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产业正文

字节跳动变“务实”,收缩业务“淡出”游戏圈

作者:于玉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3-11-28 17:50:36

摘要:对于此次调整,外界并未感到过分惊奇。早在上周末,本报记者在相关大厂裁员群就看到了该消息。而在更早的2022年6月,朝夕光年就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裁撤。也在本月,字节跳动旗下的沐瞳科技也被传出在向外出售。字节跳动正在逐渐“淡出”游戏圈。

字节跳动变“务实”,收缩业务“淡出”游戏圈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最懂你的还是我,老铁们欢迎朝夕光年同学加入一起走向宇宙,不负光年。”11月27日下午,不少游戏公司HR发出海报或到达朝夕光年办公场所楼下挖人。而在当天上午,字节跳动表示,将对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

对于此次调整,外界并未感到过分惊奇。早在上周末,本报记者在相关大厂裁员群就看到了该消息。而在更早的2022年6月,朝夕光年就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裁撤。也在本月,字节跳动旗下的沐瞳科技也被传出在向外出售。字节跳动正在逐渐“淡出”游戏圈。

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透露,该决策由业务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反复讨论很久。梁汝波认为,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

朝夕光年收缩

经过一个周末的酝酿,收缩裁员的信息在周一下发。本报记者从字节跳动方面获悉,其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对已上线的且表现良好的游戏,会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对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均会关停。

朝夕光年方面表示,确实会有业务方向和组织调整,将更加聚焦部分创新型游戏及相关技术的探索。但同时,也会做好已上线产品的持续运营,充分保障玩家的权益。

朝夕光年成立于2019年,是字节跳动旗下的游戏研发与发行业务品牌,字节跳动布局游戏一度被视为杀入到国内头部游戏公司腾讯和网易的“腹地”。此后两年,字节跳动先后收购多家游戏公司,并搭建了北京绿洲工作室、上海101工作室、上海无双工作室、杭州江南工作室四大自研工作室。

2021年11月,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将公司进行业务整理,成立六个业务板块,其中就包括朝夕光年。此后,朝夕光年推出《航海王热血航线》《花亦山心之月》等游戏都收获不错的流水。

与字节跳动重视全球化类似,朝夕光年也非常重视全球化。其在海外发行的《RO仙境传说:新世代的诞生》及漫威IP卡牌手游《MARVEL SNAP》均获得了一定成功,其中《MARVEL SNAP》荣获2022年TGA最佳移动游戏奖项。但好景不长,2022年6月,朝夕光年就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裁撤。

就在此次大收缩前,字节跳动还上线两款游戏。2023年中,朝夕光年重点自研项目《晶核》正式上线,凭借移动端不多见的类DNF玩法,《晶核》杀出重围,一度高居App Store游戏畅销榜前5名。七麦数据显示,《晶核》上线首周在ios平台流水就达到近7000万元,并在App Store游戏畅销榜前十霸榜近一个月。

今年11月,朝夕光年还推出了科幻题材的SOC自研游戏《星球:重启》,该游戏上线不到48小时,全球注册用户数便突破1000万,朝夕光年也借此再度杀入畅销榜前列。

有市场传出来的消息显示,此次裁员仅是第一波,后续朝夕光年已经上线的项目,即使是数据不错的《星球:重启》与《晶核》也只给出3个月时间去谈买家,到期没有买家也会面临裁撤。

针对上述情况,《晶核》项目团队发表了一份公告。公告中表示:“公司针对游戏业务有一些调整与安排,但对《晶核》项目和团队的影响是有限的。”同时他们也承诺:“无论如何变动,晶核项目团队都会与各位冒险者同在!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倾听大家的反馈,并持续稳定地更新迭代游戏,为大家提供更为优质的体验与内容。”

此外,《晶核》项目团队还表示,将会很快开启海外版本的技术测试,以便让更多玩家能够尽早体验到《晶核》(CoA)。

沐瞳保持独立运营

正所谓“兔死狐悲”,在字节跳动正式官宣要对朝夕光年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之前,游戏行业新秀沐瞳科技也颇为紧张,该游戏公司在2021年被字节跳动收入囊中。

不久前,还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正在寻求以不低于5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旗下游戏公司沐瞳科技,流传的截图显示,“沐瞳也不顺利,估计只能卖20亿美元”。

沐瞳科技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上海,在印尼、新加坡、香港等地设有分支机构,是一家以海外市场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游戏公司,其拳头产品《无尽对决》是东南亚市场最受欢迎的MOBA游戏。

据了解,沐瞳科技创始团队的3人都来自腾讯,分别是徐振华、袁菁和张冠群。2014年1月,尚在腾讯任职的徐振华设立了沐瞳科技,5月离职腾讯后即入职沐瞳科技。而在2017年6月,腾讯以徐振华违反保密协议、商业禁止协议提起诉讼,该起诉讼还创下了同类案件的最高赔偿纪录。

在波折的官司中,腾讯也出手竞购沐瞳科技。不过,最终字节跳动成功“牵手”沐瞳科技,交易对价是40亿美元,字节跳动将付出100亿人民币的现金和价值150亿的股权。

彼时,字节跳动与腾讯的“头腾大战”正在高潮,双方都在试图渗透对方的核心业务。腾讯先后推出了微视与微信视频号抗衡字节跳动的抖音,字节跳动则也拿出了“绿洲计划”叫板腾讯的核心游戏业务。

不过,自从进入字节跳动后,沐瞳科技则表现平平。对于近期字节集团对游戏业务的调整及沐瞳被出售的消息,沐瞳科技CEO袁菁在内部公开表示,自2021年加入字节集团以来,沐瞳一直保持独立运营,集团也给了我们足够的空间和支持。

“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我们对游戏的专注始终如一,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优质的体验,MLBB也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增长。虽然面临着一些外部的变化,但沐瞳的运营自主性并没有变化。对于带领沐瞳继续前行,持续创造好游戏,我仍然充满动力和信心。”袁菁还表示。

互联网分析师张书乐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字节跳动剥离沐瞳科技现在看来是大概率事件,这家公司被并购后,依然是沿着别人的成功经验前行,缺少创新发展,尽管有《无尽对决》,但太像《王者荣耀》,前途见顶,这也是其被字节跳动意欲剥离的诱因。

游戏行业回归

虽然字节跳动在游戏业务上大幅收缩,给游戏圈的人士带来不小的震撼。但从整个行业来看,游戏行业正在回归常态。

早在2023年年初的字节跳动年会上,CEO梁汝波曾提出,新一年的目标是聚焦和“务实”。对于主营业务信息平台与电商,要加强投入;对于游戏、教育、PICO等新兴业务,则“要有想象力,保持平常心”。

在张书乐看来,朝夕光年成立后表现非常努力,但更多表现在跟风,收购的沐瞳科技也多沿用别人的成功经验前行。张书乐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腾讯、网易、米哈游出品游戏后,朝夕光年也会跟进,但是创新点多为小众方向,发展更倾向于平稳,但平稳对于游戏公司而言并不是最为重要的打法。

“对于游戏行业而言,流量(字节系)驱动游戏的逻辑,已经失效,行业正转向追求精品、内容为王的阶段,而字节跳动的游戏收缩并非游戏行业的问题,而在于字节跳动自身选择。”张书乐认为。

从腾讯控股发布的2023年Q3财报看,其游戏收入达到了460亿元,同比增加7%, 环比增加3%。其中,本土游戏收入重回增长轨道,同比上升5%至327亿元。此外,腾讯控股Q3海外游戏收入增长14%至133亿元。据悉,后续腾讯控股仍有多款储备游戏。

另一游戏巨头网易积极推动商业模式及玩法创新,多款新品表现突破市场预期,带动网易Q3游戏板块净收入达218亿元。而对于常青游戏如何保持强劲的生命力,网易CEO丁磊在11月17晚间的财报电话会上表示,第一要创新;第二要提供高质量、细分的内容来满足用户的需求,不要去做一些短期的行为或为了短期利益去做一些事情,网易过去20多年的游戏运营经验都是坚持长期。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