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湖南省联社首提成立理财子公司构想 以长沙农商银行为申请主体?

作者:刘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3-19 16:20:21

摘要:因提出成立理财子公司的构想后,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被推入聚光灯下。

湖南省联社首提成立理财子公司构想 以长沙农商银行为申请主体?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因提出成立理财子公司的构想后,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称湖南省联社)被推入聚光灯下。

近日,在湖南省联社召开的全省农信系统理财工作推进座谈会上,湖南省联社党委委员、副主任邓师辉在会议上表示,“争取监管政策支持,成立理财子公司。”

此言一出,令业内哗然。因为在省联社层面上,湖南省联社是全国首家提出要成立理财子公司的省联社。

既没有先例可循,也没有经验可鉴。那么湖南省联社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湖南农信系统是我省存贷款规模最大、服务客户数量最多、与地方经济社会民生联系最紧密的金融机构,但是在理财服务方面却长期缺位,在湖南农信新一轮的改革与发展征程中,必须积极突破这一业务瓶颈。”邓师辉表示,“开展理财业务对引流客户、抓存揽储具有良好的促进作用,能有效促进存款客户和存款规模的增长,利用理财产品承接一部分高息存款客户的需求,也能较好缓解存款结构矛盾。”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12月,中国银保监会正式发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鼓励并支持商业银行通过设立理财子公司的形式开展资管业务。

而省联社不是商业银行,不具备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的资质。

对此,记者多次拨打湖南省联社相关电话,了解其具体做法和规划进展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省联社欲成立理财子公司

随着财富管理行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银行理财子公司和中外合资理财公司加速入场。目前已有25家理财子(孙)公司获批筹建,其中20家已正式开业。包括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和农商银行。

而近几年农信社改革也如火如荼地进行,其中省联社改革或成为农信社改革的重点。

据悉,省联社是全国大多数省份农信社改革过程中的历史产物。原因是各省内农信社、农商行共同入股成立的地方性金融机构,同时又代表各省级政府负责行使对农合机构的指导、协调、服务和管理职能。

关于改革的政策,在2020年6月,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监管评价办法(试行)》,提出“因地制宜对农村信用联社和农村合作银行实施股份制改造”。

而湖南省农信系统要成立理财子公司,需先改制为省级农商行或省农商联合银行。

去年12月,湖南省联社官网就曾发布消息称,湖南省农信联社召开全省农商银行股东代表座谈会。会上,长沙农商行、浏阳农商行等10家农商银行股东进行建言献策中,有些股东提到了有关“建设省级农商行”的建议。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表示,“省联社主体资质不符合。省联社改革的方向和模式,目前讨论较多的有四种:一是成立统一法人的农商行,二是改制为金融服务公司,三是改制为金融控股公司,四是组建省农商联合银行。”

“改制后,作为商业银行再申请成立理财子公司是符合现有的监管政策。” 董希淼补充道。

虽然记者并未得到湖南省联社的回复,但是从其座谈会上的讲话,已表明湖南全省农信理财业务要坚持“三步走”战略,即:实现全省农信系统代销长沙农商银行理财产品;依托长沙农商银行资管平台,打造财富管理中心;争取监管政策支持,成立理财子公司。

对于省联社牵头成立理财子公司是否行得通?资深信托理财师武苏伟对记者表示,近几年农信社都在进行改革,然而面临的问题首先是政策支持,其次是各大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竞争。“因此未来,一方面要提升银行自身科技含量,方便客户;另一方面,银行需要提升服务质量,提供更加便捷便利的理财服务,才能留住客户,保证存贷款规模。”

中小银行如何应对?

值得注意是,此番湖南省联社座谈会上有23家农商银行与长沙农商银行签订理财代销协议,建立理财代销合作关系。是否意味着湖南省联社要从长沙农商银行入手去推进理财子公司的成立呢?

董希淼表示,“目前看还不一定,因为长沙农商银行资管规模偏小。”

他进一步指出,“成立理财子公司最低注册资本要求是10亿元。这直接消耗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对资本充足率带来影响,同时还可能削弱银行其他业务拓展能力。在理财子公司投入资本10亿元,就意味着银行将可能在其他业务上收缩规模。极端情况下,银行将不得不收缩100亿-120亿元信贷规模。随着对实体经济服务力度加大、表外业务‘回表’以及资本约束加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压力越来越大,中小银行问题更突出。”

据官网信息显示,长沙农商银行是经中国银监会批准,由原湖南望城农村商业银行、长沙雨花农村合作银行、长沙天心农村合作银行、长沙芙蓉农村合作银行、长沙开福农村合作银行合并组建的金融机构,于2016年9月正式挂牌成立,是湖南省唯一一家省市共建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注册资本50亿元人民币,176个营业网点覆盖长沙城乡。

2020年3月,长沙农商银行曾因股权问题收到银保监会湖南监管局出具的一张50万元处罚单。处罚决定书显示,长沙农商行存在对股东入股资金来源审查不严格,贷款资金被挪用于入股该行;未按要求严格审核股东资质并向监管部门报告两宗违法行为。

此外,在2020年12月11日,银保监会公布的第二批银行重大违法违规股东案,名单中包括长沙农商银行的股东红建置业。

因股东涉黑,其所持有的长沙农商银行1000万股股权进行拆分变卖,此前该股权已通过司法拍卖,但两次拍卖均以流拍告终。随后,该股权处置方式由拍卖改为变卖,变卖周期为60天。

由于不合格股东的进入,使得长沙农商银行业绩低迷。

据长沙农商银行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长沙农商银行净利润连续三年下滑,分别为14.89亿元、14.58亿元、14.03亿元。

与此同时,长沙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持续增长,2017年至2019年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01%、1.27%和1.42%。报告期内,拨备覆盖率也连续三年下滑,分别为327%、247.86%和212.26%。

此外,2019年数据显示,长沙农商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69.80 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50.09%。可见,长沙农商银行在发力小微金融。

对于中小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市场一直存在不同意见,尤其是对于中西部地区的城商行、农商行。业内人士表示,这些地方的城商行、农商行,缺乏构造资产端的能力,也不具备投研能力,而优势可能仅在于地方分支网点较多。

董希淼也指出,如果参照信托公司监管标准,理财子公司10亿元净资本约能支持1000亿-1500亿元理财规模。所以,如果银行理财规模小于1000亿元,那意味着成立理财子公司之后其业务不够饱和,影响资本使用效率。“此外,如果理财产品总净值规模低于银行总资产规模11.4%,成立子公司并不能帮助银行提升理财投资非标资产能力。”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