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疗护为告别生命提供另一种可能:体面、有尊严地说再见

作者:陈柯宇 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9-08 13:38:10

摘要:泰康安宁疗护项目社工宋敏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道:“我们的安宁疗护项目是通过一个完整的团队来操作的,在医生和护士之外,还包括社工、心理师、律师、宗教灵性人士,通过一整个完整的流程给老人以临终尊严,给家人以哀伤抚慰。”

安宁疗护为告别生命提供另一种可能:体面、有尊严地说再见

安宁疗护房间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柯宇 王晓慧 北京报道

4月16日,86岁的陈校长正式搬进了泰康安宁疗护病房,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三个多月。尽管当时的她被评估生命将尽,陈校长依然活得丰富且精彩:她想要当“地主婆”,于是社工给她争取来一片菜地,她在上面种起了洋葱、薄荷、西红柿......七一的时候,家人还用她自己种的韭菜包了饺子,其乐融融地庆贺。陈校长在生命最后一段旅程的经历,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可能——一种有尊严并且体面地告别这个世界的可能。

安宁疗护,是指为疾病终末期或老年患者在临终前提供身体、心理、社会、灵性方面的照料和人文关怀等服务,控制痛苦和不适症状,提高生命质量,帮助患者安详、有尊严地离世。泰康安宁疗护项目于2021年3月28日正式启动,试图以产业化的方式将此项目推广到更多人当中,使每个人有尊严地离开。

泰康安宁疗护项目社工宋敏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道:“我们的安宁疗护项目是通过一个完整的团队来操作的,在医生和护士之外,还包括社工、心理师、律师、宗教灵性人士,通过一整个完整的流程给老人以临终尊严,给家人以哀伤抚慰。”

即使没有明天,也可以把今天过好

86岁的陈校长退休前是一名小学校长,在安宁病房度过135天后,8月28日这天离开了人世。今年九月份的开学她永远不能赶上了,但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她活得精彩、有意义、有尊严。

2018年3月31日,陈校长来到了泰康养老社区生活。开始,她住在社区的独立生活区,可以自己料理全部生活。随着身体机能的下降和不幸罹患癌症,她搬到了护理区,由专业护理员照料起居并接受放射治疗。然而,生命的走向总是人为难以控制的,4月16日,医生预估其余日不多,还有三周左右的时间。也就是那一天,她搬入安宁疗护病房,走上生命的最后一程。

提到生命将尽,人们总是充满惶恐,无所应对。但在安宁疗护病房里,陈校长依然将生命的质量发挥到最好,其“余日”也比医生预估时间要长出一些。

微信图片_20210908113246.jpg

陈校长的菜地

陈校长一直想自己种菜,于是社工为她争取了一块菜地,种起了各种各样的蔬菜。七一这天,医护人员和家人一起用她种的韭菜包了饺子,共同庆贺。同时,社工用“尊严疗法”问陈校长,她生命的“高光时刻”是怎样的,她回忆起那大约是1960年,有一次带学生过少先队日,路过景山公园时被记者拍到,让她感觉十分自豪,但可惜的是,那张照片找不到了。

于是社工行动了起来。他们跑去国家图书馆,一个一个地翻当年的档案,终于找到陈校长所说的那份报纸。那是1962年4月6日的报道,社工们当即买了同款报纸送给她,她和家人都十分开心。

这些都是发生在陈校长生命末期的真实故事。宋敏说道:“安宁病房并不是让老人准备好去等待死亡到来的,而是说让他更有品质地过好每一天。尽管那时候我们已经知道陈校长只有三周的时间了,但我们依然会陪她种菜,让她感到生活是有希望的。”

据泰康安宁疗护项目负责人李佺介绍,进入安宁疗护的门槛主要有两个。一是老人的身体状况或所患疾病已经到了生命末期,是不可逆的状态。二是老人将不再对原发病采取像放疗、化疗等积极治疗。在这样的状态下,安宁疗护的医生和社工看到的是一个完整的人,会关心他诸如身体是否舒适、睡眠质量如何、心情状态怎么样、现阶段在乎什么、希望多一些医疗还是少一些等问题。这是一种全人照护视角,也是与传统医学只关注病人生病的某一部位最大的区别。

陈校长便是在这种理念和照护下度过了生命最后的时光,在最后的日子里,她甚至还涂上了自己心心念念又一直没有机会涂的红指甲。用宋敏的话来讲,便是“即使没有明天,也可以把今天过好。”

安宁疗护的发展需要制度“呵护”

除了和陈校长一起种菜、回顾生命高光时刻等“热闹层面”的活动,宋敏介绍道,安宁疗护还会关注老人心灵层面的所思所想。“身无痛苦、心无牵挂、灵无恐惧”是安宁疗护想要达到的理想状态。

微信图片_20210908113252.jpg

陈校长种的西红柿

将身体上的痛苦降到最低主要靠医生和护士去完成,而心灵层面的需求满足则需要通过社工的努力。

老人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是否恐惧死亡?死亡后去向何处?有哪些想要道歉或是道谢的还没说出口?家人的哀伤如何处理?这些问题都属于社工的职责范围之内。“社工这个角色连接了从老人、家属到安宁疗护团队所有的社会资源调度,不只要做策划,还要了解哀伤抚慰,知道患者所需以及整个家庭关系族谱,所以对社工来讲,做好这一工作并不容易。”李佺说道。

其实,泰康之所以从今年3月份启动这一项目,也是源自北大中文系资深教授钱理群的一封信。他在信中表示,自己的妻子崔可忻在离世前就非常希望能够有这样一套安宁疗护流程,让她能够更好地、有尊严地离开。于是泰康从去年11月份开始决心打造这个项目,补上养老的最后一个环节,形成闭环。

而安宁疗护之所以迟迟未进入中国,李佺认为这与国内关于安宁疗护的伦理道德问题和法律边界问题尚处于模糊阶段有关。在西方国家安宁疗护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体系,而国内除了台湾出台了安宁疗护相关法律外,大陆还没有给予制度保障。

李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的服务模式,尤其整个服务产品链现在还不够多元、不够充实,如果想要更加丰满地去实行,还是需要学术研究做指导。”

对于未来,李佺告诉记者:“我们希望能够在全国迅速扩展安宁疗护项目,给老人提供这样一个场所,同时也要把整个服务项目尽快产品化,满足家属的需求,完善整个服务链。”

据了解,国家卫计委于2017年发布了《安宁疗护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和《安宁疗护实践指南(试行)》。2020年6月1日起实施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将安宁疗护写进法律为相关工作提供了保障和依据。该法第三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应当分工合作,为公民提供预防、保健、治疗、护理、康复、安宁疗护等全方位全周期的医疗卫生服务。”

见习编辑:周南 主编:文梅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0601 [article_id] => 110603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周南","update_time":1631072398},{"editor_nickname":"周南","update_time":1631072522}]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1072398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0601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