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连云港250家化工企业集体停产两年实地探访:至今难复工,投入数百亿整改能否一次性还清“历史欠账”?

作者: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1-27 09:55:22

摘要:灌南县化工园区管委会主任卢凯富回应本报记者称,按照市里的要求,从2017年起,灌南化工园区陆续关闭了三分之二的企业,目前还剩25家企业继续停产整顿、等待复产。“这几年,县财政陆续投入近30亿元对园区的污染、安全等基础设施进行整顿,还剩下25家企业不符合复工条件,管委会也心急如焚。”卢凯富说。

连云港250家化工企业集体停产两年实地探访:至今难复工,投入数百亿整改能否一次性还清“历史欠账”?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连云港摄影报道

一排排红墙厂房错落有致,几条高等级公路纵横交错,道路两旁或亭台轩榭或绿地水塘,既古典又现代。突然,一股刺鼻的气味迎面扑来,似乎在强烈提醒你已进入连云港灌南县堆沟港镇化工园区了。

这家诞生于2003年的化工园区,落户在江苏省盐城市与连云港市交界处的灌河河口上。此前,灌河两岸先后建起了包括盐城市响水化工园区、连云港灌南化工园区在内的4个化工业集中区,进驻那里的数百家化工企业改写了当地的贫困状况,却也把那里污染得一片狼藉。

提起连云港,近几年连云港化工园区的名声,远超出5A级景区“花果山”。40多年来,凭借水路交通的便利和区位优势,化工业在连云港经济发展中变得不可或缺。

《华夏时报》记者11月18-20日的实地调查证实,连云港市所辖的灌云、灌南两县化工园区(下称两罐化工园区)超过250家(灌云135家、灌南120多家)化工企业因被要求“停业整顿”持续两年多,至今未复工。其间,有些企业整顿完打算复工,但因一年多得不到验收只能继续等待。至此,长达2年之久的停工导致大量化工企业严重亏损,濒临倒闭。

这个具有显著地理优势的化工业集聚地出现大规模“集体停工”,且整顿后却等不到监管部门的验收,有可能复工却不给复工,原因何在?

灌南县化工园区管委会主任卢凯富回应本报记者称,按照市里的要求,从2017年起,灌南化工园区陆续关闭了三分之二的企业,目前还剩25家企业继续停产整顿、等待复产。其余已经整顿完毕的企业,监管部门尚未验收。“这几年,县财政陆续投入近30亿元对园区的污染、安全等基础设施进行整顿,还剩下25家企业不符合复工条件,管委会也心急如焚。”卢凯富说。

1.jpg

企业停产 园区空寂两年多

一条5米宽的水渠,水是黑色的,漂浮着浓浓的泡沫,刺鼻的气味令人窒息。远处的池塘,水也是绿色的,但不是自然的绿,“水里什么都没有。”村民肖女士指着池塘对记者说。

4.jpg

进入灌南化工园区,本报记者体会到即使车窗紧闭,也会钻进刺鼻的气味。园区公路两边都是工厂,一家挨着一家,或“药剂”、或“制药”、或“化工”等字样的工厂飘过。很多工厂的烟囱没有冒烟,3公里的路上仅看见一家工厂冒着几缕白烟。一名保安告诉记者:“还没复工。”

3.jpg

记者每走一家化工企业,能感觉到不同难闻的气味。“我经常在这一带拉客,气味呛人得很,海水都被污染了,每次涨潮就会把园区的污水带到海里,所以,你未必能看到污染。”出租车司机边说边摇头。

5.jpg

本报记者调查证实,正因为污染,两罐化工园区超过250家化工企业被集体停产整顿。

说起此事的开端,时间回到2018年4月,江苏省环保厅下函责令由于两灌化工园区因“非法排污等环境问题”停产整顿。历经1年整顿后,有几家企业进行了短暂复工。但好景不长,2019年3月21日连云港近邻盐城市响水县发生“3•21”爆炸事故,损失惨重,两罐化工园区再度停产。到了2019年底,很多化工企业怨声载道,“不能拖了,不复工就只有死路一条”。

记者驱车深入灌南化工园区,目睹昔日繁盛景象已然淡出,只见眼前一片凄凉。一栋栋“漂亮”的厂房,或破或无的玻璃墙内一片狼藉;厂房红墙重度风化,卷起的墙皮仿佛立刻就要掉下来,墙外金属楼梯锈迹斑驳,设备被搬走的痕迹隐约可见。“绝望的供货商,还有被欠薪的职工,一哄而上,拆呀搬呀,洗劫一空。”当地市民朱先生说。

大企业还在苟延残喘。在采访中,亚邦股份董事会某成员透露,去年靠着库存还能勉强度日,今年一直在连续亏损。2020年以来,因停产整顿时间过长,企业开始出现较高负债,紧急情况下,只能高息借贷度日。

按照江苏省关于灌河口突出环境问题整治精神要求,从 2018 年 4 月 28 日起集中整治,所有企业一律停产整治,未通过复产审批的企业不得擅自复产。同日,亚邦染料公司部分下属子公司收到灌南县告知书,要求开展环保集中整治,并整改到位。

直到2019年底开始,很多企业主动找到领导,希望早日批准复工。同年12月17日,亚邦集团董事长许小初带了33家企业“恳请连云港市政府尽快开展复产验收”的联名报告,找到连云港市委书记,书记当即指示“立即开展复产验收”。

随即,灌南相关部门到企业验收。2020年1月20日灌南县政府网上发布消息称,4家企业通过验收,待市里最终审核。意外的是,包括这4家在内的企业至今未通过复产。

对此,连云港市委宣传部解释称:到2020年8月份,化工园区关闭企业的工作只完成了40%左右,远远落后序时进度。据媒体报道,在2019年4月的连云港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一位政府负责人明确要求,“两灌”企业完不成关闭企业的数量,即使有企业符合验收条件,也不能复工复产。

“在完成关闭序时进度前,县里仍不能向市里申报复产审核。”11月20日,连云港市工信局办公室负责人朱卓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复产难 环保治污路漫漫

据《连云港市政府办公室关于做好灌云灌南化工园区化工企业复产工作的通知》(连政办发〔2018〕127号)文件要求,积极组织整改达标企业有序复产,切实整改问题隐患。

复产程序却极为复杂。上述127号通知称,对于获得连云港市环保、安监、消防部门出具“同意复产”意见的化工企业,经过市经信委行文上报市政府批复同意后,由县政府组织实施。长期以来,两罐化工园区“捡到篮子都是菜”式的盲目招商,结果是:环境问题成为心腹之患。对地方政府来说,这些化工园区过去是作为“香饽饽”请进来的,但现在却成为烫手山芋,隐患无处不在。

本报记者走访得知,当地老百姓都希望“把化工企业关掉,太臭了”,但官方的态度却是“两手抓”,保留高端、淘汰低端,要么强制关闭,要么治理转型。

“只要企业符合复产条件,就会组织验收复产”。本报记者在连云港采访期间,无论是两罐化工园区负责人,还是市、县工信局有关负责人,均明确表示“希望企业能够早日复工复产”。多家受访企业抱怨,从今年4月以来,他们多次向管委会、县政府递交复产验收申请,却迟迟得不到回应。

为何无人去验收?多家企业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自盐城“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后,“领导怕被问责,不愿签字”。此次整治,仅盐城和连云港涉及的停产化工上市公司或子公司就超过20家,波及农药、染料等行业。

“审核进度,决定着涉事化工企业的命运,影响经济发展”。本报记者了解到,自响水“3•21”爆炸事件后,灌南化工园区被彻底关闭,至今仍处于警戒状态。置身灌南化工园区内,十分冷清,园内公路上很少看到车辆和行人,所有企业大门紧闭,门卫有安保人员留守。“公示过的企业,都没复产。”一家化工企业员工称。

等待复工的日子里,大部分工厂为员工发放生活补贴,不过因复产时间迟迟未定,大量外地员工相继离开。

园区内的亚邦超市此前24小时不打烊,现在一天到晚没有几个人了。 市民说:“人流量少了,超市也关闭了。”

一家制药企业负责人表示,何时复产还不好说,“目前,我们公司的复产申请即将进入市消防部门的现场检查验收阶段,接下来还有安监、环保、应急管理、工信等部门,都会到公司来验收。”

据连云港化治办相关复产要求,企业无权自行复产,而需要通过层层审批。“复产让企业看到了希望,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停产企业均允许复产。”等待复产的某药企负责人说。

历史欠账能否一次性还清?

记者在灌南县化工园区采访获悉,为复产,很多企业要投入上亿元的资金,用于各项整改升级,巨大的资金压力迫使很多中小企业不得不退出。

这其中还包括拆除厂房的资金。“要么自己拆除,要么政府拆除,但拆除费用都得企业掏。”副所长说。

拜尔特化工董事长王国荣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他当初投资了几千万,现在设备已被拆除,等待赔偿,但他拒绝回应记者追问其投资回报及赔偿额度。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的情况是,当前部分化工企业正考虑到其他地方投资建厂,有企业已去内蒙古乌海、宁夏中卫等地考察,“新建一个化工厂,比留下来等待复产所花的资金要少”。

谈及资金投入,不只是如此。更多的是政府在环保方面欠下的“历史账。”

2016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江苏督察。当时,灌南县筹措十多亿资金,推进各项问题整改,试图把十几年的历史欠账一次性还清。之后,“列出责任清单,一抓到底。”灌南县将12大类19个方面问题,分解到园区和县环保、安监、发改、经信、交运、水利、财政和公安等部门,要求确保按照时间节点推进落实到位。

2017年,灌南县连续召开环保整改工作会议,打响对30家重点企业停产整治攻坚战。

“这几年,县财政陆续投入近30亿元对园区的污染、安全等基础设施进行整顿。”原灌南县财政局临港财政所一位不愿具名的副所长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同样,仅灌云县化工园区2016年以来环境整治就投入36亿元,后续修复就需要投入上百亿。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的情况是,当前部分化工企业正考虑到其他地方投资建厂,有企业已去内蒙古乌海、宁夏中卫等地考察,“新建一个化工厂,比留下来等待复产所花的资金要少”。

走进化工园区记者了解到,当初苏南进行环保整治后,化工产业迅速转向苏北,成就了灌南、灌云的园区,化工企业在江苏遍地开花,到2016年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时,数量飙升至6300余家。中央环保督察组屡提“两灌”化工园区违法排污,“污泥随意堆放,废料偷埋地下”。

随后,两县都将园区防护距离内的上千户居民进行了搬迁。其中,灌云县宣传部张曼提供的资料称,2016年筹措资金8.47亿元,对燕尾镇1613户居民实施征迁。灌南县也筹集了7亿元资金,拿出了全县一般预算收入的1/3,用于搬迁。

居民搬迁解决了,但对企业整治却搁浅了。因为,关闭企业涉及债权债务,有对GDP的需求,有就业、稳定的压力,让“两冠”化工产业的整治不彻底,一拖再拖。

之所以一拖再拖,是因为化工园区的产值占到灌南县工业产值的1/3,占到灌云县的2/3以上,停产的影响巨大。直到2018年4月18日,“两灌”化工园区违法排污被曝光后全面停产。与之前繁忙的生产景象相比,如今的园区十分冷清,车辆稀疏,工厂内仅治污设施改造的工人留守外,工人被放走。

化工业正经历着阵痛。2018年6月,生态环境部曝光江苏省6个整改不到位的案例,5个与化工有关。目前,“两灌”化工园区内所有企业污水管道全部实现“明管高架”,雨水明渠排放,不允许地下再设任何管道,消除废水偷排隐患。

本报记者查阅文件得知,此次整改必须全部按照省里的要求逐条对照落实,经省、市、县三级环保、安监、消防部门全部验收合格才能复产,完全没有整改希望的企业正在主动或者被动退出。

“当务之急是要通过规划实施,把旧账还起来,同时不欠新账,完成整治各阶段目标。”朱卓称。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