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深圳综改试点方案:扩权不扩容 深港将高水平合作

作者: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15 21:31:36

摘要:“这意味着深圳的土地改革已经深入到更深层次,探索未来土地管理制度突破的可能性。”10月13日,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此次印发的方案,其最大的意义在于全面落实2019年8月18日发布的《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意见》,并将成为深圳主动探索未来发展方向的最高指导纲领。

深圳综改试点方案:扩权不扩容   深港将高水平合作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最近深圳很“热”。

10月14日,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在深圳市隆重举行。就在几天前的10月11日,中办、国办印发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下称“方案”)。

方案明确涉及到土地市场、资本市场、人力资源市场等方面,并肯定了深圳“创造了发展史上的奇迹,成为全国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帜”,此次赋予深圳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更多自主权,努力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注意到,这份包含无限前景的“方案”,未提及城市、土地的对外扩容,但在现实中深圳土地管理制度的放权已先行一步。“这意味着深圳的土地改革已经深入到更深层次,探索未来土地管理制度突破的可能性。”10月13日,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此次印发的方案,其最大的意义在于全面落实2019年8月18日发布的《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意见》,并将成为深圳主动探索未来发展方向的最高指导纲领。

“方案提到的深港高水平合作,可圈可点”。10月13日,香港经济学家、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以前深港都合作非常紧密,接下来如何再高水平合作,这是新的试点。

土地要继续扩权

本报记者注意到,方案与房地产直接有关的,就是土地管理制度的深化探索。“尽管城市扩容、土地扩容等内容一字未提,但对土地管理制度上的改革方向提供了大量指导意见。深圳示范先行区,最先放权的就是深圳土地管理制度的放权,因为深圳最大的发展瓶颈,就在于城市空间与土地空间无法再突破。”谢逸枫告诉记者,土地指标直接关系到深圳产业、人才、房价、供求关系、资源重新分配。

值得注意的是,“方案提及‘按程序赋予深圳占用林地省级审核权限’,这能给深圳释放多少建设用地尚难以估算。因为生态红线的保护要求限制。深圳房价之所以最高,除了经济活跃、人口增长快之外,土地缺乏、住宅用地供应量小是最重要的原因。”谢逸枫注意到,过去十年,深圳住宅用地成交面积为431.5万平方米,位居103个城市中倒数第四。“至少有数十个普通地级市的住宅用地供应量是超过深圳的。”谢逸枫说。

支持深圳在土地管理制度上深化探索,“实际上就是权力下放,此次方案将国务院可以授权的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委托深圳市政府批准。这和之前国家发布的政策一致,意味着城中村改造以及其他农地,深圳可以用来优先改为住宅用地,以较大幅度提高商品房特别是安居房人才房的用地。”谢逸枫说。

梳理2020年8月自然资源部门出台的文件发现,有文件就提到土地管理制度的突破,包括“只征不转”扩大生态空间,二三产业混合、探索地下、海域空间,全国性耕地占补平衡跨区交易,合同约定土地闲置收费标准,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地转性审批,土地使用权期满续期操作等。

公开数据显示,深圳仅有1997平方公里面积,只剩20%的宅地未开发。被问及未来深圳土地要如何“扩权”时,谢逸枫回应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东莞、惠州、汕头的合作,如深汕特别合作区、深莞合作区;二是自行立法改变土地性质,集体用地、农用地、工业用地、存量建设用地可以转为商品房建设用地;三是提高居住用地占比要大升;四是小产权房要转正的预期;五是往地下发展。

据本报了解,上述诸多举措深圳早几年前便开始试点了,比如工业用地红线,深圳的规划里原本就规定工业用地红线不低于30%是在2020年之前,2020年是最后1年,接下来深圳还会适当压缩工业。通过小产权房改造释放住宅,深圳最近几年的思路是棚改、旧改都要配备一定数量乃至全部的公共住房。因此,土地的放权,的确能够强化深圳提高居住用地比重的预期。

深港高水平合作

作为四大一线城市中面积最小的城市,深圳一直饱受“地少人多”的困扰,房价也因供求问题被节节抬高。寸土寸金的深圳,提高土地利用效率,是深圳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这些重磅举措就是解决深圳的土地资源不足问题,所谓城市扩容就是通过扩大深圳的城市领土面积,增加发展空间,解决土地供应问题。从长远看,深圳必须通过扩容才能解决房价问题。到目前为止,国家给予深圳的利好里面,尚未出现行政区划的扩容。”谢逸枫说,从方案来看,就是扩权不扩容。

事实上,“方案就是鼓励深圳回到改革开放原点,全面突破现在的制度,大胆试,大胆走,不要缩手缩脚,要放手一搏,就是赋予深圳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更多自主权,并且是全方位、全领域,范围、力度更大。”谢逸枫说,继续授予深圳更高更多的制度、城市、经济、金融、资本、土地、市场、司法、财政等改革权力。

“制度创新,科技引领,土地改革,深港联动,真正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深圳不但可以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引擎,也能为以‘双循环’为基础的中国第三次改革开放寻找新思路、新路径,并把这些经验复制到全国。”梁海明说。

让深圳继续去摸着石头探索发展之路,成功之后,再复制到深圳、深圳合作区,再到全国。深圳的优惠政策,未来会越来越多,未来的发展前景非常的好。

深圳未来要探索的这些内容,涉及到土地制度、知识产权保护、金融教育领域开放、大数据、资本市场、技术转化、国际化人才引进、法治创新等等方方面面。

梁海明还表示,对于香港而言,除了继续发挥国际优势,争取建设成为国际人才中心,为包括深圳在内的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贡献基础研究、创新科技等优秀人才外,更要紧紧抓住深圳“方案”的机遇,通过香港本身固有的健全法制、金融和大量创新、创意产业人才等优势,既为深圳再深化改革以及大湾区发展提供独一无二的经验和助力,也以此作为切入点之一,参与内循环。

“深圳经济腾飞并不表示港深合作淡化,而是意味着在大湾区框架下,两地将进入更加深化、多元、丰富的合作新阶段,如共同推进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应用和创新,提升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能力,成为中国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发力点。”梁海明说。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