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车险综改首单“花落”上海:险企博弈存量市场,保费规模或降一至三成

作者: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21 20:28:39

摘要:有业内资深人士分析指出,伴随着车险综改的落地,国内车险市场也将进入存量竞争的博弈时代,不排除整体车险保费规模出现一至三成缩水的可能。

车险综改首单“花落”上海:险企博弈存量市场,保费规模或降一至三成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高达八千亿的车险市场再度迎来变革。

9月3日,银保监会正式下发《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于2020年9月19日正式实施。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随着这份意见的实施,国内大型产险巨头纷纷在第一时间上线新系统。当日0时1分,平安产险在车险综合改革后签出的第一张新保单在上海产生,上海的平安车主陆先生成功拿到新保单,保费1944.25元;几乎同时,太保产险上海总部也出具了综改后的第一份车险保单,客户贾先生保单显示其保费从去年的4150元降至今年的3171元,其中商业险去年为3380元,今年下降1309元,因为保费优惠,贾先生还主动把三责险限额从去年的100万元提高到了150万元;也在同日,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也上线了车险费改后的首款产品,车主线上直接投保可享受优惠折扣,该产品快速高效响应银保监指导意见,扩展保险责任,提升商业三者险限额,下调附加费用率并增加增值服务附加条款。

“此次改革最吸引消费者的莫过于车险保障内容的全面扩容:交强险总责任限额从12.2万元提高到20万元,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到18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万元提高到1.8万元;商车险责任限额从5万元至500万元档次提升到10万元至1000万元档次。可以说,今年车险综改的最大亮点就是让利于国内上亿车主,同时加大对人伤层面的保险保障。”9月20日,平安产险上海分公司总经理陈雪松表示。

不过,也有业内资深人士分析指出,伴随着车险综改的落地,国内车险市场也将进入存量竞争的博弈时代,不排除整体车险保费规模出现一至三成缩水的可能。

车险综改六大特征

毫无疑问,对于国内上亿有车一族人群而言,只要一年内不出事故以及没有处罚,就能受惠于本轮车险综改的措施。

就在此前,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表示,车险综合改革从保护消费者权益出发,通过对价格、保障、服务、机制等多方面的改革,为消费者提供实惠和便利。具体来说,一是交强险责任限额大幅提升;二是商车险保险责任更加全面;三是商车险产品更为丰富;四是商车险价格更加科学合理;五是车险产品市场化水平更高;六是无赔款优待系数进一步优化。这些都将大大提升消费者的获得感。

此外,商车险的保障服务持续优化:在基本不增加保费支出的情况下,消费者购买车损险可获得更多保障,盗抢、玻璃单独破碎、自燃、发动机涉水、不计免赔率、指定修理厂、无法找到第三方等保险责任无需额外投保。删除地震及其次生灾害的免责约定,车险产品实现了地震、台风、洪水等主要巨灾风险的全覆盖。删减事故责任免赔率、无法找到第三方免赔率等免赔约定,有力减少理赔纠纷。

“车险是与人民群众利益关系密切的产品,长期以来都是财险领域第一大业务,社会关注度较高。2019年全国车险承保机动车达2.6亿辆,车险保费收入8189亿元,占财险保费的63%。车险经过多年的改革发展,取得了积极成效,但一些长期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高定价、高手续费、粗放经营、竞争失序、数据失真等问题比较突出,产品同质化严重,随着消费者需求的不断改变,科技的不断创新,迫切需要保险行业在产品和服务上进行创新。

车险综合改革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面对新的要求,保险公司需要在银保监会的指导和支持下,贯彻新发展理念,走高质量发展道路,调整优化考核机制,降低保费规模、业务增速、市场份额的考核权重,提高消费者满意度、合规经营、质量效益的考核要求,并依托大数据、人工智能、车联网、自动驾驶等新科技的应用,开发满足客户需求、让车主实实在在受益的产品和服务,比如机动车里程保险(UBI)等。”在平安好车主APP举行的车险综合改革专场直播中,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郝演苏曾如是指出。

而在平安产险董事长兼CEO孙建平看来,改革深入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相关措施针对性强,充分考虑了消费者使用汽车时面临的风险和痛点,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加全面的风险保障。

“我国车险行业经过十余年的改革,正在不断向消费者所期待的方向改进。比如,在2015年启动的深化商业车险改革中,完善了商业车险定价方式,解决了困扰消费者多年的高保低赔问题,建立了车险费率与风险水平挂钩的奖优罚劣机制,众多驾驶习惯好、出险频率低的好车主,享受到了更低的车险费率。”孙建平称。

存量博弈更激烈

可以肯定的是,车险保费费率下降已经大势所趋,但是车险综合改革已进入深水区,行业肯定会有一段时间的阵痛期,在车险市场经过多年的保费高速增长之后,国内新车消费量增长空间不大,短期内行业车险保费增速可能下滑,甚至出现负增长,综合成本率可能会超过100%。

对此,孙建平表示,市场化改革是中国车险的最佳选择,财险行业应该在银保监会的领导下,坚定信念、毫不动摇的推进车险市场化改革。只有推进市场化改革才能解决车险市场长期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车险才能进一步实现高质量发展。

9月20日,本报记者也从市场获悉,对于整个车险市场接下来会出现的一些状况,监管部门不仅将密切监测中国银保信系统的实时数据,还将重点关注对当地市场的调研情况。一旦发现公司、地区出现过度“低价竞争”,监管部门将出手干预,确保改革平稳推进。

“本轮改革的最大突破在于,直面行业长期存在的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通过制度的革新与健全,根本性解决高定价、高手续费、经营粗放、竞争失序、数据失真等行业中长期被诟病的问题。这些问题是相互连贯、相互影响的。以前车险定价虚高,给了保险公司抬高手续费的空间,导致行业竞争失序。保险公司通过各种隐秘手段套取手续费,继而造成数据失真等问题。”对此,中国太保产险相关人士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多家大型产险公司均表示,车险综改后并不意味着非理性的手续费竞争会完全消失,甚至可能加剧。而由于大型保险公司占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对于市场的稳定起决定性作用,接下来,大公司将成为监管的重点关注对象。

“从目前的运行情况来看,这次改革对保险公司车险保费的影响,或许未必会如预期那么大。正是因为商业车险保费的下降,原本仅投保交强险、未投保商业车险的客户,未来可能会增投商业车险;原本三者险(商业车险中的一项基本险)投保额度不足的车主,未来可能会提高保额。这些都会给保险公司带来保费增量。因此,虽然静态测算下来,保险公司车险保费可能会因此次改革而面临下滑10%至30%的可能,但实际降幅可能没有这么高,市场不必过于担心。”对此,复旦大学保险系精算博士王涛受访时也分析称。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