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南方洪灾”现场直击 “村民仅穿一身衣服跑了出来”

作者:李雍君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07-08 23:12:06

摘要:7月7日下午,太阳正烈,湖南省益阳市泉交河镇奎星村村民刘志军站在临时搭起的安置帐篷里,边望着数百米外依然泡在洪水中的家园,边和村民们交流各自的损失。

“南方洪灾”现场直击 “村民仅穿一身衣服跑了出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雍君 长沙、益阳报道

7月7日下午,太阳正烈,湖南省益阳市泉交河镇奎星村村民刘志军站在临时搭起的安置帐篷里,边望着数百米外依然泡在洪水中的家园,边和村民们交流各自的损失。

“4日凌晨三四点钟,突然水就进来了,我就穿着身上一套衣服跑了出来。”刘志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家里淹了,池塘里的2万斤鱼跑了,田里种的几亩葡萄也被泡了,他跑出来时连多余的一身衣服都来不及带,“损失少说也有十几万”。

据了解,刘志军所在的泉交河镇,7月3日日降雨达336.3毫米,创下近期湖南日降雨量最大纪录。

无独有偶,6月30日20时至7月6日10时,武汉本轮强降雨已累计降下560.5毫米,突破武汉自有气象记录以来周持续性降水量最大值,超过1998年7月17日至23日累计降雨量538.5毫米的纪录。

今年以来,长江中下游区域的湘鄂苏皖等省多次迎来强降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5日至6日30小时内转战安徽、湖南、湖北三省察看汛情,并在7月5日连夜召开防汛工作会议,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四川8省负责人出席。

今年严峻雨情汛情让人们联想起了“1998年大洪水”。曾参与“98抗洪”的水利专家、湖南省水利厅原副总工程师聂芳容接受《华夏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今年的汛情与1998年是两码事,1998年是长江全流域、90天长周期汛情,而今年到目前为止还是局部的,属支流内涝的洪灾。”

泡在洪水中的泉交河镇

A2.jpg

益阳市赫山区新闻办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7月6日,重灾区泉交河镇新河以南8个村1个社区仍然全部被淹,平均水深达3米,镇区房屋全部泡在水中,全镇受灾人口4.6万人,受损房屋5000间,倒塌房屋500间,53000亩农田被淹,交通、电力、水利设施受损严重,直接经济损失达3.9亿元。

相对统计表上的数字,亲临灾区的感受完全不同。7月7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在益阳市泉交河镇看到,虽然距离7月3日的特大暴雨已经过去4天,天已放晴,但包括镇政府在内的镇上主要建筑依旧泡在洪水中,泉交河镇水厂也因洪水停产,走近水边,便闻到一股臭味。

《华夏时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镇上已运进大功率排水泵,架设高压电线杆,并有穿军装的救灾队伍开进。派出所前行10米,就是被水淹了的街道,水面上停着四五艘冲锋舟。不时有镇上居民乘坐冲锋舟或者自备的橡皮艇返回依旧泡水的住宅以及门面查看情况。从橡皮艇上下来的南杂店邱老板对记者介绍,从窗户看到货架都浮起来了,货也倒了,烟酒都泡在水里,预计损失十七八万元。“我五十多岁了,从没见过这么猛的水,10分钟就涨上来几寸,什么都来不及拿。”

另外一位开超市的杨姓老板损失预计200多万元,“门面还有七八个仓库都淹了,十几年的奋斗全赔进去了。”他说。

湖南溆浦县是本轮强降雨的另一个重灾区。溆浦县思蒙镇蓑衣溪村印小英等15名村民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夜。7月4日凌晨3点,洪水和泥石流突然来袭,印小英等老小十几名村民连夜逃出房屋,在野外骤雨中度过漫长的30多个小时后,洪水终于退去才被开进来的船只救起脱险,只是家园已被山洪和泥石流毁坏。

此外湖南益阳的桃江、安化等地也受灾较为严重,正在建设中的常安高速仙溪洢水1号特大桥左幅8跨、右幅9跨桥体被巨大山体滑坡冲击致垮。

城市建设短板突出

泉交河镇“泡汤”、武汉“看海”只是湘鄂两省洪灾的缩影。湖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8日发布的最新灾情统计显示,截至7月7日20时,暴雨已造成湖北省黄冈、荆门、孝感、武汉、宜昌、恩施、仙桃、天门、潜江、随州、神农架、鄂州、荆州、咸宁、黄石15市州林区的82个县市区受灾;受灾人口1012万人,直接经济损失已211.5亿元,水利水毁损失28.1亿元。

湖南省防指7月7日发布的灾情简报显示,水灾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亦达107.95亿元。

李克强在岳阳白石岭城中村察看内涝时说,内涝凸显了城市建设中突出的短板,必须要加快地下管廊建设,尽快补上城市的历史欠账。

聂芳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今年的汛情在分布、强度和连续性上跟1998年有很大不同,本不应该造成这样的内涝灾害,还是在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中欠了账。一是下水道等的管网小了,二是过度借用了装水的面积,各类建设开发占用了河道、湖泊、塘坝,装水的面积小了,水总要有去处的,没有了湖泊塘坝,水就只能往车库立交桥下跑。他举例说,像泉交河,1969年被淹,1976年开始建设烂泥湖撇洪工程,他们当时规划就是要把沧水铺、泉交河的水引往烂泥湖。当时他是不赞成围垦烂泥湖的,但最终还是被围垦了3万亩,占烂泥湖的60%。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2)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