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日本失去三十年的启示

作者:野口悠纪雄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5-11 19:02:25

摘要:如今,中国的GDP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而且中国已经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对象国。因此,中国对今后日本经济的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日本失去三十年的启示

野口悠纪雄

世界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尤其是中国。

如今,中国的GDP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而且中国已经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对象国。因此,中国对今后日本经济的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未来世界的格局:中国正在迅速发展

众所周知,中国IT产业的三大支柱企业是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腾讯(Tencent),简称“BAT”。百度专注于信息搜索和人工智能领域,阿里巴巴专注于电子商务领域,腾讯专注于社交网络服务领域。最近几年,中国不断出现新的服务企业,这些新型服务迅速渗透到国民的生活中,同时也在改变着整个社会。例如,由阿里巴巴开发的第三方支付服务平台支付宝,如今在中国已经普及。另外,在使用大数据这方面,BAT也处于有利地位。大数据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是不可或缺的。

在不久的将来,很有可能利用人工智能就可以实现汽车的自动驾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大数据的意义可谓十分重要。

除了IT领域的发展,中国在基础研究能力方面也在快速进步,而且还出现了中日逆转的现象。

从中日两国的论文数量变化就可以看出这一点。20世纪90年代,日本的论文数一直以较高的增长率持续增长。但是,进入21世纪以后,日本论文数的增长率有所下降,而且已经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此时中国的论文数却在大幅增长。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在2018年1月发布的报告,在2016年论文发表数量的世界排名中,中国排名第一(美国排名第二,日本排名第六)。从1995年到2005年,美国的论文数量居世界第一,日本紧随其后。如今,日本的论文数量却一直在减少,中日之间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此外,在高等教育方面,中国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204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2017~2023年世界各国名义GDP平均增长率,中国为9.83%,日本为2.72%,美国为3.86%。如果按照这一增长率计算,可以推测到2040年的变化,如1所示。

4.jpg

图1

那么人均GDP情况又如何呢?根据IMF的预测,2017~2023年各国人均GDP平均增长率,中国为9.40%,日本为3.05%,美国为3.21%。如果按照这一增长率计算,可以推测到2040年的变化,如图2所示。

3.jpg

图2中、日、美人均GDP

资料来源:作者根据IMF的数据自己计算得出。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人均GDP在2010年只有日本的1/10左右,到2018年,将上升至日本的1/4左右,到了2030年,将上升至日本的一半左右,之后,中日之间的差距不断缩小,到2040年将达到日本的87%。但是,与美国相比,到了2040年,中国的人均GDP也只有美国的一半的水平,而日本也基本上只能达到的65%左右。

也就是说,中国与日本的人均GDP几乎相同,但中国的GDP是日本的10倍,这样一个经济大国就在日本的旁边,可以说这是一个已经超出了我们认知的世界。

老龄化的解决

思考日本的未来,最重要的数据就是未来人口估算(见表1)。

2.jpg

表1 不同年龄段的人口变化(单位:万人)

资料来源: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

第一,15~64岁的人口减少。到2040年,该年龄段的人口将比2015年减少1750万人,减少率为22.7%,且之后还会继续减少。

第二,老年人口的增加。到2040年,65岁以上的人口将比2015年增加530万人,比例增加了15.8%。

虽然65~69岁的人口在2040年以后会减少,但70岁以上的人口却会继续增加。到2040年,15~64岁的人口约为6000万人,而65岁以上的人口约为4000万人。这将给劳动力和社会保障带来巨大的问题。

提高出生率并不能解决问题。很多人认为,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要提高出生率。但是,如果出生人数真的增加的话,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非劳动年龄人口数(14岁以下的儿童人口和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的人口总和)就会增加,经济就会有很大压力。因此,提高出生率最晚也应该在20年前就开始实施。

要想解决未来劳动力供求失衡的问题,首先应该考虑的措施就是提高老年人的劳动参与率。2015年,65岁以上人口的劳动参与率是22%。如果能将这一年龄段人口的劳动参与率提高10%,那么2040年的劳动力就能增加400万人。

假设65~69岁的人口和现在的15~64岁的人口的劳动参与率一样,且70岁以上的人有1/3在工作,那么老年劳动力人口将在2040年增加900万左右,2060年增加600多万。因此,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将在很大程度上得到缓解。但是,即便如此,到了2060年,劳动力人口还将比2015年减少1600万人以上,这是无法避免的。

除了促进老年人就业,提高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也能帮助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从2016年不同国家15岁以上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来看,美国为56.8%,瑞典为69.7%、德国为55.6%,而日本只有50.3%,比这些欧美国家都低。如果15岁以上的女性劳动力能够大幅增加的话,那么整体的劳动参与率也会上升,2040年将达到63.9%,2060年将达到61.8%。这样一来,整体的劳动参与率就不会下降了。但是,要想提高生育期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必须有完善的育儿支援等政策。这绝非易事。

但想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单单依靠提高老年人和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考虑其他方案。第一,通过引入新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发展新的产业,提高整个经济的生产效率。第二,接收外国务工人员。

日本政府不能像现在这样只依赖短期滞留者,必须大幅增加移民数量。如前所述,要想日本整体的劳动参与率不下降,至少需要现在10倍的外国劳动者。

但是,日本政府对此的态度却很消极。2019年日本政府颁布了两项新的在留资格,分别为特定技能1号和特定技能2号,想要以此来增加外国劳动力。但是,在本国劳动力如此短缺的情况下,依然拒绝移民,显然是十分不现实的。日本政府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思想。

新兴产业的出现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日本经济的问题在于日本在信息技术方面很弱。这一点从引领经济的企业就能看出来。

在美国企业的市值排行榜中,前5名都是IT相关的企业(由于Facebook的市值减少,排名略有变化)。

其中的四个企业被统称为GAFA,即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苹果(Apple),有时也有加上中国的阿里巴巴(Alibaba),统称为GAFAA。这些企业基于新的信息技术,开发出新的商业模式,已经超越了传统企业,并且颠覆了整个产业环境。

苹果公司虽然属于制造业企业,但其通过开发iPhone这一新产品,采用水平分工的新生产方式,开辟了制造业的新商业模式。

谷歌的运营基本上都是依靠广告收入,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谷歌属于广告业企业,但其通过“检索联动型广告”这一新的广告方式,开创了与传统广告公司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Facebook也是属于新型的广告业企业,其通过社交网络服务(SNS)这种新的方式收集个人信息,并以此为基础发布广告。亚马逊虽然属于流通业企业,但也是网络商店,与传统流通业的业务是完全不同的。

这些企业在20年前基本上都还没出现,或者即使出现了也还是小企业。它们因为有着与传统企业不同的企业文化,所以它们引领创新,开辟了新的发展模式。它们都是IT革命的胜利者。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美国经济的增长就是依靠这些企业。

要想摆脱这种困境,日本就必须改变企业的商业模式。在制造业领域,应该把精力集中在产品的企划和销售上,将生产交由新兴国家,进而从根本上改变日本的产业结构,实现“脱工业化”。

除了制造业的改革,还要有像美国GAFA那种生产效率更高的新兴产业和企业出现。如果没有这种企业,那么国民的工资就不会涨,经济也就不会恢复。GAFA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拥有丰富大数据的企业。因为人工智能是基于大数据的技术,所以只有能够获取大数据的企业,才能利用这些数据开启未来。

选择适应世界趋势,将产业结构转变为以信息产业为核心,还是执着于制造业,决定着发达国家的命运。美国、英国、爱尔兰等国家已经成功转型,而日本和欧洲的其他国家则依然执着于传统制造业。

但是,转型就必然伴随着巨大的阻力。因为有一部分力量想要想方设法维持现有商业模式和产业结构,所以经济结构一直无法改变。

经济实现增长是要靠企业自身的努力,而不是政府的计划。

如果政府对某个特定的产业或研究领域作为“增长战略领域”进行帮助和补贴,就会扭曲资源的分配。

政府的判断也不一定正确,甚至很多时候都是错误的,反而会阻碍经济的增长。要知道,新的产业是在市场竞争中诞生的。经过各种各样的考验,最终存活下来的产业才能成为日本经济的主导产业。政府不应该干预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政府应该做的是放宽限制,让市场发挥自身作用。

当然,这并不是说政府最好什么都不做。政府应该做的是为经济增长准备好一切基础性条件。

其中,尤其重要的就是人才(高级专家)的培养。遗憾的是,日本在这一方面却毫无作为。此外,日本的大学也没有培养出适应新技术的人才。日本大学里的工学部培养的依然是老式的工程师。因此,日本大学教育的结构改革也是当务之急。

此外,日本人还应该考虑多去海外看看,甚至在海外工作。只有张开怀抱的国家,其经济才会有活力。要在人才方面做到开放,不仅仅是说要接纳外国人,还要鼓励本国国民到国外发展,当这些人回国后,政府还要充分利用好这些人才。

要想应对这一系列问题,日本就要打破既得利益者的藩篱。这将是日本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

(本文整理自《失去的三十年》,作者为[日]野口悠纪雄)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程凯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7208 [article_id] => 117210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方凤娇","update_time":1652263143},{"editor_nickname":"方凤娇","update_time":1652264359},{"editor_nickname":"超级管理员","update_time":1652462823}]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2263143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7208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