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不良反应频发,被医保重点监测:中药注射剂还有未来吗?

作者:王瑜 于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1-28 11:00:16

摘要: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史立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中药注射剂缺乏安全性和有效应的评价标准,并且屡次出现安全问题,在医保控费的大基调下,市场规模会越来越小。

不良反应频发,被医保重点监测:中药注射剂还有未来吗?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近日,某医院药事管理与药物治疗学委员会的决议在业界流传。该决议要求将中药注射剂从该医院常备目录中剔除,中成药保留30个品种,辅助用药保留5个,且两类药品均降价20%。

中药注射剂一直广受诟病,一方面因不良反应频发,安全性存疑;另一方面医保支出大,是目前医保监测的重点药品。上述医院决议也让中药注射剂再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

米内网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中成药销售额超过2830亿元,增速首现负增长,尤其是部分中药注射剂产品销售额增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自2019年起,包括浙江、青岛、江西、赣州、威海等多地陆续公布的重点药品监测目录中,都可见中药注射剂的身影。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史立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中药注射剂缺乏安全性和有效应的评价标准,并且屡次出现安全问题,在医保控费的大基调下,市场规模会越来越小。

安全性评价是当务之急

上文提到的某医院停用中药注射剂并不是孤例。去年,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平台发布了《兴安盟已停止使用的55种辅助用药目录》,其中显示25个中药注射剂被停用。

除此之外,去年浙江省卫健委印发的《浙江省第一批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的通知》中,共计32个品种,12个新增品种中有9个为注射剂,且以中药注射剂为主。威海市公布的第二批重点监控药品清单里,包括清开灵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喜炎平注射液、参麦注射液等85个大品种。

2019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江苏康缘药业董事长肖伟建议,对中药注射剂安全性的质疑是目前社会和舆论关注的焦点,解决中药注射剂的安全性评价是当务之急。对于中药注射剂中不良反应高、安全性差的品种,应尽快建立退出机制。

史立臣回忆说,2017年前有关部门曾讨论过建立中药注射剂临床再评价标准,但是因为反对声音太多而不了了之。

不少知名医生在社交平台实名抵制中药注射剂。复旦儿童医院医生黄剑峰在微博上告诫家长,中药提纯相当困难,因此注射剂内的杂质会加大不良反应几率,另外药物有效性也存疑。医学科普网站丁香园上甚至有医生建议患者在病历本上注明“对中药注射液过敏”。

对中药注射剂安全性和疗效的质疑由来已久,但也有一些产品销售规模在2019年前一直处于增长态势。以被卷入众多法律纠纷的中药注射剂醒脑静为例,其创造了年销售额50多亿的神话。

根据裁判文书网数据显示,有关醒脑静的贪污受贿案件21起。其中贪污罪2起,受贿罪14其,单位受贿罪2起,行贿罪3起,介绍贿赂罪2起。

例如,在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披露的湖北省京山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及医生等人受贿案中,所涉药品就包含醒脑静注射剂。医药代表提供证词:“为了更好销售其代理的药品,找到医生后约定回扣比例为每支10ml的醒脑静回扣为12元、5ml的6元。”

而近期业内广为流传的医药代表举报信,也涉及醒脑静注射剂。举报信中提到,10ml醒脑静注射剂的提成率在40%左右,医生临床费为14.5元。

研发投入不足

值得一提的是,在研发投入方面,多家企业中成药的研发费用偏低。

以醒脑静为例,其生产企业共有三家,分别是:无锡济民可信山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大理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天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其中,大理药业(SH:603963)为上市公司,其生产的醒脑静注射剂市占率排名第二。该公司的主要产品分为心脑血管领域和消化系统领域,具体有“中精牌”醒脑静注射液、参麦注射液、亮菌甲素注射液。2019年两大领域销售量同比下降17.41%和90.47%。对此,公司解释为,醒脑静注射液和参麦注射液之前在地区基层终端市场销量较大,但后来受医保“仅二级及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可使用”的政策限制,基层终端市场销售严重萎缩。

大理药业今年前3季度营收1.62亿元,同比下降29.36%;净利润483.52万元,同比下降67.15%。

不过大理药业毛利率仍保持在75%左右,销售费用是其主要成本。2019年销售费用为1.84亿元,占总营收的62%;研发费用仅220万元,研发投入仅占总营收的0.76%,研发人数仅8人。

两票制、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DRG试点等一系列医疗政策,让中药注射剂从过去医保支付里的“大块头”,逐渐边缘化。业内不少专家也纷纷呼吁出台对中药注射剂的评价标准,让安全性不明、治疗效果不明的某些注射剂尽快退出市场。

记者就研发费用等问题联系大理药业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