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中铝勒紧腰带救力拓 巨额资金或全球募集

作者:陶盈舟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2-14 22:26:00

摘要:中铝勒紧腰带救力拓 巨额资金或全球募集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陶盈舟 北京报道

   中国企业最大一笔海外股权投资再次震惊全球。2月12日中铝发布公告,中国铝业公司将再次向力拓集团输血195亿美元现金,前后总共为力拓支付300多亿美元的巨额账单,创下中国企业海外股权收购的新纪录,这引发了坊间对中铝资金链危机的担忧。
    根据2月12日中铝发布的公告,中国铝业公司此次将向力拓集团投入总计195亿美元的现金,其中,约123亿美元用于获得力拓集团有关铁矿、铜矿和铝资产的部分股权,剩余的72亿美元则投向力拓的可转债,债券票面利率为9%,力拓英国和澳大利亚公司可转债转股价分别为45美元和60美元。根据双方的协议,此次转股后,中铝公司在力拓集团的整体持股比例将由目前的9.3%增至18%,其中力拓英国公司的股份增值19%,澳大利亚公司股份则为14.9%。


咬紧牙关
救力拓还是救自己

    长期跟踪中国铝业的民族证券行业分析师罗荣晋向记者分析指出,从2008年开始,铝和锌就已经成为了盈利收益大幅下滑的重灾区,作为全球第二大氧化铝和第三大电解铝生产商,中铝的日子可想而知,今年1月份,国内未锻轧铝的出口量仅为17646吨,其中包括了锻轧铝合金,创下了7年来的最低水平。
    实际上从目前来看,中铝在2009年铁定亏损已经成了业内心照不宣的共识。“说白了,2010年是不是能够走出亏损,现在都还很难说。”罗荣晋坦言,“基本的一点就是铝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现反弹的苗头。”
    如此这般,对中铝而言,这笔接近1400亿人民币的资金从哪里来?
    简单回溯一下不难发现,早在2008年2月,中国铝业公司就已经联合美国铝业公司以1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力拓英国公司12%的股权,然而随着全球金融市场以及铝产品价格的下滑,中国铝业持有的这部分股票价值已经亏损了三分之二。
    “如果力拓集团继续因账面的债务问题困扰而影响到股价,那么中铝浮亏的数字还将继续扩大。”安邦集团分析师徐斌表示,与其继续这种状态,不如出手相助,因为不但在解决了力拓的债务难题的同时,还挽救了自己,“毕竟中铝恐怕也不希望看到自己上百亿美元的投资就此打了水漂”。


195亿美元交易资金
中铝或全球募集
   
    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认为,中铝收购力拓股权已经是一个进步,中石油收购优尼科的时候,无论出多少钱,别人不愿意卖,何况这次可转债,还有9%的利率,还可以派驻董事,这也超过上次120亿美元购买的没有投票权的股权,价格合适还可以转股。
    中铝如何解决巨额资金的来源。早在2008年10月,中铝就曾因现金流紧张的问题而发行100亿人民币的公司债,在中铝去年第三季度的报告中,净利润同比出现了91.05%的负增长,而主营收入和净利润的环比增长都呈负增长,分别为-21.73%和-85.18%。
    “2008年铝在国际市场上还站在3000美元的高位上,如今,跌到只剩1200美元,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让中铝自己出资195亿美元注资力拓,基本就是天方夜谭。”罗荣晋直言。
    坊间有关中铝收购资金的来源也是沸沸扬扬,一位证券公司的管理人士指出,“财政注资、通过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都是极有可能的途径”。
    “实际上资金不是问题,关键是收购的资产是不是有效,我不知道具体的交易安排,但是,仅仅从中铝的财务顾问有摩根大通和全球知名私募基金黑石介入来看,未来可能会有国际融资的安排。”曹远征说。


抄底全球资源
中铝股价飞升

    2月13日,中铝收购力拓股权的消息一出,中国铝业(601600)以11.07元开盘,全天上涨8.77%,周涨幅达到31%,投资者一致看好这家抄底全球资源新巨头的股价,中铝的投资不仅可以每年获得9%的财务收益,还可以等待大宗商品市场回暖之后选择转股,享受力拓带来的股权收益。
    安邦集团副总经理贺军表示,从全世界范围来看,目前中国手中掌握的现金资源最多,但是却极度缺乏大宗商品,如能源、铁矿石、各类有色金属等,中国应用自己富余的资金去交换自己稀缺的资产及其公司,尽管目前难以预料购买价格是否便宜,但从长期来看,这样的投资是笔划算的买卖。如果买完之后价格继续下跌怎么办?贺军说,答案很简单,那就继续买。
    曹远征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抄底澳大利亚资源已经出现最佳时机,一方面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和大宗商品的暴跌引发了澳大利亚矿业公司陷入债务危机,资金链断裂,需要中国救助;另一方面,澳元的持续暴跌让澳大利亚的矿业资产变得非常便宜,中国的人均资源占有率很低,大宗商品和资源比较稀缺,需求是长期的。
    根据公告,中铝公司将提名2位非执行董事进入力拓集团董事会。“以铁矿石为例,中国对于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依存度高达35%-40%,而铜金矿、铝土矿相对行业产量而言,依存度更高。每年国内70%的铜金矿需要依靠力拓的进口,而铝土矿和氧化铝也绝大多数依靠力拓的支持。”罗荣晋表示,一旦经济复苏,矿产资源的再度紧张无疑将给中国钢铁企业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与195亿美元的巨额收购相比,中铝集团将借此机会持有全球最大的铝土矿之一——澳大利亚Weipa铝土矿30%的股份才更加重要,也更有战略意义。“这不仅仅使中铝集团有机会直接参与到全球矿产资源的运营开发,而且还会加强中铝集团在国际铝土矿市场的影响力。有助于未来中铝集团更好地实施国际化战略。”中金公司有色金属行业分析师丁申伟表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