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A股异闻录(上): “疯狂石头” 不再滚动,“海底银行”无法吐钱,上市公司渴望“改命”

作者:林坚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1-08 21:27:55

摘要:文章择拣部分2020年A股上市公司趣闻,汇成《A股异闻录》上下二篇,以示阅者。

A股异闻录(上): “疯狂石头” 不再滚动,“海底银行”无法吐钱,上市公司渴望“改命”


文/林坚

“他走了,带着千愁万绪走了。”魔幻的2020年。

在这一年,A股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股民数量突破1.76亿、上市公司总市值增至近80万亿元……赞叹,泣涕,揶揄,助威,质疑之声不绝于耳。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实体经济与资本市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作为A股的中流砥柱,4000多家上市公司经历了共同的疫情梦靥,尝下了不同的酸甜苦辣。在此过程中,衍生出千奇百怪的资本异闻。

本文择拣部分2020年A股上市公司趣闻,汇成《A股异闻录》上下二篇,以示阅者。面对雷人的情节,刷新三观的故事,哭笑不得是第一观感,细细品味,则是耐人寻味的资本市场运作逻辑,个别上市公司的无良套路,还有部分上市企业渴望发展的宏愿。

造假、打假一应俱全

2020年的最后一天,被称为第三代半导体概念股中“疯狂的石头”的ST金刚(即豫金刚石,300064.SZ)停止了“滚动”。中国证监会通报了该公司信息披露违法案件的调查情况。

经查,ST金刚涉嫌重大财务造假,2016年至2019年财务信息披露严重不实:连续三年累计虚增利润数亿元;未依法披露对外担保、关联交易合计40亿余元;实际控制人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3亿余元。

中国证监会称,该案是一起上市公司长期系统性造假的典型案件,涉案金额巨大,违法性质严重,市场影响恶劣。证监会将依法严肃追究相关单位和个人的违法责任。

金刚石是第三代半导体的主要原料。资料显示,ST金刚主要产品为人造金刚石单晶(普通单晶)和大单晶金刚石,具有人造金刚石合成工艺、设备、原辅材料的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以人造金刚石产能计算,ST金刚位列全国第三。

图为ST金刚近半年的股价走势,下滑成了主调.png

图为ST金刚近半年的股价走势

“疯狂的石头”财务造假的问题从年初开始显露。2020年4月3日晚,该公司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及业绩快报修正公告,修正后业绩预告由同向下降变为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利6743.80万至9634.00万元变为亏损45亿元至55亿元,上年同期盈利9634.00万元。主要原因为根据期后事项,以及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等影响,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增加预计负债确认和对存货计提跌价准备,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应收款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公告发出4天之后,豫金刚石被立案调查,创下中国资本市场立案调查最快纪录,也是监管针对2019年年报涉嫌业绩变脸的首单立案处置。

2020年下半年以来,ST金刚屡次被监管点名,但公司一开始拒不回复相关问询函与关注函。2020年11月2日,公司终于回复深交所承认存在资金被动流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和违规担保的情况,并已触及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11月4日起,该公司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豫金刚石”变更为“ST金刚”。

“海底银行”不再吐钱

在2020年的A股市场,疯狂的除了石头,还有海鲜。6月24日,“扇贝跑了”、“扇贝死了”、“扇贝到底去哪儿了”的獐子岛(002069.SZ)闹剧终于告一段落。

证监会发布消息称,借助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对獐子岛27条采捕船只的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第三方机构还原真实航行轨迹和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公开资料显示,主营业务为虾夷扇贝、海参、鲍鱼等海珍品育苗、养殖、加工、销售的獐子岛曾被誉为“黄海深处的一面红旗”、“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曾在2016年上市后两年时间内夺冠A股股王,是2020年A股热搜榜的常客。

2014年开始,该公司扇贝先后多次经历巨变,产品大量夭折,财报对此解释的口径前后发生多次变化,业绩数值更是诡变。

根据公告,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顶格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

但目前来看,财务造假或存在反转可能。獐子岛原董事长吴厚刚于2020年年末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证监会发起行政诉讼,希望法院判决撤销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

记者留意到,因财务造假被处罚的还有“双康”。2020年5月14日晚间,千亿市值中药大白马股ST康美(即康美药业,600518.SH)财务造假案正式尘埃落地。证监会认定,2016年至2018年期间,ST康美虚增巨额营业收入,通过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将不满足会计确认和计量条件工程项目纳入报表,虚增固定资产等。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还非经营性占用资金。

最终,该公司被证监会处以顶格处罚60万元,主要责任人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并且公司及相关人员的涉嫌犯罪行为被移送司法机关。

市值曾近千亿的大白马股ST康得(即康得新,002450.SZ)也因四年虚增利润115亿被证监会处以60万罚款。实控人、被誉为“材料界任正非”的钟玉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被罚款90万,其他相关当事人也都分别处以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措施。

ST康得主要从事先进高分子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新材料、智能显示和碳纤维复合材料等。根据官方通告,该公司在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来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

A股除了扇贝不见之外,还有广州浪奇(000523.SH)的存货“失踪”事件。根据该公司在2020年9月27日晚发布的公告称,公司及子公司在江苏鸿燊公司瑞丽仓、江苏辉丰公司辉丰仓库存货物不翼而飞,账面价值合计为5.72亿元。

针对离奇失踪的存货,涉事三方各有说辞。广州浪奇称存货进了两家公司的仓库,但两家公司却矢口否认。

5.72亿元是什么概念呢?广州浪奇自1993年上市以来,截至2020年上半年,获得的净利润总额才达到4.19亿元。如此一来,存货丢失的价值数额相当于一下子将公司上市以来所有的利润全部赔没了。为此,《华夏时报》记者联系该公司董秘办,该公司董秘表示,存货去哪的问题还在调查中,目前并未有新的进展。

“矢口否认”这个词还可以放在“仙股”*ST兆新(即兆新股份,002256.SZ)身上。因为该公司年报遭遇自家董、监、高的集体“否定”。

图为*ST兆新年报的截图.png

图为*ST兆新年报的截图

2020年4月24日,*ST兆新披露了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五位董事、三位监事及四位高级管理人员均声明,无法保证公司年度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此外,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和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鉴证报告。

受消息面影响,*ST兆新成为传统意义上的“仙股”。在无法保证年报真实性的糗闻发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该公司就开始跌停,且连续11个交易日跌停,股价从1.58元/股下跌至0.9元/股,累计跌幅达40%。对此,监管部门出手,要求公司重新编制2019年年报,审计机构重新审计,董事会、监事会重新审议。

图为2020年4月27日起,*ST兆新遭遇11连阴.png

2020年4月27日起,*ST兆新遭遇11连阴

除了财务造假,上市公司也有热衷打假的。备受投资者青睐,红极一时的A股MCN龙头星期六(002291.SZ)就上演了一出子公司真高管手撕“假高管”的戏码。2月19日晚间,在华创证券组织的一场电话会议中,有“专家”假冒星期六旗下公司遥望网络高管,被星期六董秘当场拆穿。随后,该事件迅速在网络发酵,华创证券对此回应称会议邀请的专家曾担任过遥望网络某平台的产品经理,但并没有掌握和核实其已从遥望网络离职的信息。

黑客入侵取钱,公司更名改命

2020年的A股公司,前有董监高“自砸家门”,后有黑客从外入侵。*ST金洲(即金洲慈航,000587.SZ)就是一个鲜活的案例。

据年报显示,该公司实体经营直营门店深圳金叶展厅2019年度实现营业收入2106万元,实现营业利润却达到了6700万元,利润是营收的三倍,这非常不符合常理。在深交所的连环追问下,*ST金洲表示是因为“服务器被黑客攻陷并勒索金钱”,会计在重新制作账套时错将坏账当发出商品,因此导致存货和营业利润科目数值有误。

2020年6月似乎是黑客最活跃的时期。在该月的16日,世龙实业(002748.SZ)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财务主管人员遭遇电信诈骗,导致公司银行账户内的298万元人民币通过网络被盗取。紧接着过了几天,6月23日,京投发展(600683.SH)也发布公告称,子公司银泰置业财务人员遭遇犯罪团伙电信诈骗,导致银行账户内2670万元于6月22日通过网络被骗取。

黑客忙碌到了年尾,这一次瞄准得的是外币。11月5日,易拉盖设备制造商的斯莱克(300382.SZ)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斯莱克国际有限公司遭遇犯罪团伙电信诈骗,导致斯莱克国际银行账户内的205万余美元(彼时折合人民币约为1355万元)通过网络被骗取。而根据斯莱克三季报,第三季度上市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约1472.6万元人民币。此次斯莱克国际被诈骗的205万美元约等于上市公司近三个月赚的“血汗钱”。

如果说,黑客入侵是上市公司的运气使然,防不胜防,那改命就是部分上市公司的奋斗目标,具有主观能动性,且为之疯狂。为此,一套玄学在A股上市公司中流传开来——更名或可改命。

譬如,湖南盐业(600929.SH)更名为“雪天盐业”,原因是原有名称地域色彩明显,不利于公司拓展全国、国际业务,也不利于开展行业合作整合以及借助资本市场影响力,提升品牌价值;现在认真养猪的巨星农业(603477.SH)原名叫振静股份,是做皮革生意的;泉阳泉(600189.SH)从吉林森工改来,更名后实现6日大涨,股价还刷新了三年新高……

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在2020年更名的A股上市公司有264家,其中多数企业是ST股。

北京市知识产权专家库专家董新蕊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上市公司改名操作并不复杂,只要董事会三分之二以上董事同意,提交证监会审批通过即可。

在长达有264家更名企业的名单里,记者发现约有四成企业更名前后有巨大差别,主营业务发生根本性或微小变化,例如新界泵业(002532.SZ)变更成天山铝业,汉鼎宇佑(300300.SZ)变更成海峡创新等等。

在曾做过立白集团品牌经理,现任深圳市某公司CEO的伍岱麒看来,从品牌角度分析,她认为名字对命运有一定影响。

“假如我们把创始人当作是企业或品牌的‘父母’的话,那名字代表着他对企业的期望和愿景(就像我们父母给起名字一样),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企业的使命及未来方向。而对消费者对大众而言,名字代表着大家对企业对品牌的第一印象,朗朗上口又能传递出一定价值及含义的名字,无疑更容易获得大众的喜欢。”伍岱麒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道。

注册国际投资分析师(CIIA)陈东华对记者表示,上市公司改名更多体现在突出主业或者借壳重组后。从历史的数据来看,短期内大概率对股价有正面冲击,长远看会回归到企业的真实业绩上。随着市场制度的规则化以及投资者成熟,风格偏移,改名的效应或许慢慢淡化,企业的股价最终还是体现在业绩与增长,还有市场资金偏好之上。

而德邦基金首席市场分析师吴煊则告诉记者一个“真相”:“通过那么多年的历史证明,改过名或者经常改名的上市公司其结果往往不如人意。”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