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特奥会新增射击飞碟项目 21岁小伙儿人生首赛便夺金

作者: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0-24 11:15:49

摘要:决赛彩靶内裹粉红色的闪光粉,一旦碟靶被击中,粉色闪光粉就在空中散落,绚烂而夺目。而对于庞艳鹏而言,当子弹冲出枪膛凌空而起、击中碟靶的时候,也是他开启属于自己绚烂人生新篇章的高光时刻。

残特奥会新增射击飞碟项目 21岁小伙儿人生首赛便夺金

赛后,庞艳鹏表示,会继续加油。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慧 西安报道

10月23日,是残特奥会射击项目的最后一个比赛日,同样是射击飞碟项目的最后一个比赛日。

临近上午10点,轮椅组男子飞碟多向决赛完毕,一个头戴鸭舌帽的小伙子,安静地坐着轮椅滑出赛场,很难看出,他就是此次赛事的金牌获得者。作为陕西一团的选手,庞艳鹏以33中的成绩夺得金牌。

据记者了解,射击飞碟是此次第十一届残运会首次设置的项目,也是我国残疾人运动会首次开展的项目。同样,对于21岁的庞艳鹏而言,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比赛,且第一次夺得金牌。

“您看我现在很淡定,其实,比赛越往后越紧张,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比赛,最关键的是,赛中的成绩虽然不错,但保持到最后很难,很怕失误。总体来看,比赛属于正常发挥,夺金还是有点意外。”庞艳鹏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为了这场比赛,他已连续训练了近2年时间。

赛后,庞艳鹏的第一通就电话就打给了远方的父母,分享夺金的喜悦。

“瘫痪少年”绝处逢生

虽为陕西队选手,庞艳鹏却是个地地道道的甘肃小伙儿。

庞艳鹏并非天生残疾。15岁那年,他的人生被彻底割裂开来。那一年,家里拆房,准备翻新,懂事的庞艳鹏帮忙时从房顶摔了下来。没有刺骨的疼痛,当时的庞艳鹏只是觉得整个下半身都变得麻木,腿几乎无法动弹。

微信图片_20211024100951.jpg

比赛中的射手们

被送进医院后,方知病情的严重性,庞艳鹏最终被确诊为腰2椎体脱位伴截瘫。庞艳鹏清晰地记得,出事那年临近春节,他在医院里住了近三个月的时间,那是他在外过的第一个春节。

出院后,庞艳鹏按照医院要求,每天只能在床上躺着、不能活动,这样的状态维持了两个月后,他在家进行康复,学业也就此搁置。对于未来,庞艳鹏一脸茫然,他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一待,就是四年。

“当得知自己瘫痪,后半生只能坐轮椅时,我的心情落差很大,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走出来,后来,通过家人的影响以及开导,才慢慢接受了现实。”对于庞艳鹏而言,这些都是不堪回首的曾经。

水到绝境是飞瀑,人到绝境是转机。2019年,19岁的庞艳鹏得到一个去陕西宝鸡就读自强中专的机会,他在那里遇到了来校招生的陕西省残联射击队手枪教练张广文。庞艳鹏从小喜欢玩枪,遇到这样一个可以每天与枪亲密接触的机会,当然不会错过。他自告奋勇地报名,并且顺利通过。

一开始,庞艳鹏训练的项目是50米手枪。训练了不到两个月,2020年4月,庞艳鹏的主攻项目被调整为射击飞碟,庞艳鹏并不知道,从那一刻开始,他的人生就此改写。

对于取得这样的成绩,庞艳鹏强调最多的就是,感谢射击飞碟师小青和惠子瑞两位教练对他的指导和帮助,在他看来,没有教练的辛苦付出就不会有他今天的成绩。

射击飞碟陕西一团的副领队、生活老师张晓告诉记者,庞艳鹏取得今天的成绩绝非偶然,他的训练时间被排得满满的,每天5点起床,除了吃饭时间,一直训练到下午6点,稍作休整之后,开始7点至9点的夜训阶段。每天训练结束后,庞艳鹏回到宿舍,洗漱后就直接瘫在床上秒睡。

微信图片_20211024100957.jpg

训练时的庞艳鹏(左)

张晓清晰地记得,由于训练时间长,加之庞艳鹏的截瘫位较高、腰部以下不能自主活动,他的屁股一度磨破溃烂,当发现时,创面已经有核桃大小,处理过程中,几近露出了骨头。

百炼成钢,成绩背后的辛酸努力,这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大男孩儿自己知道。

开启绚烂人生新篇章

今天的成绩是昨天努力的延续,而明天的成功还需今天的再接再厉。

庞艳鹏告诉记者,我国的射击飞碟运动员不多,未来,他将主攻射击飞碟项目,希望今后参加更多的赛事,为国争光。

“射击飞碟是十一残会首次设置的项目,残奥会目前尚未立项,只有世锦赛和世界杯有这个项目,同样,这也是我国残疾人运动会首次开展的项目。因此,今年报名的地区不多,只有9个省份,运动员共55人。”中国残疾人体育运动管理中心项目负责人、残特奥会射击项目竞赛委员会的周晓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该比赛按照肢体残疾的部位不同程度分为轮椅组、下肢组和上肢组,通过分级选择所参赛的级别,规则要求跟健全人是一样的,资格赛中,射手打5组,每组25个碟靶,共射击125个碟靶。排名前6名的射手进入决赛。决赛中,每位射手射击25个碟靶,之后开始进行淘汰,每5个靶淘汰1名选手,也就是30靶打完产生第六名,35靶打完产生第五名……直到产生金牌。

相比健全人的训练,残疾人射击运动员的日常训练更加艰苦。运动员的枪、子弹都需要自己携带,有些上肢组运动员没有手,只能单手负重,枪的冲击力也很大,如果运动员贴肩贴腮不够紧密,或者动作不规范,脸和肩膀也会打肿。残疾人的身体协调性相对健全人稍微差一些,力量也有差距,训练中受伤也是经常性的。

即便如此,周晓杰告诉记者,这个项目对残疾人的身体康复有很大的帮助,因为,持枪训练需要进行大量的力量和体能训练,同时,对他们的心理建设方面也会起到很大的帮助。

不过,就目前而言,我国残疾人运动会射击飞碟立项尚属空白。

微信图片_20211024101003.jpg

比赛结束后,庞艳鹏与队友们相继“滑”出赛场。

“2018年,四川的一名射击飞碟运动员代表我国参加了残疾人射击世界杯飞碟项目,我们的初衷就是为了学习,了解射击飞碟项目的大概情况,包括分级、规则等内容,至今,只有这么一位中国残疾人运动员参加了国际赛事。2019年,我们收到IPC(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的一个关于残疾人射击飞碟立项方面的调查,其中,很多国家都有同样的希望。”周晓杰表示,我们也希望国际组织能够将飞碟项目作为残奥会正式比赛项目之一,这次比赛中有几名优秀的年轻运动员表现非常棒,通过陕西的这次比赛,希望能够将这个项目保留下去。

记者在观赛时发现,当运动员击中碟靶时,会有粉色粉末四射开来,美丽的像烟花一样。庞艳鹏告诉记者,他们平时训练时用的是普通碟靶,只有在决赛时才会用这种碟靶,他们管它叫决赛彩靶。

决赛彩靶内裹粉红色的闪光粉,一旦碟靶被击中,粉色闪光粉就在空中散落,绚烂而夺目。而对于庞艳鹏而言,当子弹冲出枪膛凌空而起、击中碟靶的时候,也是他开启属于自己绚烂人生新篇章的高光时刻。

见习编辑:周南 主编:文梅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1734 [article_id] => 111736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周南","update_time":1635043172},{"editor_nickname":"周南","update_time":1635043238},{"editor_nickname":"超级管理员","update_time":1635221738}]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5043172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1734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