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陈晓峰:大数据情报将是下一个大资源

作者:吴彼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3-10-16 23:23:00

摘要:大数据情报将是下一个大的自然资源,对于任何企业来说,大数据都将是其商业皇冠上最为耀眼夺目的那颗宝石。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吴彼 北京报道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自媒体、移动互联、云计算以及汇集而成的大数据,标志着我们已然进入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大数据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世界上的大部分东西正以“数据”的方式呈现出来。这一切,不仅正改变我们的生活、商业模式、产业结构,也将更加彻底地改变人类依赖千年的传统思维。

  本报专访著名情报风险管理专家、北京大学舆情管理与产业情报联合实验室执行主任陈晓峰,深入解析大数据时代,以及我们应该为这个时代作怎样的准备。

  《华夏时报》:大数据,似乎是2013年最为喧嚣的一个概念,很多人甚至惊呼“大数据时代”已来临。如何去理解这个“大数据”呢?

  陈晓峰:大数据并非单纯指人们在互联网上发布的信息,全世界的工业设备、汽车、电表上有着无数的数码传感器,随时测量和传递着有关位置、运动、震动、温度、湿度乃至空气中化学物质的变化,也产生了海量的数据信息。同时,大量新数据源的出现则导致了音视频、图片、网页等非结构化、半结构化数据呈爆发式增长,占据整个数据总量的95%以上。

  自媒体、移动互联、云计算、物联网等科技的全面发展,现实世界正在加速数字化,每个人、每个物体、每件事情、每一个时间节点,都在向网上映射,可以说历史、现在和未来都将会映射到网上,人类社会由此正进入一个数据爆炸的时代。根据IDC监测,全球数据量大约每两年翻一番,意味着人类在最近两年产生的数据量相当于之前产生的全部数据量之和,截止到2012年,全球大数据累计量已达到了27亿TB,这些数据如果刻成CD或光盘叠加起来将超过地球和月球的距离。

  《华夏时报》:金融部门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是一个相对封闭的领域,大数据对他们又有怎样的作用和影响呢?

  陈晓峰:很显然,对于金融机构,如果还沉溺于传统的支付、信贷、储蓄等普通业务,不能够将自己线下宝贵的用户和交易数据激活和发挥作用,不能够拥抱大数据情报去开展交叉销售、二次销售、客户挽留、客户价值评估、信用分配、风险评估、实施授权、风险干预和欺诈识别、周期行为分析、量化分析、流失分析、催收分析等工作,不能够利用大数据帮助解决信息不对称,解决营销、定价、风险和欺诈、运营交易成本过高、资产与负债流动性不匹配和无法拓展4000万中小微企业市场等普遍问题。那么,这个金融机构必将遭到如火如荼的互联网金融的率先冲击,并距离危局已经不远了。

  《华夏时报》:军事领域中,大国之间似乎是核威慑的战略对抗,如何解读大数据在军事领域的作用呢?

  陈晓峰:应该说,未来的战争,已经进入了信息战的领域。大数据构成最基本的战场生态,实时战场信息和作战指令等都以数据形式存在,在大数据技术的支撑下,跨网或离网攻击将成为可能,军事指挥控制系统和数据系统都将成为攻击的对象,未来战争将是以数据攻击和防护为基本手段的全新作战样式。因此,拥有对大数据的占有、分析、处理的主导权,并将数据优势转化为决策优势,继而转化为战场优势,将是“大数据战”的决战焦点,大数据已经正在成为战斗力生成的核心要素和信息化战争的制胜关键。

  《华夏时报》:事实上,大数据情报在商业领域的应用是最为广泛的,也是最为直接的,对此,你如何解读?

  陈晓峰:市场经济就是情报信息不对称的经济,大数据情报将是下一个大的自然资源,对于任何企业来说,大数据都将是其商业皇冠上最为耀眼夺目的那颗宝石,大数据情报应用对于中国4000万家中小企业来说,不再是一个非常遥远而不可及的梦想。

  作为大数据时代的企业家,如果不通过大数据情报分析,了解宏观政治、经济、法律、社会、科技、自然对自己企业的影响,洞悉行业发展状况、行业发展趋势、行业龙头情况、行业隐藏风险对自己企业的利弊,如果不掌握合作者的商业信誉情况、消费者的喜好情况、竞争者的发展情况,如果不知道自己企业的科技创新、生产管理、产品设计、市场营销、商业模式创新、风险管理、战略决策去如何应用大数据情报,如果不知道自己企业在网络上的口碑舆情如何,不知道如何利用电子商务数据指导自己的生产与销售,甚至如果不知道如何利用大数据提升自己企业的竞争力和创新商业模式,相信他的企业也不会走得太远,更难以成为大数据时代的企业家领袖。

  《华夏时报》:我们应该做怎样的改变,才能够更好地迎接和适应这个时代呢?

  陈晓峰:大数据时代正在成为世界的主旋律,虽然搅动整个世界神经的美国“棱镜计划”给大数据蒙上了一层短暂的阴影,但是正是由于其巨大影响力而让全球为之侧目,并让我们更加重视大数据和大数据情报。

  在大数据时代没有到来之前,我们是靠直觉、经验以及“触摸不到的线索”来进行判断,这是人类千百年来进化过程中形成的普遍思维方式。并且,我们对情报还有很多的误解和轻视,甚至认为情报就与“偷窃”、“见不得人”和“独占”有关系。但是,在大数据时代的今天,我们要从大数据中提取有用的数据情报作为判断和决策的依据。犹如我们通过大量病人的临床病例数据搜集,即使再没有经验的医师也能够通过“大数据”获得某种疾病的专业治疗经验。犹如我们从上一年没有完成和新审批的建设项目数据情报搜集中,可以分析出一家华北地区水泥生产企业本年第四季度和来年第一季度的水泥生产量,以此节省财务成本,减少货物库存。

  我们过去习惯于研究事情和事情之间的“因果关系”,我们甚至为能够拥有非常清晰的“证明逻辑”思维而自傲和自负,这也是人类所谓“精英阶层”千百年来形成的思维定式。但是,在海量指数般增长的大数据面前,有更多的数据可以分析,我们甚至可以处理和某个特别现象相关的所有数据,不再依赖于随机采样,我们不能也无法再热衷于追求精确度的“因果性”的关系分析,我们只能做或者应该习惯做“相关性”的关系分析。举个例子,虽然我们没有具体的人口流动监控措施和监测数据,但是我们完全可以根据涪陵榨菜的区域销量情况,就能够准确获得农村劳动力转移和相关产业分布情况,这仅仅是农民工与涪陵榨菜之间比较特殊的“相关性”分析罢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