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三大“把关不严”的保荐机构:“带病闯关”业内头部中招,曾称将打造“航母级”券商 | 315专题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3-12 18:59:54

摘要:截至3月10日,2021年过去两个多月,科创板和创业板已经有60家注册制公司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材料,前者22家,后者38家。

三大“把关不严”的保荐机构:“带病闯关”业内头部中招,曾称将打造“航母级”券商 | 315专题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截至3月10日,2021年过去两个多月,科创板和创业板已经有60家注册制公司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材料,前者22家,后者38家。

《华夏时报》记者统计数据显示,60家公司中,10家由中信证券(600030.SH)保荐,数量排名第一,成撤回的“重灾区”。紧随其后,中信建投(601066.SH)有5家保荐项目终止,国信证券(002736.SZ)有4单遭终止。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每家撤材料的公司情况不同,但保荐机构作为市场的“看门人”,多少都有过错,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

证监会和沪深两个交易所也就近期情况称,将通过坚决和有效手段压实发行人及中介机构责任,避免“带病闯关”,提高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

0000.png

中信证券“中招”

撤回材料的60家公司中,有6家已经不是首次冲刺IPO了,其中4家均由头部券商中信证券承揽,分别是创智和宇、恐龙园、佛朗斯、星诺奇。

创智和宇2017年12月被抽中进行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检查;两周后,便结束了这段为期6个月的IPO之旅,公司甚至没来得及更新招股书。

恐龙园在近4年的时间里三次冲刺IPO失败,前两次是因业绩、销售模式以及偿债能力被否,这一次自称是受疫情影响,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滑。

佛朗斯之前撤过科创板的上市材料,此次拟在创业板上市发行,公司在面对深交所对这一问题的问询时解释称,主业科创属性不突出,但主营业务租赁仍然被上市委质疑不符合创业板定位。

多次申报IPO的公司有不足,中信证券承揽的首次冲刺IPO的公司也存在各种问题。

柔宇科技拟募资144.39亿元,成为继中芯国际之后,科创板拟募资金额第二高的企业,而其收入仅为中芯国际的百分之一。

上交所在对天士生物的问询中直接要求其重新梳理招股书,避免出现遗漏或误导。

尚沃医疗的上市申请是被中信证券撤回的。撤回前,公司收到了上交所的自律监管函,称尚沃医疗存在信息披露不规范情形。

事实上,2月时,中信证券还因存在个别IPO保荐质量不高等行为,被证监会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要求其对投行等三大业务深入整改。

值得注意的是,2月26日,中信证券发布配股预案公告称,公司拟按照每10股配售不超过1.5股的比例向全体A股和H股股东配售,本次配售股份数量不超过19.39亿股,配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280亿元。中信证券信誓旦旦地表示,公司欲打造“航母级”券商。

头部券商标准放低

中国证券业协会今年发布了两次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共抽到22家公司进行现场检查。这22家公司中,2家与上述3家保荐机构主动撤回上市材料的名单重合,分别是中信证券的柔宇科技,中信建投的蓝科环保。

中信建投保荐的华剑智能在IPO过程中,公司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依据及合理性等问题一直是审核的重点。一位投行人士告诉记者,这应该是券商在筛选、承揽IPO项目时的考查标准之一。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监管层曾指出过国信证券某IPO项目的问题,但国信证券并未按照要求整改,导致被监管部门以现场检查的名义直接劝退。

《华夏时报》以采访函的形式询问上述3家券商,为何多个保荐项目主动撤回发行申请,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具体回复。

记者辗转从其中一家券商了解到,公司向投行相关人员核实过,所列都是事实,但无法进行详细回应。

一位投行人士告诉记者,核准制时期,一般保代一年做一个IPO和两个再融资项目工作量就已经很大了,但在注册制下,很多人一年要做四五个IPO项目。中信证券、中信建投这样的头部券商,虽然面对拟上市公司时的选择权更大,但在这样的背景下,也开始“走量”,筛选项目的标准自然会降低。

为投资者把好关

科创板和创业板施行注册制,上交所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注册制以信息披露为中心,审核的目的是尽可能将一家真实的公司通过信息披露呈现在市场面前。

刘俊海表示,从文义解释看,“保荐”就是“保证加推荐”的意思,保荐机构的主要使命是扭转投资者与上市公司申请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局面,保荐机构的主要使命在于为潜在的公众投资者站好岗,把好关。

刘俊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虽然保荐费用由拟上市公司支付,但保荐机构不能有奶便是娘,不能谁给钱就给谁办事。要有职业底线,对法律有敬畏之心。

他进一步表示,羊毛出在羊身上,保荐费用最终由该公司的公众投资者承担,股民才是保荐人的真正衣食父母。所以保荐人是广大股民的受托人,而非拟上市公司的受托人,保荐人应当面向股民尽责。遗憾的是,在实践中,不少保荐机构和保荐代表人在接受拟上市公司申请人委托之后往往与其恶意串通,共同欺诈投资者。不少保荐代表人只管签字,只管领钱。

2月2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就IPO申报企业情况答记者问时称,目前发行人、中介机构等对注册制的内涵与外延理解不全面、对注册制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关系把握不到位、对注册制与交易所正常审核存在模糊认识。证监会将通过坚决和有效手段压实发行人及中介机构责任,避免“带病闯关”,提高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