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赌性坚强”的曾毓群,被过度解读的宁德时代 | 创造营

作者:林坚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3-26 19:19:42

摘要:在宁德时代(300750.SZ)董事长曾毓群办公室中,挂着“赌性坚强”四个大字。据同为福建人的美团CEO王兴回忆所说,曾经有人好奇问曾毓群,所挂字幅为何不是福建人钟爱的“爱拼才会赢”,曾毓群回答说,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赌性坚强”的曾毓群,被过度解读的宁德时代 | 创造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林坚 陈锋 北京报道

在宁德时代(300750.SZ)董事长曾毓群办公室中,挂着“赌性坚强”四个大字。据同为福建人的美团CEO王兴回忆所说,曾经有人好奇问曾毓群,所挂字幅为何不是福建人钟爱的“爱拼才会赢”,曾毓群回答说,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不同的人对赌字有不同的释意,谁能料想,曾毓群真的赌出了一个大满贯。2017年,宁德时代生产的动力电池在电动汽车上的总装机量成为世界第一,且一直保持到2020年。

嫉妒他的人虎视眈眈,爱他的人抢着入股。宁德时代已不是当初那个简单的“中国电池独角兽”了,而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电池帝国,而其掌门人曾毓群身价更是激增到1200亿元。

财富的故事,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万亿市值近在咫尺却不慎缩水,宁德时代正面临市值之险,从8000亿元高位的下坠。

股民担忧,市场凝视,被时代宠溺的曾毓群以及被过度解读的宁德时代,危机四伏。至此,如何尽可能延长续航,这是曾毓群与宁德时代迫在眉睫的难关。

1111.png

“世界第一”的遐想

资本看到了“世界第一”带来的无限遐想。2020年,资本市场出现了一幕投资者抢着送钱的大戏。宁德时代近200亿元的定增引来38家投资者,国内外知名投行和跨国企业鱼贯而入,但最终只有九家申购成功。其中,“不会做赔本生意”的高瓴资本以100亿元的认购金额拔得头筹,跻身宁德时代前十大股东之列,本田在此次定增中以37亿元拿下宁德时代1%的股份。

从这次抢筹来看,资本们明白,他们与宁德时代的角色划分已经对调,宁德时代不再是被挑选的“猎物”,而是猎人。话语权,掌握在宁德时代的手里。

动力电池系统与锂电池材料是宁德时代的两个主营业务,其中动力电池占了收入的八成。宁德时代已经进入许多国际一流整车企业的供应体系,也是国内少数为国际汽车品牌提供动力电池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宁德时代的合作方有大众、宝马、丰田、长城、吉利、捷豹、路虎等知名汽车厂商,也有蔚来、拜腾、威马等后起之秀。

以2017年为例,搭载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车型多达500余款,占据工信部公布的12批新能源车型目录16%。单在2018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就签下44家整车厂动力电池订单。

曾毓群说,宁德时代推进三大应用市场的突破:第一个是依托动力电池和新能源汽车,摆脱对移动式化石能源——石油的依赖;第二个是依托锂电池储能电站+可再生能源发电,摆脱对固定式化石能源,也就是火力发电的依赖;第三个是用电动化+智能化,来覆盖工程机械、矿山船舶等各个应用领域和场景,为各行各业提供绿色、安全、经济的发展模式。

种种“突破”都透露出宁德时代对于研发的重视,这也是它走在时代前列的秘诀,资本所看中的一点。截至2019年12月,宁德时代公司及其子公司共拥有2369项境内专利以及115项国际专利,正在申请的国内外专利共计2913项。

更甚,宁德时代成立21C创新实验室,研发投入33亿元,计划5年发展1000多人,人员构成以硕博士为主,力争在3至5年内,实现实验室自主创新成果产业化。

在胡润研究院《2017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大中华区120家独角兽企业中,宁德时代以超过1000亿元估值与今日头条、陆金所并列第五,2018年3月又以2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中国10家“超级独角兽”之一。

得益于宁德时代的破圈,曾毓群的身价也猛涨。2018年,曾毓群以400亿元身价排名胡润百富榜第53位,2019年以450亿元位列第57位,2020年以1200亿元位列第24位,名次上升33位。

时代的宠儿

电池厂那么多,为什么是宁德时代脱颖而出?这是许多人反复在问的一个问题。

只能说,曾毓群及他缔造的宁德时代是“时代的宠儿”。能源革命的红利,竞争对手的脱队以及资本的青睐无不推动宁德时代一次次的成功。而坚信“赌性坚强”的曾毓群赌定新能源汽车会有明天,于是坚强在新能源汽车至暗时刻,换来了破圈出道的机遇。

宁德时代脱胎于1999年成立的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这家公司主要做手机用锂电池等,成立不到几年就成为三星、苹果的电池供应商,当时除了开发消费类电子锂电池,该公司也在研发车载动力电池及动力电池管理系统。而这个“副业”就是宁德时代的开始。

由于当时国家法规限制外商独资企业不得生产动力电池,2011年,新能源科技公司的汽车动力部门被剥离出来,曾毓群以此为基础在故乡福建宁德,划地筑墙,栽树建厂,成立了宁德时代。

风口是所有商业故事的开端,宁德时代踩上了节拍。2007年,我国开始考虑以补贴的方式,扶持新能源汽车行业。2008年,开始用“政策+财政”的方式推广新能源车,而新能源车无论是插电混动还是纯电动车,都需要用到大量的电池。

2015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全面爆发,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心脏,在新能源汽车的需求爆发下,成为除整车制造外的另一大赛点。

好风凭借力。根据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宁德时代营业收入分别为57.03亿元、148.79亿元、199.97亿元、296.1亿元、457.8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51亿元、29.18亿元、41.94 亿元、33.87亿元、45.6亿元。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宁德时代都实现了高速增长。

尽管,在这个时间范围里,新能源汽车因为技术问题、使用习惯、补贴变动等多个原因,遭遇巨大扼杀。但由于电池行业具有配套属性,车辆保有量稳定于一个数值范围内,电池行业并未被遗弃,仍然赛道火热。

宁德时代被资本与掌声吹颂,但庆幸的是,曾毓群没有自满。2017年,曾毓群曾给旗下员工群发了这样一封题目为《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的邮件。他用这封信告诫自己、告诫员工:努力思考未来才有出路,风总会有走的那天。

与德国宝马集团达成合作,是宁德时代迈入动力电池领域的第一步,也是决定了它命运的一步。2012年,华晨宝马与宁德时代决定,就华晨宝马规划中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及产品之诺1E的高压电池项目携手展开合作。据坊间消息,这场交易开始的时候,德国向宁德时代发来多达七八百页A4纸的技术要求,技术标准极高极细,本没有人看好这桩交易,但宁德时代顺利完成的操作让人心悦诚服。

由此,宁德时代成为宝马集团在大中华地区唯一一家电池供应商,更是成为国内首家成功进入国际车企供应商体系的动力电池企业。

除了宝马给宁德时代一个机会,宁德时代的主要竞争对手比亚迪也给了宁德时代一个机会。但与前者不同,后者是阴差阳错,无心之举。

新能源车最核心的技术是动力电池,而比亚迪是动力电池江湖的统治者。为了在市场上保持领先优势,比亚迪暂时关闭了动力电池的外销渠道,这给宁德时代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

但与比亚迪生产的磷酸铁锂电池不同,宁德时代选择了造价更高的三元锂电池。在技术与经营模式的共同作用下,宁德时代取代了比亚迪的位置。

后来,比亚迪意识到宁德时代的异军突起,以及行业的变局,比亚迪在2017年将整个动力电池业务从集团里独立出来,采取对外开放的姿态,准备夺回自己在电池市场的地位。尽管目前来看,比亚迪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时间,但亚迪磷酸铁锂“刀片电池”颇受好评已经是业界共识。

宁德时代的故事性建立在中国成为了现今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这个宏观背景上。据业界推定,新能源汽车产业在2025年将达到万亿以上规模。

2020年,政策补贴退坡,加之疫情不确定性存在,导致车辆市场整体疲软,所有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的企业,都在因为惨淡的汽车市场行情而焦头烂额,宁德时代也不例外。

对于这场江湖变天,有的人嗅到了危险之中的商机,有的人害怕裸泳打道回府,而宁德时代算是熬下来了。

靠近万亿市值越来越难

宁德仅是福建省的一个地级市,算不上是什么知名城市。它被更多人知道,缘起宁德时代,缘起曾毓群。

1968年,曾毓群出生于福建宁德岚口村,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子弟,1985年,他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在国企干过,在私企干过,一番周折,才办了宁德时代。

最早的时候,宁德人偶尔会感慨说:“宁德时代好像是突然间出现的。”如今在宁德,多数人都知道有个姓曾的宁德人办厂子,做电池生意,风生水起。一个诺大的电池帝国在宁德人的印象里突然拔地而起。

宁德时代的每一片砖瓦都带着产能的味道。在新能源市场还未迎来爆发元年时,宁德时代就采取整合战略,扩充产能,凡是能直接买下的就不客气地买了,不能买的就参股合资。

去年12月29日,宁德时代连发三份扩建、投资公告,分别位于江苏、福鼎、宜宾生产基地,涉及资金390亿元;今年2月2日,宁德时代继续投资290亿元建设广东肇庆、四川宜宾、福建宁德三个电池项目;2月25日,宁德时代又投资105亿元扩建江苏省溧阳市中关村高新区生产基地。据计算,三次扩建投资金额总计高达785亿元。

目前,宁德时代拥有五大生产基地,分别是国内的福建宁德、青海西宁、江苏溧阳、四川宜宾,以及德国的埃尔福特。据某垂直媒体不完全统计,宁德时代2020至2023年预计投产的项目产能已达257.6GWh。有市场人士分析说,5年后,宁德时代建成的产能将是其2020年出货量的10倍。

宁德时代利用产能确定版图,而奉行的概念主题“新能源”如今从某种程度上象征着财富。在2020年胡润百富榜上,有8个与宁德时代关联的富豪进入榜单,且累计财富总额高达2350亿元。

尽管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前景巨大,加之宁德时代到目前也获得了非常庞大的物质钱财,但宁德时代还是陷入了内忧外患的境地。

内忧来看,鉴于市场是检验优劣的唯一标准,宁德时代的劣势开始浮现。数据显示, 2019年宁德时代的营收增长率为54.6%,净利润增长率为35%,而在2020年三季度财报中,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06%,净利润同比下降3.10%。而且,因为宁德时代主推的811电池屡次发生疑似自燃事件,宁德时代对各家整车厂商的供应比例出现了不同程度下滑。

与市场获利相比,宁德时代对于政府补贴也比较依赖。据同花顺iFinD显示,2015年至2019年,宁德时代共计收到政府补贴18.5亿元。以2019年为例,宁德时代收到政府补贴6.46亿元,是宁德时代净利润的14%,2018年这个占比超过了15%。

与此同时,尽管宁德时代高度重视产品和技术工艺的研发,并在2019年研发投入了近30亿元,基数及占比远高于国内平均水平,但宁德时代擅长的三元电池在行业分析师们看来,更倾向认为是其已经达到瓶颈。一些整车企业开始寻找更为稳妥的技术路线,例如被寄予厚望的但尚需时日的固态电池(包括半固态电池),以及前文所提到的磷酸铁锂电池。

其实宁德时代在固态电池技术研发方面也有领先之处,但多个消息传说,宁德时代内部对于固态电池的态度相对保守。曾毓群也说过,“目前车规级的固态电池在能量密度上还不如我们的锂离子电池”。有业界研报坦言,谁抢先开发出固态电池技术,就会是对宁德时代的颠覆。

另一方面,动力电池从产品立项到实现销售周期较长,考虑到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与其借助他人,不如靠自己,未来越来越多的车企也开始进行自主生产,比如吉利科技集团,它就投资了300亿元建设年产能42GWh的动力电池项目。

此外,宁德时代的朋友圈确实是遍布全球,可由于宁德时代的电池主要销往中国本土,海外营收占比不到5%,随着新能源电池的销量下滑,国际竞争对手的招兵买马(例如LG化学),如何拓展海外市场也是宁德时代的一大难题,可以说,宁德时代被困于国内市场。

《华夏时报》记者曾在2019年尝试接近采访曾毓群及宁德时代,但由于他是一个不大喜欢接受采访的企业家,所以并没有成行。这或许与闽企、闽商长年以来的经商习惯有关。

但在某种程度上,宁德时代却又是一家“高调而瞩目的,被过度解读”的一家企业。在外界看来,宁德时代承载了中国电池企业崛起的众望以及价值投资的美好愿景,所以其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被无限放大。

当前,那么多双眼睛在盯着曾毓群与他的帝国,尤其宁德时代的市值从历史最高点8000亿元开始下滑,到如今7000亿元出头。万亿市值离宁德时代好像越来越远了。

曾毓群会放弃吗?他还在“赌”吗?这又是一个在市场反复被问及的问题,毕竟,曾毓群是世人眼中“会做生意的福建人”,无比坚强,宁德时代还很昌盛。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