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深交所严打炒作新股 专家建议取消上市批文制

作者:夏华旺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8-14 21:00:32

摘要:深交所严打炒作新股 专家建议取消上市批文制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夏华旺 北京报道

   截至8月13日,先后上市的7家公司,股价和首日收盘价相比,出现了大面积滑坡,神开股份连续三天下跌,13日收盘为26元,久其软件收盘为53元。桂林三金从收盘价36元跌至29元,家润多从37元跌至30元。
    国联证券策略分析师李斌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新股发行改革后,IPO定价更接近市场,但是新股上市后,在高定价基础上再被游资爆炒,上市第一天就把一两年的投资价值涨没了,股价只剩下跌一条路,类似当年的宁波银行、中石油。”
    7只新股中,除中国建筑和四川成渝,其余5只都在深圳交易所挂牌,而近期深交所对打击新股爆炒可谓不遗余力,对异常交易账户进行监控,并在久其软件和神开股份上市前,作出特别警示。
    东北证券分析师赵旭说:“深交所对一些异常账户监控,只是暂时缓和了新股炒作的局面。”目前,IPO定价普遍高于行业平均市盈率、新股上市带来动荡,更多的原因来自新股发行改革不彻底。
    证监会透露新股发行将继续深化改革,从机构和学者层面的意见纷至沓来,有券商建议打破对网下申购三个月的禁售期,有分析师建议,对询价作出改革,机构以各自不同的报价认购新股,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则认为,发行审核可以保留,但是上市批文可以取消。


开盘价谁说了算
    8月11日,久其软件以63元开盘,较发行价上涨126%,神开股份以36元开盘,较发行价上涨124%,随后两只股票进入下跌通道。
    深交所对两只新股实行可临时停牌多项风险控制措施,而此前,深交所还对参与万马电缆等个股炒作,涉嫌以虚假申报手段操纵开盘价、参考价及开盘价的账户实施了为期两个月的限制交易,并向证监会上报异常交易账户40多个。
    经过深交所一番严打,两只新股在上市当日没有出现在股价异常波动之列,这还是IPO重启以来第一次。“按照新规,新股上市第一天,涨幅超过20%将被暂时停牌,而且深交所对中小板上市的股票严加监管,大资金炒作新股的手段已经不多,只能通过拉抬开盘价,一步到位。”李斌说。
    长盛基金一位有多年操盘经验的人士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新股开盘需要集合竞价,历来有一群投机客热衷于在当天炒作,他们的资金集体推高了开盘价。”李斌也说:“从交易所的公开信息公告可以看到,网上申购新股较多的营业部,往往也是新股上市首日买卖最活跃的大户,新股炒作,游资是主力。”
    新股上市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但是买入卖出受限制,机制为游资炒作新股创造了天然的机会。而新股流通市值在总市值中占比较小,也为资金抬高股价节约了筹码。
    赵旭说:“如果打破机构3个月的新股锁定期,上市首日新股抛售的压力大,炒作新股的游资再接盘的代价也抬高了,足以遏制新股炒作。”一个疑问是,如果为机构松绑,这些资金主力会不会也加入到新股爆炒行列?


询价为何变成抬价
    在采访中,抱怨目前询价制度有缺陷的机构大有人在,李斌就认为:“新股询价和以前发生的最大变化,就是市盈率就高不就低,25倍市盈率是以往新股发行的高基准,现在变成了最低标准。”
    赵旭说:“IPO发行定价,是上市公司、承销商和机构多方利益对冲的结果,市场打新的资金多,新股供给不足,一级市场询价自然被推高。”机构并不愿意高价认购,但是高价认购总比认购不到好,询价就变成了抢新股筹码的游戏。
    当市场批驳IPO圈钱变本加厉,董登新却是新股询价改革的坚定支持者,他告诉本报记者:“新股发行改革后,对定价行政性干预减少,本身就是一种进步,新股定出30倍或者50倍的市盈率,反映的是二级市场人气,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价差已经被大大填平,中小板上市首日涨幅100%,而以往大多在300%以上。”
    在目前的IPO询价中,主导权在发行人和保荐人手中,有学者建议,新股询价应实行拍卖方式,设定一个市盈率区间后,机构以各自的价格来认购,而不是一味追高。李斌说:“机构网下申购,如果采用拍卖方式,以各自出的价格打新股,因为是超额认购,这种方式在操作上存在困难。”


让市场决定IPO节奏
    董登新说:“新股发行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定价市场化只是一个环节,下一步要改革的是发行市场化,让市场控制IPO节奏。目前已经过会的公司有30多家,应该由这些公司自主选择上市,而不是证监会强制安排日程。”
    证监会主席尚福林曾表示,新股发行改革的终极目标是注册制。李斌说:“在不成熟的市场环境中,注册制非常遥远,上市需要严格的信息披露制度,如果缺少一层监管,难以避免公司上市后业绩大变脸的情况。”
    注册制只是高层的一种设想,而从新股核准制向注册制过渡,却可能成为现实。董登新告诉本报:“发审委审核通过公司公开发行,表示公司达到了上市标准。在现阶段,完全可以取消上市批文的步骤。只要证监会将红头文件握在手心,股市就更像政策市。”
    “在下一轮熊市出现时,证监会可能不会去人为暂停IPO。每一次暂停和重启IPO,都是对市场的冲击,也加大了行政成本。”董登新说。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6955 [article_id] => 6957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linxiao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250276432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695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