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华林证券高管“走马灯”何时休?两年多来11名高层离职

作者:林坚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30 12:17:33

摘要:自上市以来,因高管人员的频繁变动议论声颇多,监管也曾对华林证券作出过问询。本报记者注意到,中国证监会曾在《关于对林立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中指出了七方面问题,其中,对华林证券的公司管理提出了多项质疑,尤其与职务用人事项有关。

华林证券高管“走马灯”何时休?两年多来11名高层离职

图为2019年以来华林证券高层变动情况,数据参考同花顺iFinD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林坚 陈锋 北京报道

在年报、一季报集中绽放的2021年开春,券商们的悲欢各不相同。在过去的2020年与今年一季度,华林证券(002945.SZ)业绩亮眼,营业收入与净利润等诸多财务指标实现增长。但尽管如此,拿着高薪的高管却还是提出了辞职。

“打工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业内已是习以为常,高管人事变动频繁似乎正成为华林证券的“常态”,一个标签。近日,在华林证券任职即将满两年之际,年薪351.14万元的公司副总裁陈彬霞提出了辞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一事引起讨论。

据本报记者结合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从2019年1月以来,华林证券共有11位高层离职,其中部分为主动辞职,涉及岗位包含有董事、副总裁、首席风险官、董事会秘书、职工监事、财务总监、合规总监、监事会主席等等,其中,副总裁一岗变动最为频繁。

人事调整频繁是否会影响企业经营?2021年又该如何谋事?带着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华林证券发去采访函,在等待了三天之后,截至发稿也并未得到答复。

百万年薪连拿两年的高管辞职

4月23日晚间,华林证券发布公告称,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裁陈彬霞的书面辞职报告,陈彬霞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裁与执行委员会委员职务,且辞职后,不再在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截至该公告日,陈彬霞未持有公司股份。在公告发出后的首个交易日4月26日,华林证券股价下跌1.8%。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华林证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税前)1449.23万元,其中7名董监高人员年薪超过百万,陈彬霞便是其中一位,其年薪为351.14万元,第二名为公司总经理朱文瑾,其年薪为188.67万元,与第一名相去甚远。此外,陈彬霞在2019年所得年薪也高达295万元,在同期高管中金额最高。

在我国证券业,高管的变动易受到行业和市场关注。就在陈彬霞提出离职前三个月左右,1月12日,同为公司副总裁的翟效华也提出了辞职,且对外公布的说法与陈彬霞一致,示为“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执行委员会委员职务,不再在华林证券及控股子公司担任任何职务”。4月11日,华林证券又聘任了沈顺宏为公司副总裁、执行委员会委员。

投资者曾多次质疑公司管理层稳定性存在问题。不过,华林证券认为“高管团队基本保持稳定”。就在该券商公布陈彬霞离职前的4月13日,华林证券在其2020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表示,“2020年度,公司高管团队基本保持稳定”。

记者发现,包括前文出现的陈彬霞与翟效华,还有2020年年薪为132.69万元的雷杰,三位均是2019年被聘任为公司的副总裁。对于三位副总裁的到职,华林证券曾表示“三位副总裁都是内部培养和提拔的优秀人才,并负责各自所在业务线的管理工作,此次升任副总裁之后仍分管负责各自的领域”。不过眼下,仅有雷杰还在岗工作。

据本报记者结合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从2019年以来,华林证券共有11位高层离职,其中部分为主动辞职,涉及岗位包含有董事、副总裁、首席风险官、董事会秘书、职工监事、财务总监、合规总监、监事会主席等等,其中,副总裁一岗变动最为频繁。

这其中包括华林证券实际控制人林立的夫人潘宁,她辞去公司董事、副总裁、财务总监、执行委员会委员、风险控制委员会主任委员及战略与规划委员会委员等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此外,关晓斌也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完成了从财务总监到董事会秘书的两轮聘任。朱文瑾在2019年相继辞去了副总裁、首席风险官、董事会秘书等职务,目前担任公司总经理。

除了高层,华林证券董事长助理这一职位也有值得玩味的变动。2020年,“国信泰九”开创者张定军被华林证券聘为董事长助理,不过他在这一岗位的时间却不足两个月。据中证协数据显示,他于2020年7月20日入职华林证券,但很快于2020年9月8日离职。据公告,他离职系个人身体原因。

华林证券作为A股市场中为数不多实控人为自然人的证券公司,2018年登陆A股市场。自上市以来,因高管人员的频繁变动议论声颇多,证监会也对其做出了问询。本报记者注意到,中国证监会在《关于对林立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中指出了七方面问题,其中,对华林证券的公司管理提出了多项质疑,尤其与职务用人事项有关。

在目前的监管环境及竞争格局下,高管变动也是券商整体业务革新、业务结构调整的一部分,而券商高管频繁变动的背后往往透露出相关公司的业务布局。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经营过程中,为适应外部发展环境,企业战略势必要重新定位,对应的是治理结构调整,不可避免的涉及领导班子、管理架构等人事重大调整。在此大背景下,华林证券、东方财富等券商,主动变革,拥抱市场变化,频繁变动高管也在情理之中。”

业绩亮眼无法匹配股价长跌

华林证券2020年的成绩单格外亮眼。该公司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4.90亿元,同比增长47.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12亿元,同比增长83.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7.80亿元,同比增长95.6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7.74亿元,同比增长466.71%;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4.33%,比上年同期上升5.64个百分点。

从细分业务来看,华林证券的信用及经纪业务收入6.64亿元,同比增长41.31%;自营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31亿元,同比增长99.24%;投资银行业务收入1.31亿元,同比增长43.76%;资产管理业务收入4945.11万元,同比下降39.43%;其他业务收入2.14亿元,同比增长41.42%。

在信用及经纪业务方面,2020年末,公司客户数量累计超170万户,托管客户资产规模合计1405.35亿元。2020年公司股票基金代理买卖累计成交金额达1.48万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2%,市场份额由0.34%上升至0.36%。2020年代理销售金融产品金额206.46亿元,同比增长46.63%,代理销售金融产品收入1663.77万元,同比增长123.17%。

华林证券通过全资子公司华林资本及华林创新分别开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及另类投资业务。根据年报显示,华林资本为私募基金子公司,主要从事股权投资、创业投资、创业投资管理等业务。2020年末华林资本管理3只基金,基金管理总规模17,688万元,已有多个在投项目,累计投资规模为10,612.8万元。

而华林创新作为公司的另类投资子公司,开展包括另类股权直投业务与科创板战略配售业务,其中科创板战略配售业务为报告期内新增业务。2020年华林创新新增投资业务4项,其中股权投资业务3项,科创板战略配售1项,目前累计投资持有8家企业股份,总投资余额7.96亿元。

此外,华林证券4月27日晚间发布一季度业绩公告称,公司第一季度营业总收入约3.62亿元,同比增长15.36%,净利润约1.84亿元,同比增长10.64%,基本每股收益0.07元,同比增长16.67%。

业绩实现了近乎满堂彩式的收获,但在券商暗自较劲的2020年券商年度评级中,华林证券较2019年连降三级,掉到了B的位置。对于降级的原因,据《华夏时报》记者此前报道,或与中国证监会对华林证券采取限制新增各项业务规模3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以及黑龙江省证监局对其采取的监督管理措施等原因有关。

从二级市场来看,华林证券股价从今年1月29日开始下跌,尽管中间有过连阳迹象,但整体走势以下滑为主,截至4月29日,公司股价报收11.72元/股,与近一年来的最高股价18.59元/股相比,跌去37%。而从去年8月份以来,华林证券股价已经开始一路下滑。据同花顺iFinD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共6家主力机构(一般法人1家,基金4家,QFII1家)持有华林证券,持仓量总计4.98亿股,占流通A股65.97%,从主力名单中消失108家,原持有805.39万股。此外,股东户数也出现了3.87%的降幅。

《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在华林证券官网首页宣传栏显示的由其投资并承销保荐的芯朋微(688508.SH)自2020年7月在科创板上市以来,截至4月29日,股价也累计跌去了40%。

展望未来,据华林证券在2020年年报中所表达的,“公司未来将逐步增强公司自身的核心技术力量,加大技术人才储备,将金融科技的引领作用深入贯穿到业务发展理念当中,降低经营成本,促进业务协同,增厚资产收益”。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