博三人分别以4.2元每股的价格,向北京华谊嘉信增资900万元、600万元和500万元,占增资后公司总股本的5.52%、3.68%和3.07%,因这一事件,华谊嘉信刚刚过会就被评价为“一些人到股市抢钱的新游戏”。
    更令投资者担心的是公司第一大股东刘伟(占股50.64%)和第二大股东宋春静(占股26.10%)2008年12月出现的婚姻离异关系。对于这样一家以“人”为核心的企业,一段离异的关系能支撑起30元的股价和似锦的公司前程吗?


“整合营销”的雷区
    招股说明书并未让广大投资者对公司名称中的所谓“整合营销”这一概念的含义一目了然。多家上市公司出现的“火线增资”事件,已经让投资者和市场人士怀疑这些公司上市的目的,创业板甚至开始被业内人士称为“雷区”。
    在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中,华谊嘉信公司自称是“本土最大的线下营销服务供应商”、“与新生代市场监控机构、央视调查、AC尼尔森、现代广告传播研究所长期合作”、“高新企业”、“明星企业”,以及拥有诸多的知名企业客户。
    “募集资金到位前,公司可根据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实际进度,以自有资金先行投入;募集资金到位后,可用募集资金置换前期投入的自筹资金。”其中,北京运营中心扩展项目分三年实施,3000万用于办公场所购置,80万用于电脑等办公设备投入,4000万将分三批垫付2010-2012年营运资金。另外1403.25万投入远程督导系统建设项目。其中600万元用于购置中兴U210手机4000台,不过这一手机的市场零售价,目前在600元左右,而非预算中的1500元。36万元用于购买国产蓝牙话筒4000个,服务器3台,交换机一台。此外还有3G网络使用费540万元等项目。
    据该公司2006年的招聘广告介绍,“北京华谊精信整合营销顾问有限公司1997年成立于中国台湾省台北市,是一家专业的整合营销服务公司。1999年正式进入中国大陆,正式成为大陆独资企业。2003年,华谊精信成功地与另一家中国大陆本土公司——上海嘉格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合并,成立了‘华谊精信整合营销集团’。北京华谊嘉信整合营销顾问有限公司是两个公司合并之后成立的新的公司实体,并对这两家公司完全控股。”
    华谊嘉信的招股说明书中,暂未包含以上相关信息。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0)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7988 [article_id] => 7990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linxiao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7988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