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高培勇:统筹发展和安全是“十四五”新发展格局核心,企业安全“活下来”最重要

作者:刘诗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1-08 20:58:25

摘要: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表示,以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为代表的一系列“黑天鹅”事件威胁到了国家的经济安全,令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不稳定性显著增加。从这个角度来说,对“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考量不能仅限于畅通层面,更重要的是安全。

高培勇:统筹发展和安全是“十四五”新发展格局核心,企业安全“活下来”最重要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诗萌 驻马店报道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令人们逐渐意识到,在高速发展的城镇化进程当中,防范公共安全风险事关重大。近期,为“十四五”期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定调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下称“公报”、“建议)等重磅文件发布,多次强调统筹发展和安全的重要性。

“新发展格局集中凸显和强调的是安全,新发展格局的灵魂或者核心要点就在于统筹发展和安全。”11月7日,在“中国城市百人论坛—驻马店论坛:迈向‘十四五’与2035年的中国新型城镇化”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表示,以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为代表的一系列“黑天鹅”事件威胁到了国家的经济安全,令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不稳定性显著增加。从这个角度来说,对“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考量不能仅限于畅通层面,更重要的是安全。

发展和安全,新发展格局的灵魂

2020年7月30日的政治局会议明确,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作为对未来我国发展战略的重要判断,“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出现在企业家座谈会、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等高规格会议上,近期又被写入了《公报》、《建议》等对未来五年至十五年发展起到纲领性作用的文件中,一直是学界和舆论讨论的焦点。

在高培勇看来,从《公报》来看,“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出发点不仅仅是畅通国民经济,更在于统筹发展和安全。他指出,近期的一系列公开表述透露出这一思路:政治局会议上提到高质量发展阶段的目标时,在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基础上加入“更为安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提出“办好发展安全两件大事”; 《公报》中22次提及“安全”,专门提出要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统筹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把安全发展贯穿国家发展各领域和全过程。

值得一提的是,11月初发布的《建议》中,有关安全的表述出现频率更高,对“十四五”时期国家发展环境的描述中提到,“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要“树立底线思维”; 在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远景目标中,提出“平安中国建设达到更高水平”;在“十四五”期间经济社会发展指导方针和主要目标中提到,要“统筹发展和安全”;在十四五”期间必须遵循的原则中提出,要“办好发展安全两件大事”、“ 实现发展质量、结构、规模、速度、效益、安全相统一”。此外,还就如何统筹发展和安全用一个条块做出了专门的描述。

而在对《建议》的说明中,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强调了发展与安全的关系: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他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是我国各类矛盾和风险易发期,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因素明显增多。必须坚持统筹发展和安全,增强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树立底线思维,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风险思考得更深入一些。

“之所以要构建新发展格局,根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就在于维系经济安全。反过来也可以说,维系经济安全的战略决策就在于构建新发展模式,要把安全发展贯穿于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各领域和全过程,要防范化解我国新型城镇化过程当中的各种风险,确保国家安全。”高培勇表示。

市场主体的安全最为重要

而从底线思维的角度看,高培勇认为主要有两个难题:其一是做好在极端条件下保证经济正常循环;其二是保证经济安全,包括能源安全、生态安全、食品安全、药品安全、交通安全、金融安全等各方面的安全。他进一步指出,在这些事业当中,最重要、最关键的安全就是市场主体,也就是企业的安全。

提出这一观点有几个理由:首先,在疫情暴发以来,国家多次提出“六保”“六稳”,而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被列入“六保”的前三位。从逻辑关系上看,保市场主体也是其中的“牛鼻子”,因为只有保住了市场主体才能保住就业,保住了就业就能保住基本民生,就能进一步稳定中国的经济。而“六稳”当中,“稳就业”也是第一位的,这也必然要求以稳市场主体为基本抓手。

其次,疫情以来有关宏观经济政策的部署和操作实践也都围绕保市场主体展开。例如减税降费,去年以来减税降费的对象是企业,目的是要给企业降成本;减去的主要是增值税和社保,而非利润分配环节发生的税费;减降方式上也都是通过制度的变化,具有稳定性和长期性,并非临时性、阶段性的减税降费。整个“十四五”期间,除非制度调整,否则这种高达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会一直延续下去。

因此他指出,无论是整体的经济工作布局,还是专注于城镇化的战略布局,在包括“十四五”在内的未来一个时期,新型城镇化的建设中都要把发展和安全的统筹关系处理好。在发展和安全的天平上,除了继续关注发展之外,更要在另一端添加上“安全”的砝码。

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更突显了市场主体安全的意义。“发展固然重要,但是企业的存活也很重要,活下来是最重要的。”高培勇指出:“保住了企业,保住了市场主体,就是保住了新型城镇化的根基。”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