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产正文

华银地产老板因“七宗罪”入狱,旗下两楼盘陷入困境,开发商竟是监管银行股东?「深度」

作者:于丽丽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8-01 14:54:40

摘要:近期,有业主反映,河北华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华银公司”)旗下,位于保定市涞水县的“人才家园”一期(华银城)约有7600套房,除30多套“预交房”外,其余房源已延期交房两年以上。而该公司位于涞水县的另一项目“华银天鹅湖”的业主则称,该项目正在“表演性复工”。

华银地产老板因“七宗罪”入狱,旗下两楼盘陷入困境,开发商竟是监管银行股东?「深度」

华银天鹅湖生态景区内某未完工建筑。 于丽丽 摄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丽丽 李贝贝 保定报道

近期,有业主反映,河北华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华银公司”)旗下,位于保定市涞水县的“人才家园”一期(华银城)约有7600套房,除30多套“预交房”外,其余房源已延期交房两年以上。而该公司位于涞水县的另一项目“华银天鹅湖”的业主则称,该项目正在“表演性复工”。

7月12日,记者听取了涞水县有关领导与华银天鹅湖业主共同召开的华银问题专班会议内容。会上,涞水县有关领导表示,“第一要看好华银,别让他们跑。”该位领导还明示,“支持华银不倒,保证华银正常运行,只有华银运行,才有处发力,业主的问题我们才能解决。”

今年5月,华银公司表示,华银天鹅湖金海岸GC、GD项目要完成交房标准,尚需资金4000余万。然而,记者自华银问题专班会议上获悉,涞水县有关工作人员明示,目前相关监管账户资金只有50余万。

涉及监管账户问题,华银旗下另一个项目人才家园有业主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法院执行裁定书”(记者在公开渠道未能查询到),该文件显示,2021年9月,华银公司曾以多位个人名义间接持股涞水农商行3801.6万股。记者注意到,该银行正是人才家园的“预售资金监管机构”。

7月底,华银公司现任有关管理层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遭遇重创已有3年多的时间,但会勇于承担主体责任,穷尽所有保护业主权益,会积极引进合作方,努力解决遗留问题,完善手续、保证复工不停工、提高物业服务质量。”

“莫让华银倒了”

近期,华银天鹅湖业主对《华夏时报》记者反映,“华银天鹅湖”金海岸GC、GD项目原定于2020年交房,但至今未能收房。业主姜楠(化名)称,迫于来自业主的压力,目前该项目正在“表演性复工”。

何为表演性复工?姜楠称,“就是为安抚业主,安排20多位工人做一些零敲碎打的工作,按照目前的施工人员数量和速度,10年也交不了房。”

华银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民营企业。2020年末,老板庞文剑因获非法采矿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七宗罪”被判刑20年,目前尚在服刑。面对一拖再拖的交房时间,业主们充满疑虑,“华银公司能不能挺过去,收房还有没有指望?”

7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华银•天鹅湖国际生态城(下称“华银天鹅湖”)内,人气不旺,不少配套门店已关门停业,几辆锈迹斑斑的卡车滞留在一处施工现场,生态城内偶有施工车辆出行。周围削山痕迹凸显,山体满目疮痍。

华银天鹅湖景区内,两栋楼背靠高山,处在洼地。于丽丽摄.jpg

华银天鹅湖景区内,两栋楼背靠高山,处在洼地。于丽丽摄

华银天鹅湖开发商是河北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隶属于河北华银基业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银集团”)。

华银天鹅湖建有独栋、联排以及花园洋房等。不少房子靠山而建,业主担心难交房的金海岸GC、GD是两栋高层公馆,2018年3月开工建设,总户数992套。

除金海岸外,华银天鹅湖还包括金峪谷和西山廊桥两个板块。业主荣轩(化名)对记者表示,“金峪谷每个区约有100套房,已交付ABCDE五个区,还有未完工和‘空气房’区F区、DA区、DC区;西山廊桥多是20层以上的高楼,已交付A区,其他BCDE4个区也是‘空气房’。”荣轩解释,所谓“空气房”,就是压根没有开工建设的房。

据悉,2009年,华银天鹅湖曾被期许打造为“旅游地产明珠”,如今,这一愿望距离实现仍是遥遥无期。

7月12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从涞水县领导牵头成立的“华银问题工作专班”为业主开展的线上会议上获悉,华银公司代表称将努力在今年底交付金海岸GC、GD。不过,业主们对此表示“难以置信”。

远望,别墅、洋房、高层公寓,鳞次栉比,靠山而建。其中,两栋最高的楼,正是金海岸GC、GD公寓。于丽丽摄.jpg

远望,别墅、洋房、高层公寓,鳞次栉比,靠山而建。其中,两栋最高的楼,正是金海岸GC、GD公寓。于丽丽 摄

业主质疑的核心是钱的问题。今年5月23日,华银公司发布《关于天鹅湖CD座公馆施工计划及资金解决方案的说明》称,达到毛坯交房条件需投入建设资金约4000多万。而7月12日的业主会议上,涞水县房管中心工作人员则提到,“目前监管账户剩余资金约50余万。”

目前,有业主紧盯华银公司的施工进度,但也有业主表示,紧盯华银公司没有用,因为年底之前随时可以“出现问题”中断施工,而真正应该盯住的源头是资金解决方案。

涞水县相关领导7月12日在业主会议上表示,第一要看好华银,别让他们跑,另外也要全力以赴支持华银,不让华银倒下。只有保证华银正常运行,才有处发力,业主的问题才能解决。

涞水县领导也明确表示,“如何筹钱”的主体责任是华银公司,但因其信誉、能力问题等原因,目前公司面临困境,因此,涞水县政府会全力以赴帮助解决。

有业主表示,虽然华银方面承诺在今年8月将增加施工人员数量,从20多人增加至100多人,但这一承诺6月份已经说过一次。“华银公司的屡次承诺和屡次拖延,已经让大家失去信任。”业主表示。

值得说明的是,许多业主面临的不仅是收房困难,还有还贷的压力。业主王雅(化名)称,“当时购买了华银天鹅湖的‘养生宝’项目,华银公司曾安排售后运营,用运营资金去偿还银行贷款,现在的情况是房子收不到,还要承担每个月6000多元的银行贷款。”

知名律师彭艳军提醒购房人士,有开发商会承诺给予远高于银行利率的返租利息等,业主需保持冷静头脑,这甚至可能涉及到非法集资的陷阱。

售楼处的五证是假的?

华银天鹅湖金海岸GC、GD项目交房困难只是一个侧面,《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华银天鹅湖往南大约15公里的“华银城”又名“人才家园”项目给华银集团带来的压力则更大。

人才家园业主江寒(化名)称,“人才家园2、3、4地块的原定交房时间约为2019年5月、2019年9月和2020年底,这3个地块总计大约7600套房。目前,除了30户‘预交房’外,其余全部未交房。”

江寒称,“所谓‘预交房’,其实是没竣工验收,就让业主拿钥匙了。几千户里,能凑合拿钥匙也像中彩票一样,毕竟54栋楼中就这3栋楼最接近完工。因此,拿钥匙的业主令其他楼的业主羡慕不已。”

“2016年我购买了人才家园3地块5号楼,当时开发商称五证齐全,售楼处还摆放了五证的照片,买房后5号楼却迟迟未施工。2017年,咨询房管局后,竟获悉其‘五证不全’。之后,经历两年维权,2018年开发商给我更换到了1号楼,当时误以为1号楼封顶了,就不会有问题了,可谁知封顶后又一直停工。2018年始,开发商每年组织复工仪式,可1号楼64户的窗户至今还没有装好。”江寒讲述。

华银天鹅湖的业主梁星(化名)对记者表示,2011年,他购买了华银天鹅湖的金峪谷板块并签署合同,但2017年,华银公司以需“网签备案”为由,要求更换“网签合同”。诡异的是,这两份合同的预售许可证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号、施工许可证号竟截然不同。

梁星解释,后经咨询涞水县资源局后获悉,他2011年签署的合同上出现的“规划许可证号”并非金峪谷板块的,而是华银天鹅湖内另一个板块金海岸的,开发商是在“移花接木”。开发商为何要这样做?梁星称:“开发商着急将金峪谷出售变现,但又苦于没有预售证,所以就‘借’了金海岸的证件。”

业主江寒介绍,2019年涞水县房管局曾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公示“人才家园一期项目手续情况”,后来该公众号注销了,因此该公示目前无法看见。不过,据该公示的留存截图,当时2地块有4栋楼是主体完工,但土地手续、工程规划、施工许可证、预售许可证均显示“否”。

涞水县住建局表示,“对人才家园项目的情况不了解,建议联系房管局。”《华夏时报》记者7月下旬多次致电涞水县房管局但未能接通,因此,对于江寒和梁星等业主的说法未能核实。

对此,知名律师彭艳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业主购买期房前,一定要确保开发商具有真实、对应的商品房预售许可证,买期房前最好先致电当地房管局详细咨询。若有项目无预售许可证就先行售房,购房者一定要保持警惕。当前,也有公司以“合作建房”名义等手段“花样销售”,这可能存在“花样陷阱”,消费者务必审慎。

开发商是监管账户银行的股东?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人才家园业主的购房合同显示,人才家园商品房的预售资金监管机构是“河北涞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涞水农商行”)”。值得注意的是,一份人才家园业主向记者出示的2021年高碑店市人民法院公布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华银公司以他人名义持有涞水农商行3801.6万股的股权,2021年6月法院已冻结了相应股份。

人才家园业主合同,显示预售资金监管机构为“涞水农商行”。记者未能从相关公开平台查阅到,业主称该“执行裁定书”系相关工作人员提供。业主供图.jpg

人才家园业主合同,显示预售资金监管机构为“涞水农商行”。记者未能从相关公开平台查阅到,业主称该“执行裁定书”系相关工作人员提供。业主供图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志同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开发商在其持股账户银行开设监管账户”属于商业行为,目前法律上尚未做出禁止性规定。不过,实践中,开发商在自己持股的银行开设监管账户,存在开发商利用其股东身份任意划转资金的可能性。股权占比越大,话语权越强。

彭艳军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事实上,目前一些地方在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方面力度松弛,显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华夏时报》记者从“华银天鹅湖”微信公众号看到,华银公司释放的消息仍然充满正能量,最近一期的发文是在6月29日,这一天,华银公司发表了《坚定信心 突出重围》的文章。

文中,华银公司表示:“时下,我们正经历着集团成立以来最困难的时期,地产调控力度未减、新冠疫情蔓延未止、涉案风波余震未消三大因素,如同三座大山压在我们身上,突出重围,努力活下来,是我们正在进行的战斗。”

一位华银曾经的高管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华银还在努力撑着。

老板的“七宗罪”

令业主从根本上顾虑的是,华银集团还有没有希望翻身?华银集团老板入狱,这令业主们更加担忧。

华银公司的涉案风波中,最令业内惊愕的,是这家民营企业的老板庞文剑被判刑长达20年。2020年底,庞文剑以外,华银公司的数位相关人员也涉案入狱。

曾想打造“涞水新城”的庞文剑触犯了哪些红线?记者自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庞文剑因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7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刑20年,并处罚金约1亿,大约于2039年才能重获自由。

曾接近庞文剑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庞文剑为人耿直,日常并无过多奢华生活,一心就只想盖房子。华银天鹅湖建设初期,庞文剑就住在项目的铁皮房内,一次夜间,由于风力过大,他的屋顶还曾被掀飞。

一位曾在华银任高管的人士向记者分析,华银公司的跌倒和其强扩张的战略有关,“涞水新城”是巨无霸体量的项目,打造如此规模的项目需要极雄厚的资金和超高的资源调配能力,而这超出了华银公司的运筹能力。

知情人士提到,华银天鹅湖花了不少“冤枉”钱,譬如曾花1个亿在湖边打造酒店,但不久后,因为湖水退距原因,又不得不将酒店炸毁。

荣轩等业主还表示,华银公司没钱建房,却未经业主同意在华银•天鹅湖国际生态城内设了一尊“黑色法器”。记者注意到,这是一个直径近2米,高度约3米的黑色巨鼎,正面有6个巨大“福”字,下方显示时间是2022年。这说明,该黑色福鼎是今年新建成的,此时离庞文剑入狱也已两年。

黑色福鼎,业主供图.jpg

黑色福鼎 业主供图

“黑色巨鼎多为祈福所用,具有封建迷信色彩,这让人感到压抑。”业主表示。不过,华银问题工作专班工作人员解释,经和华银核实,该鼎是朋友赠送。

相关人士表示,让华银公司走背字的并非是所谓风水,更不需要所谓“法器”,而是公司缺乏现代化管理的实操,宏观上决策错误,而微观上也不守法。

7月底,华银公司现任有关管理层接受了《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其对记者表示:“2019年,涞水天鹅湖项目和涞水新城人才家园项目正值快速发展期,由于突遭涉案,企业运营被迫停滞。天鹅湖区域项目经历了为期3年的‘停止销售,停止施工,停止办理相关手续’的所谓‘三停整顿’,涞水新城人才家园项目也因为涉案被专案组查封,企业账户冻结,因此涞水两大重要项目进展被迫紧急刹车,举步维艰。涉及数千户业主的家园梦也被迫按下了暂停键。”

当谈到“华银公司目前最想对业主和外界说什么?”时,华银公司现任有关管理层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遭遇重创已有3年多的时间,但会勇于承担主体责任,穷尽所有保护业主权益,会积极引进合作方,努力解决遗留问题,完善手续、保证复工不停工、提高物业服务质量。”该位管理层人士还向记者介绍,“截止2019年初,华银集团为当地累计纳税逾7亿元,每年创造就业岗位3000多个;企业不计代价,积极投身社会事业,参与拒马河灾后重建及精准扶贫项目,承担异地扶贫搬迁建设,帮扶贫困对象达4000人。”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9502 [article_id] => 119504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9154879},{"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9154916},{"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9154999},{"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9155030},{"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9155161},{"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9262649},{"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9263289},{"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9264641},{"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9264697},{"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9336880}]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9154879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9502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