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产正文

付费自习室“花开”多个县城,假期不返校能支撑“商机”多久?经营者:光靠开自习室吃饭会饿死

作者:董红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10-22 19:24:40

摘要:历年考研人数均在增加,公开消息显示,2022年,考研人数457万人,比上一年度增加了80万人,而2023年考研人数将突破500万,研究生报名网站被挤爆似乎已经成为常态。记者注意到,多重因素之下,越来越多的考研人,选择返回县、乡、镇的老家备考,“付费自习室下沉县城”也于近日引发网友热烈讨论。

付费自习室“花开”多个县城,假期不返校能支撑“商机”多久?经营者:光靠开自习室吃饭会饿死

某付费自习室。   董红艳/摄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贝贝 见习记者 董红艳 北京报道

历年考研人数均在增加,公开消息显示,2022年,考研人数457万人,比上一年度增加了80万人,而2023年考研人数将突破500万,研究生报名网站被挤爆似乎已经成为常态。记者注意到,多重因素之下,越来越多的考研人,选择返回县、乡、镇的老家备考,“付费自习室下沉县城”也于近日引发网友热烈讨论。

为此,《华夏时报》记者近期采访了多个县城付费自习室从业人员,其中一名从业者为了争抢商机,数月之间连开2家自习室门店,另外一名从业者则表示“能挣钱,但是挣得不多”。

10月21日,智和岛集团创始人胡华成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各行业内卷严重,人们渴望通过考公、考研实现“上岸”的目的,这带动了各地付费自习室的兴起。

同日,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秀池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付费自习室和公寓等业态具有相同之处,均属于租赁物业。而租赁物业的一个共性就是需要去解决物业闲置的问题,需要去探索如何能保证持续的客源。

在今年暑假兴起

河南濮阳市的某县城里,付费自习室已如雨后春笋般涌现。10月21日,据自习室经营者王莉(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目前县里的付费自习室已经超过了10家。

考研大军的进入是县城付费自习室兴起的直接诱因。王莉表示,县里的大多自习室都是今年暑假刚开的,考研的人很多,而“暑假学校不让学生留校,大家都回家来备考,暑假时候自习室都没有位置”。这让很多人看到了商机,纷纷在县城里开办起了自习室。

王莉较早地发现了商机,并连开了两家自习室。今年5月,在县城人民广场南边,王莉开办了她的第一家自习室。6月,在1.5公里外的菜市场附近,王莉又开办了另外一家自习室。记者发现,王莉在筹办自习室的同时,还在社交平台询问顾客是否有住宿需求,意欲开办“寄宿自习室”,表示“能凑够4个人,就可以准备住所,一周后就可以安排入住”。

虽然,王莉对于开办自习室热情满满,但是她也表示,“光靠开自习室吃饭,就饿死了”。付费自习室仅被她视作副业来经营。

“能挣钱,但是挣得不多”

距离张莉400多公里山东潍坊市某县城里,付费自习室也在悄然兴起。张毅(化名)在这里做了一年的付费自习室。10月21日,张毅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他的自习室的前身是县里的一家小型酒店,总面积约200平方米,年租金约为2.5万元,单个房间设有6-7个自习座位,共计设有50多个位置,规模比较大。

简单筹备后,张毅的付费自习室在2021年8月底开始营业。“开晚了,没赶上当年的暑假高峰。”张毅感觉到有些惋惜。据悉,暑假旺季的时候,张毅的自习室入座率基本上能保持在100%。假期过去后,也还是有部分人还是在考研、考证,也有一部分学生因为疫情开不了学,来到自习室学习,入座率在20%-40%。

“能挣钱,但是挣得不多。”张毅未向记者透露具体的盈利数据。而据记者了解,该县城付费自习室消费以月卡为主。据某团购APP上的价目表来看,该区域内的月卡的价格基本为300元。如果张毅的付费自习室共计有55个位置,而且全部都是月卡消费,暑假和寒假合计3个月旺季入座率为100%,其他9个月入座率为35%来推算的话,不考虑其他费用情况,其全年的营业额约为10万元。而刨去桌椅置办费用约2万元(以网购价格每套桌椅360元来估算),年房租2.5万元,以及每月水电网费用1000元的话,年净利润额约为4.5万元。由此看来,县城付费自习室的确挣得不算多。

不过,十分有趣的是,得益于自习室的学习氛围,张毅在经营自习室期间,自己也复习备考了研究生,并考上了武汉一所不错的211大学。考上研究生后,张毅在今年8月底,停办了自习室,并将自习室的桌椅设备折价转卖给了同县另外一位计划加入自习室经营的人。

能否长远发展?

快速扩张,而又“挣得不多”的付费自习室,能在县城里有长远的发展吗?为此,记者对多位业内专家进行了采访,他们均不太看好县城付费自习室的发展。

赵秀池表示,付费自习室和公寓等业态具有相同之处,均属于租赁物业。而租赁物业的一个共性就是需要去解决物业闲置的问题,需要去探索如何能保证持续的客源。

记者发现,虽然学生放假能够带来一些自习室消费需求,但是多数学生的流动性非常大,对于县城自习室的需求可谓“昙花一现”,并不具有持续性。

胡华成也表示,付费自习室和公寓、健身房、网吧等业态具有相似性,均属于“二房东”生意,而且门槛较低。但是,付费自习室的用户是目的性很强的人,基本上都是考研、考公、考证。考试完毕后通常不会再考,粘性会相对较差。

“付费自习室在短期内,竞争比较小的地方存在一定的机会,但是长期来看,想要持续赚钱的难度很高。”胡华成分析道。

记者发现,目前多个县城付费自习室门店的预约方式,都比较原始,需要采用电话、微信等方式进行多次沟通,并未采用北京等城市通用的小程序智能预约。对此,胡华成指出,县城付费自习室的确存在运营上管理能力较低的问题,例如当自习室只有100个座位,但是可能会卖出去更多的月卡,从而导致有些会员没有座位的情况。这就需要对会员实行数字化管理,走预定模式。而这对县城环境的运营者而言难度还是存在的。

另外,胡华成提示,考研、考公的相关机构如果进入相关领域,将会对现有县城付费自习室运营带来降维打击。县城付费自习室不可盲目开设,需要对自身情况、所在地的人口情况以及相关市场需求进行综合考量。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