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空床率达50%!机构养老遇瓶颈,如何让老年人在家也能得到专业照料?| 聚焦博鳌

作者:于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22 21:02:01

摘要:栾新提出三个建议:首先要统筹三种不同的养老模式,也就是居家、社区和机构养老要融合发展、统筹发展;此外要完善基本的养老体系,扩大普惠养老服务供给,政府要做好兜底服务;同时一定要注重市场化的因素,大力推动养老产业的发展。

空床率达50%!机构养老遇瓶颈,如何让老年人在家也能得到专业照料?| 聚焦博鳌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一边是养老需求无法满足,一边是养老机构高空床率,如何才能让老年人得到专业照料成为摆在居家、社区、机构三种养老模式面前的共同难题。

“居家、社区、机构三种养老模式目前在国内并没有得到有效融合,主要表现就是机构养老已经遇到了瓶颈,空床率甚至接近一半。”4月2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上,青岛市副市长栾新在探讨迎接老龄化社会问题时说。

当前,全球老龄化趋势不可逆转,根据联合国对老龄化社会的定义,中国、美国、俄罗斯、日本等世界主要国家已进入老龄化社会,特别是亚洲国家在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

如何调动个人、企业和社会的积极性,建立一个利益相关方积极参与的可持续、可循环的公平透明的健康和养老保障生态体系,最终实现让老年人享有品质晚年生活,同时也不增加年轻人的负担和后顾之忧?

对此,栾新提出三个建议:首先要统筹三种不同的养老模式,也就是居家、社区和机构养老要融合发展、统筹发展;此外要完善基本的养老体系,扩大普惠养老服务供给,政府要做好兜底服务;同时一定要注重市场化的因素,大力推动养老产业的发展。

机构空床率居高不下

多年来国内为“9073”或“9064”的养老格局,即倡导90%的老人居家养老,6%或7%的老人在社区机构养老,3%或4%的老人在养老院等机构养老。但实际上,以往机构养老被业内突出强调重要性。

受传统文化影响,老年人大多更倾向于在自家养老,以家庭为基础、以社区为依托来养老。2019年11月,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建设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医养康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居家社区机构养老协同发展的新思路,不再过度强调某一种形式,更有利于养老服务体系的构建。

“十三五”时期,居家社区养老在各地铺开摸索试点,长期待在家中的老人对机构照料、社区关照有一定的诉求,但是目前居家社区养老面临着老年人支付能力、扶持政策落地以及服务模式创新等突出问题。

2021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正式提出,推动养老事业和养老产业协同发展,健全基本养老服务体系,大力发展普惠型养老服务,支持家庭承担养老功能,构建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医养康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

可见,国家对居家社区机构养老协调发展的顶层设计已经十分明晰,不过现实状况却有很大差距。

栾新表示,目前在国内三种养老模式并没有得到有效融合,而是相割裂,主要表现就是机构养老已经遇到了瓶颈,全国普遍存在空床率非常高,达到了50%左右。

截至2020年7月,民政部数据显示,全国共有各类养老机构4.23万个,床位429.1万张,收住老年人214.6万人。由此可以估算除出,养老机构平均入住率约为50%。

人口学家、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乔晓春的一项调查研究也证明,在人口老龄化严重的一线城市北京市,“近20%的养老机构入住率不到20%,有50%的养老机构入住率不到50%,真正一床难求、入住率100%的养老机构只有49家,只占10%。”

低入住率就意味着养老机构面临着严峻的生存难题。而2020年疫情下的养老机构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进一步拉升养老服务机构的床位空置率,运营成本却大幅增加,对养老机构的日常运营提出了很大挑战。

“去年由于疫情的关系,各个养老机构的盈利能力大幅下降,费用提高了,另外封闭管理导致招收服务人员变得特别困难,但是养老服务市场需求其实还是很大的。”栾新认为,要充分发挥政府的政策和财政杠杆作用,调动社会各方面力量的积极性,把养老服务市场培育好,能够做大做强,这也是双循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

政策引导扶持融合化发展

荷兰有一家叫Humanitas home的养老院,年轻大学生可以免费住,只要每月陪伴“老邻居”30小时就可以,陪伴的内容有陪老人聊天、看电视,教老人视频电话等。

深受空床率困扰的一些国内养老机构甚至提出,能否效仿荷兰这家养老机构的做法,但是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样的解决办法并不适合国情。

治标当治本,栾新认为应该加快建设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的养老服务体系,让三种模式的优点融合发展。居家养老的优点在于,老年人是在自己一个熟悉的环境里生活,另外也非常符合中国人的传统思维;机构养老的优势在于服务专业化、标准化;社区养老是一个平台,是一个连接,一边连接对它有充分信任的老年人,一边连接着各种养老机构。

栾新表示,居家养老缺乏专业化人员参与,其实就相当于生活照料;社区养老由于功能不全,服务质量不高,运行机制不规范,也没有办法满足困难老人的照顾。因此,把三种模式各自优势发挥出来,融合发展,才能够很好地解决上述一系列问题。

比如,可以把机构养老的机构引入到社区当中,并提供上门养老服务的供给,或者以社区为平台,以社区老年人的需求为导向,整合社区周边的养老机构,为社区老年人提供服务,充分调动社区周边的机构参与到养老服务中去。

2020年,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国家战略”,标志着我国的养老服务已经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预测“十四五”期间,我国60岁以上的人口将会超过3亿人,占比超过20%,老龄化人口的数量非常庞大,将会形成一个巨大的养老服务消费市场,需要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参与其中,积极拓展养老服务。

栾新认为社区机构和居家养老融合需要政府进行资金引导,和政策的扶持,扩大市场化的介入和发挥市场的作用。

以青岛为例,城区包括农村的街道都有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每个社区也都建立了社区服务点,实现了城区的居家社区养老全覆盖,把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结合在一了。为了保证服务质量,配备全套的监督监管系统,政府要做好相应的监督监管,同时通过招标引入第三方有养老经验的机构,实现标准化。

为了解决低收入群体养老服务支付问题,青岛市设立了农村养老孝心基金,为农村的老人购买社会化的养老服务,并且提高农村老年人的长期护理保险支付标准,和收住农村失能失智老人的运营补贴标准,长期护理保险不只是覆盖了护理保险的医疗保险,还覆盖了生活照料险。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