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地产正文

挥刀斩主业!东湖高新剥离工程建设板块遭问询,负债降了,未来怎么走

作者:董红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3-11-17 10:36:55

摘要:和高新发展(000628.SZ)具有相似背景的东湖高新(600133.SH)在近日也有了大动作。

挥刀斩主业!东湖高新剥离工程建设板块遭问询,负债降了,未来怎么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董红艳 李贝贝 北京报道

和高新发展(000628.SZ)具有相似背景的东湖高新(600133.SH)在近日也有了大动作。10月26日,东湖高新发布公告称,拟以23.87亿元价格,向建投投资出售湖北路桥66%股权。此次交易后,东湖高新将剥离工程建设业务板块,聚焦环保科技、科技园区等业务发展,同时未来还将导入兼具发展空间和产业前景的新兴业务。

此次交易很快吸引到了上交所的关注。11月10日,上交所对于此次交易的目的、标的资产减值合理性、标的资产合同情况、标的资产评估的公允性、是否存在内幕信息泄露等方面提出问询。

东湖高新未来的业务走向备受关注。结合其近期的拟提前赎回可转债的动作,有市场人士推测,东湖高新很快将注入新兴业务;而联想到近期成都高新发展注入算力资产,摇身成为华为概念股,股价连涨的情况,有网友期待道:“错过了高新发展,不能再错过东湖高新。”

截至11月16日收盘,东湖高新股价9.71元,总市值99.3亿元,近一月涨幅为27.76%。

出让主业板块资产

建筑行业的持续低迷刺激不少相关企业寻求新的出路。其中,近日高新发展拟购入华鲲振宇70%的股权,从建筑行业跨界算力行业而备受关注。

高新发展跨界算力并未放弃建筑主业,而拥有相似背景的东湖高新玩了把更大的,直接将主营的建筑工程剥离了出去。10月26日,东湖高新发布公告称,拟以现金交易方式向建投投资出售主营工程施工的湖北路桥66%的股权,作价约23.9亿元。

湖北路桥在2012年被东湖高新收入麾下,多年来湖北路桥主营的工程施工业务在东湖高新总营收中的占比已经超过55%。东湖高新2019年—2022年的营收总额分别为94.23亿元、105.94亿元、121.40亿元、139.86亿元;湖北路桥2019年—2022年工程施工收入金额分别为52.97亿元、67.37亿元、71.28亿元、79.76亿元。

虽然是营收主力,但是湖北路桥的未来发展并不被看好。报告数据显示,湖北路桥 2019 年—2022 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平均值达到14.97%,但是高新发展评估认为,湖北路桥2024年的营业收入9.95%增长,此后每年增长率在上一年度基础上每年递减5%,到2028年营收增速降为8.1%。

工程建设板块的盈利相比其他板块未见优势。2020年—2023年上半年,东湖高新科技园区板块毛利率分别为31.88%、27.06%和34.36%,环保科技板块毛利率分别为27.90%、24.40%和33.33%,但是工程建设板块毛利率仅为8.41%、7.58%和7.05%。

多年来,随着工程建设板块业务规模的扩大,东湖高新的对应的应收工程款也在持续增加,流动性较弱。其中,2021—2022年东湖高新的应收账款金额达到57.67 亿元、80.46亿元,2022年末应收账款较 2021 年末增长约22.76 亿元,增幅高达39.45%。受到相关拖累,近年来,东湖高新的资产负债率均在70%以上的水平。

东湖高新表示,本次剥离建筑工程主业完成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将下降,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将提升,有利于提升上市公司的偿债能力,降低财务风险,提高财务安全性。公告数据显示,完成交易后东湖高新截止2023年6月30日的资产负债率将由74.4%下降为55.27%,下降将近20个百分点。同时,出售资产获得的资金也可以改善公司经营。

值得一提的是,东湖高新的负债或将通过提前赎回可转债进一步降低。11月9日,武汉东湖高新公告称,东湖高新自2023年10月19日至2023年11月9日,连续16个交易日内已有15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不低于“东湖转债”当期转股价格5.71元/股的130%(即不低于7.423元/股),已触发“东湖转债” 的有条件赎回条款,公司决定按照债券面值加当期应计利息的价格提前赎回全部未转股的“东湖转债”。

对于东湖高新的本次交易,浙大城市学院文化创意研究院秘书长林先平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建筑行业市场需求不旺盛,寻找在核心产业外的新发展机会,是部分企业发展的需要和选择。而高科技领域具有较高的增长潜力和利润空间,成为国企跨界的首选领域。不过,林先平也指出,高科技领域竞争激烈,技术更新迅速,企业当具备持续创新和适应能力,同时要注意风险管理和市场变化。

新兴产业引遐想

对于本次核心业务剥离,东湖高新的相关公告内容并未将上交所说服。11月10日晚,上交所向东湖高新发出问询函,要求对于此次交易的目的、标的资产减值合理性、标的资产合同情况、标的资产评估的公允性、是否存在内幕信息泄漏等方面进行解释说明。

核心主业被出卖后,东湖高新依靠什么生存?东湖高新公告称,此次交易后,东湖高新将聚焦环保科技、科技园区等业务,未来还将积极导入兼具发展空间和产业前景的新兴业务。

东湖高新曾加码过科技环保业务方向的发展。2018年底,东湖高新董事会审议通过了4.19亿元收购泰欣环境70%股权的议案;2022年初,东湖高新又以2.3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泰欣环境26.47%的股权,前后合计持有泰欣环境95.03%的股权。

东湖高新环保科技和科技园区的毛利率较高,但是,总体的收入规模比较小。年报数据显示,2022年,东湖高新环保科技和科技园区的营收总额分别为18.92亿元、19.76亿元,合计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不足28%。泰欣环境的创收增速放缓,2018年—2022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2亿元、4.92亿元、8.08亿元、7.44亿元、7.43 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东湖高新和湖北路桥的关系并未完全斩断。本次交易后,建投投资持有湖北路桥66%股权,东湖高新仍持有湖北路桥34%股权。对此,上交所询问继续持有湖北路桥股权的目的是什么,后续是否还有新的出让计划。

核心业务被弃,而其他主营业务发展劲头不大的情况下,众人将目光聚焦在了东湖高新的“新兴产业”上。不过,东湖高新并未对新兴产业的情况进行说明,也没有具体披露本次交易所获资金的使用安排。

东湖高新和高新发展拥有相似企业背景,两家上市公司均依托国家级高新区,原主业均为传统的建筑业和产业园,实控人也均有国资背景。联想到高新发展注入算力资产的动作,业内多方对标高新发展,对东湖高新的未来发展走向展开了猜想。

其中,财经博主严为民在视频平台公开表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全中国的国家级高新区不止一个,高新发展注入算力资产乃“化腐朽为神奇”,将市场看好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获得高溢价实现国有资产增值,皆大欢喜。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国企跨界转型能够对国家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起到积极作用,国企可利用自身的技术和资源优势进行转型。

负债得到降低的情况下,企业资金的利用效率通常也当得到考量。有业内人士撰“小作文”表示,东湖高新出让资产后,大量现金存放在上市公司的账户上不动,是极低概率事件。大股东旗下资产以及东湖高新园区内优质项目都是东湖高新潜在的并购标的。

循着高新发展相似的脉络,2016年成立电路长江存储科技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江存储”)、2020年成立的湖北省数字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数产集团”)、2022年成立的武汉光谷超级算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武汉超算”)均在被并购猜想之列。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拟对东湖高新进行采访,并向其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是截止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不过,记者注意到,10月底,在投资关系互动平台,东湖高新董秘曾否认过长江存储将借壳东湖高新上市的传闻,表示东湖高新目前没有进军算力租赁市场的计划,仅指出与数产集团有租赁云方面的少量业务往来。

交易数据显示,截至11月16日收盘,东湖高新股价9.71元,总市值99.3亿元,近一月涨幅为27.76%。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