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能源正文

天然气价格“疯涨”,南山热电采购成本高昂,第三季度预亏4645万

作者:邢祺欣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0-15 21:10:49

摘要:天然气价格“疯长”,南山热电采购成本高昂,前三季度预亏4500万

天然气价格“疯涨”,南山热电采购成本高昂,第三季度预亏4645万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未来 见习记者 邢祺欣 北京报道

近日,以天然气发电为主营业务的深圳南山热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山热电”)公布了前三季度业绩预报。据预报显示,南山热电在2021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亏损约4500.00万元,基本每股收益亏损约0.07元/股。而在去年同期,南山热电前三季度的净利润还是1.28亿元,基本每股收益为0.21元/股。

为何在深圳与国内各地用电负荷连创新高的情况下,南山热电的净利润仍会产生如此大的落差?对此,南山热电在业绩预告中解释称主要是因天然气采购成本比上年同期大幅上升。

“疯涨”的天然气

全球天然气价格的飙升,是导致南山热电亏损的主要原因。

自7月末以来,天然气期货就进入了一路上行的趋势,几乎每天都在创造历史新高。10月6日,亚洲液化天然气价格重要指标JKM的价格达到了56.326美元,较前一日上涨42%,为12年来最大涨幅。

对此,花旗集团的分析师日前在报告中表示:“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全球天然气价格可能继续呈抛物线走势。强劲的需求和缺乏供应响应使市场急剧收紧。任何意外的需求激增或供应中断都可能推动价格进一步上涨。”

在此背景下,以天然气发电为核心的南山热电也是用上了几乎是史上最贵的发电原料。

南山热电的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我们天然气采购来源比较单一,只有天然气这一块只有三桶油这边,上游则通过管线运输,南山热电的管道目前是只有中海油和深圳燃气两家,只能通过他们进行采购。”

第三季度亏损扩大

据南山热电的半年报披露,南山热电在2021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145.62万元,与上年同期的5204.04万元相比减少了97.20%,而第三季度的约4645.63万元的亏损也让勉为支撑过上半年的南山热电难扛负利润的重压。

按照过去三年的数据,南山热电在2018、2019与2020年第四季度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792.16万元、盈利1637.74万元与亏损6410.61万元,而南山热电第三季度的净利润则是自2016年之后从未变成过负数。

除了天然气采购成本的大幅上升,南山热电在业绩预告中对业绩亏损的理由还有两个,一个是电力市场化交易收益比上年同期有所降低,另一个是非经常性损益中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收益比上年同期减少约3353万元。

电力市场化交易收益的降低尚属正常的市场波动,这非流动资产处置收益的减少又从何而来?

通过以往的公告可知,在2020年的3月5日和3月23日,南山热电在第八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临时会议、2020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分别审议通过了《关于协议转让深南电(东莞)唯美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公司”)70%股权的议案》,同意公司以合计10498万元价格(其中:股权协议价格8750万元,过渡期损益1748万元)向深圳燃气协议转让直接和间接持有的东莞公司70%股权。

据公开资料显示,东莞公司成立于2004年10月,系由深圳南山热电股份有限公司、香港兴德盛有限公司、新元有限公司、东莞市唯美陶瓷工业园有限公司以及广东省东莞市高埗工业总公司共同出资组建。当时的注册资本3,504万美元,主营业务为天然气发电站的建设、经营,天然气热电联产电站的建设、经营。

在2017年、2018年与2019年上半年,东莞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亏损了2888.72万元、213.53万元与1494.60万元。但随着2019年下半年的结束,经审计后的东莞公司在2019年的全年净利润扭亏为盈,达到了1003.43万元。

为何子公司刚盈利就将其出售?

对此,南山热电的转让理由是“东莞公司2019年因与深圳燃气的战略合作机遇,取得了阶段性盈利的经营成果。但根据目前的电力市场环境和深南电东莞公司自身经营现状,转让深南电东莞公司股权不仅有利于盘活公司存量资产,减轻公司的经营压力,有助于公司战略转型目标的顺利实现,同时也有利于深南电东莞公司借助深圳燃气上游天然气供应能力实现未来的持续稳定经营。”

根据2020年报,这份3353万元的处置收益便是来源于此,同时这也是南山热电在2020年固定资产减少33.00%、无形资产减少51.55%、应收账款减少52.12%、预付账款减少57.80%的主要原因。

责任编辑:李未来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1468 [article_id] => 111470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李未来","update_time":1634269186},{"editor_nickname":"李未来","update_time":1634287680},{"editor_nickname":"超级管理员","update_time":1634355980}]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4269186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1468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