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业绩“红包”缩水,“存储一哥”朱一明抱负与包袱在身 | 创造营

作者:林坚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17 12:05:07

摘要:4月16日晚间,半导体企业兆易创新(603986.SH)交出了2020年的“成绩单”。公司营业收入为44.97亿元,同比增长4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1亿元,同比增长45.11%;总资产达到117.11亿元,比2019年末增长89.69%。

业绩“红包”缩水,“存储一哥”朱一明抱负与包袱在身 | 创造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林坚 陈锋 北京报道

4月16日晚间,半导体企业兆易创新(603986.SH)交出了2020年的“成绩单”。公司营业收入为44.97亿元,同比增长4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1亿元,同比增长45.11%;总资产达到117.11亿元,比2019年末增长89.69%。此外,兆易创新还拿出“拟每10股转增4股并派现5.6元(含税)”的方案。

不过业绩和“红包”并没有让投资者喜悦。随着“国家大基金”减持,市值的蒸发,业绩不及预期,商誉减值的出现,公司股吧内担忧的声音频频涌出。

根据8.49%的持股,以最新市值来算,兆易创新董事长朱一明的财富有70亿元之多。眼下看来,作为中国存储器市场的重要人物,朱一明有自己的抱负,也有“包袱”。

1.JPG

存储第一的抱负

距离朱一明拿到第一个订单已经过去了16年时间,彼时,兆易创新还是名为芯技佳易的小企业。尽管第一笔订单仅值10万元,但在其公司投资人薛军看来已是莫大的成就,毕竟存储企业成立第一年就能拿下订单很不容易。

幸运女神微笑,朱一明一炮而红。芯技佳易成为中国首家涉足存储器产品的本土IC设计公司,朱一明在半导体存储器市场正式崭露头角。从SRAM业务(通电时数据可以存在的存储芯片)到Nor Flash(断电后也可存储数据的存储芯片)业务,芯技佳易步步为赢。

谁都没有料想到“黑天鹅”的出现,一度堵住了朱一明蒸蒸日上的生意路。2007年,芯技佳易推出Nor Flash产品,本预计在2008年完成收获,但在这一年金融危机席卷了全球,半导体产业遭到重创。

庆幸的是,就在芯技佳易即将被按下“暂停键”的霎那,幸运女神再度来到朱一明身边。2009年,Nor Flash最大厂商Spansion(三索半导体)申请破产保护,芯技佳易承接了部分国际大企业的订单,得以续命。

2010年,芯技佳易改名为兆易创新,2016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天眼查APP显示,兆易创新从事存储器及相关芯片的集成电路设计,致力于各种高速和低功耗存储器的研究、开发及产业化。据Web-Feet Research报告显示,在2020年Serial NOR Flash市场销售额排名中,兆易创新市占率达17.8%,位列第三。

但仅是存储芯片市场小分支的Nor Flash并不能满足朱一明做到存储领域第一名的抱负,他将目光投向了国产替代空间极大的DRAM市场,这是一个可以掘金千亿的地方。2016年,登陆上交所仅一个月,兆易创新就发布了涉及重大资产重组的停牌公告,计划收购做DRAM易失性存储芯片的北京矽成半导体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矽成”)。

本是想通过北京矽成进入DRAM市场,但这一愿景随着后来的收购失败而受挫。不过2个月后,兆易创新却同合肥长鑫达成合作,当时计划在2019年前完成19纳米12英寸晶圆存储器的研发。

2016年,中国三大存储器制造商中,长江存储研发NAND Flash,福建晋华和合肥长鑫负责DRAM。但由于时运不济,福建晋华败走,合肥长鑫成为唯一的新星。

2018年,顺利挺进DRAM赛道的朱一明辞去兆易创新总经理一职,仅保留董事长职务,去合肥长鑫和睿力集成当CEO,从第一代半导体人王宁国手中接过时代的接力棒,正式成为中国存储领域的灵魂人物。

从挺进到问鼎,朱一明在DRAM赛道充分展现了自己的能力。在朱一明的指挥下,兆易创新打破Nor Flash领域垄断,合肥长鑫结束了中国DRAM的空白史。

4月16日晚间,朱一明交出了兆易创新2020年的“成绩单”,需要注意到,兆易创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55亿元,同比增长率为-1.79%,而上一次负增长发生在2013年。

背负包袱前行

抱负与包袱发音相似,而对于一个商业人物而言,二者紧紧依靠。自2020年2月底兆易创新股价创下历史新高后,近一年时间,公司股价不断进行调整,最多下跌50%,截至今年4月16日收盘,公司报174元/股,跌7.10%。

根据天眼查数据,以8.49%的持股比例、最新市值825.45亿元来算,朱一明获得的财富有70亿元之多。作为中国存储器市场的重要人物,朱一明有自己的抱负,也有“包袱”。

由于朱一明的职务变动,让兆易创新与合肥长鑫关系密切。兆易创新走Fabless模式,只设计芯片与销售,无工厂;而合肥长鑫则走IDM的全能模式,覆盖集成电路的设计、制造、封装和测试的所有环节。兆易创新和合肥长鑫工厂的深度绑定意味着,前者无需自己拥有DRAM工厂,就可以保证产能,而后者则可在早期借助前者的销售渠道、客户资源发展。

2021年,兆易创新产能将增加30%以上,而产能主要来自合肥长鑫。可尽管二者关系密切,但兆易创新并无合肥长鑫股权。兆易创新也解释称,双方主要是联合开发、代工和代销的合作模式,是两家完全独立的公司。

当下,兆易创新正在自研DRAM产品。2019年9月,兆易创新定增43.24亿元布局DRAM芯片项目,公司自研的DRAM产品,将在2021年上半年推出。

2020年,兆易创新销售费用从2019年的1.25亿元增长到1.94亿元,增多了55%。需要注意到,兆易创新产品竞争力的重要一部分是依靠合肥长鑫的。

2019年,为了进一步扩大业务版图,兆易创新成功收购思立微,交易价格高达17亿元,进入到传感器业务领域,研究移动智能终端生物传感技术。

为了被收购成功,思立微给出了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累计不低于3.21亿元的承诺。但2018年、2019年,思立微仅完成承诺业绩的58.04%,也就是说,思立微2020年需要为母公司挣得1.35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

然而,兆易创新2020年半年报显示,思立微上半年收入6780.69万元,净利润亏损3560.08万元。兆易在年报中直接表示:“存在思立微业绩承诺无法实现的风险,兆易创新可能面临商誉减值风险。”

一语成谶。随着2020年年报的披露,思立微业绩承诺并未完成的风险也得到坐实,距离3.21亿元的利润目标还差0.85亿元。

2021年4月16日晚间,兆易创新发布公告称,由于思立微,公司计提商誉减值1.28亿元。兆易创新称这对公司报告期的经营性现金流没有影响。

此外,由于承诺未实现,思立微针对利润指标未完成部分原股东需赔偿给兆易创新2.258亿元,公司确认为交易性金融资产,并同时确认税后收益净额为1.919亿元。

大“包袱”下面还有小“包袱”。兆易创新的资产收益率出现了下滑,毛利率虽有所增加但增速放缓,出现波动。2017年至2020年,兆易创新净资产收益率由26.19%下降到11.06%,毛利率分别是39.16%、38.25%、40.52%与37.38%,增速放缓,且也出现了下降。

在3月16日的电话会议里,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财务负责人李红表示,由于2020 年下半年开始晶圆短缺,公司主要营收来源的Nor Flash 业务整个供应端成本上涨,且同期汇率变化较大,Nor Flash的毛利率受到影响。

不过,她也表态,汇率对毛利率的影响在2021年第一季度大幅减弱,兆易创新也会通过向55nm新技术发展,降低成本,消解成本上升对毛利率的影响。

或是因为隐患太过于“明显”,致使投资者们总能敏感地从蛛丝马迹中嗅到属于他们理解的兆易创新的“疲倦”,尤其是当一向被视为芯片领域风向标的“国家大基金”(全称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减持兆易创新之时,这种反应格外强烈。

2017年,“国家大基金”耗资14.5亿元收购了兆易创新11%股份,成为兆易创新第二大股东,但在2020年,对其进行了两次减持,根据彼时股价,累计减持金额超14亿元。今年4月9日,兆易创新发布公告称,大基金已减持约472万股,约占总股本1%,完成减持计划过半。

有趣的是,朱一明也在减持。2020年年末,朱一明从持股9.56%到8.54%,减持价格区间为174至218元/股,减持套现9.59亿元。

4.JPG

从供需角度来看,到2024年,中国存储芯片市场规模有望突破522.6亿美元,占全球市场的14%,兆易创新发展空间巨大。但目睹“国家大基金”退出,市值的持续缩水,不免让投资者忧心忡忡。

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兆易创新市值下跌是之前价值高估的回调,“国家大基金”退出是对其企业成熟的判定。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梳理截至2020年底兆易创新的机构持仓情况,半导体明星基金诺安在列。并且,私募大佬葛卫东身在公司十大股东之中。

2.JPG

3.JPG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兆易创新在册股东总计117506户,相比上一季度减少2299户,降幅为1.92%。

4月16日晚间,兆易创新年报披露后,由于不及预期,该公司股吧内多数投资者持悲观态度,担心“下周一会跌停”。4月28日,兆易创新将公布一季报,投资者翘首以待另一个成绩单带来的肾上腺素的狂飙。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