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 人民币转变单边升值信号?

作者:刘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29 10:02:27

摘要:10月27日,外汇交易中心公告称:“今年以来,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平稳,国际收支趋于平衡,人民币汇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双向浮动、弹性增强。据了解,近期部分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行基于自身对经济基本面和市场情况的判断,陆续主动将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

“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 人民币转变单边升值信号?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10月27日,外汇交易中心公告称:“今年以来,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平稳,国际收支趋于平衡,人民币汇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双向浮动、弹性增强。据了解,近期部分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行基于自身对经济基本面和市场情况的判断,陆续主动将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是在10月12日央行出手将外汇风险准备金从20%下调为0后,外汇市场又一重要举措。

注册国际投资分析师蔡海标表示,逆周期因子是央行抑制汇率超调的一种工具,它的影响需要根据引入因子前的中间价形成机制或模型与公布中间价的差异去反推。“淡出使用是更加认可市场在汇率形成机制中的主导作用,这样可以更加发挥汇率在国际贸易中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也表示,调整后的报价模型有利于提升报价行中间价报价的透明度、基准性和有效性,也是外汇市场自律机制中市场主体发挥作用的体现。

“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

十一以来,汇率市场升值顺周期逐渐增强,升值也获得了社会高度关注。

“逆周期因子是应对贬值压力而生的工具,也具有一定的非对称性,所以在此时的升值环境中退出,即表达了希望汇率短期升值放缓的意图。”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张瑜表示。

央行自2017年5月在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机制中引进“逆周期因子”,意在抑制外汇市场上的“羊群效应”,增强中国宏观经济等基本面因素在人民币汇率形成中的作用,当时被视为扭转人民币汇价弱势的措施,其主要目的是引导人民币升值。

2018年1月,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市场供求趋于平衡,中间价报价行陆续将“逆周期因子”调整为零。2018年8月24日,“逆周期因子”重启。26个月后,“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

据以往的调整规律分析,当人民币汇率出现持续贬值,市场形成单边贬值预期之际,逆周期因子就会被重启以对冲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当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跨境资本流动趋于稳定之际,逆周期因子则会回归中性。

至此,创设3年多时间的“逆周期因子”,经历了回归中性到重启再淡出使用的过程。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指出,自5月底以来,市场形势逐渐好转,人民币逐渐进入升值阶段,且走势逐渐稳定。5月28日至今,人民币升值幅度在7%上下,受此影响,企业结汇率增加,售汇率下降,外汇供求和跨境资本流动形势改善,外汇市场风险大幅下降。在此背景下,逆周期调节因子逐渐淡出使用符合市场形势变化,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和有序波动。

人民币“结束”升值?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此前指出,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是中国经济面向好的自然反映。人民币汇率在市场上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是正常的,是在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下市场供求对汇率形成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应有之意。

10月以来央行两次释放对于人民币预期管理的信号。10月12日下调远期外汇风险准备金从20%至0%;10月27日取消人民币对美元报价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多位市场人士认为,此举央行意在继续释放人民币不再过快升值预期。

“对于市场而言,逆周期因子的取消使用以‘公告’的形式表明了央行强烈的稳定人民币不再强升值的预期,而非仅仅是将逆周期因子调弱。结合本月易纲行长在成方街论坛上‘外汇市场运行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升值’的表述,我们认为央行本次调整‘逆周期因子’进一步释放了人民币转变单边升值的信号。”华泰期货在研报中指出。

经济学家丁孟则认为,近期人民币汇率决定背后的基本面因素向好,虽然市场有波动,但是汇率形成机制日趋市场化。“在这种背景下,逆周期因子逐渐淡出使用。未来,人民币汇率的决定将更加市场化,国际货币市场上美元和一篮子货币的变动、人民币供求将对人民币汇价形成起主导作用。”

对于“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的影响,华泰期货表示,人民币“结束”升值预计将增加市场波动。因为10月底和11月初的不确定性增加,不排除通过增强人民币端汇率的短期波动性,以市场化的方式缓和市场在押注逆周期调节政策中过度乐观的预期。政治风险释放的确定性时刻、外汇市场波动性的主动增强,或将给市场创造一次降温的机会。

“未来汇率在合理范围内的双向波动幅度会进一步增加。在三元悖论中,汇率波动释效一定的约束,可以增加货币政策和资本流动的空间。” 蔡海标补充道。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