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正文

信息社会50人论坛执行主席段永朝:被区块链重塑的“恰当社会”即将来临|“链”动未来

作者:徐芸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20 21:32:12

摘要:9月20日,信息社会50人论坛执行主席段永朝在中国经济传媒协会、华夏时报联合主办的2020年媒体高层区块链知识公益培训班(链媒班)上表示,区块链将带来一个信任的乌托邦,它最重要的内核是并发,在其影响下,财富的生产和分配将被重新定义,而最终区块链将带我们进入一个“恰当社会”。

信息社会50人论坛执行主席段永朝:被区块链重塑的“恰当社会”即将来临|“链”动未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徐芸茜 北京报道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将数据纳入参与分配的生产要素,这不仅能够鼓励发挥数据在生产要素中的价值,还能促进新型产业的发展。而区块链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创新融合,能够进一步推动数据要素市场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对此,9月20日,信息社会50人论坛执行主席段永朝在中国经济传媒协会、华夏时报联合主办的2020年媒体高层区块链知识公益培训班(链媒班)上表示,区块链将带来一个信任的乌托邦,它最重要的内核是并发,在其影响下,财富的生产和分配将被重新定义,而最终区块链将带我们进入一个“恰当社会”。

“一个万物互联的世界正在摆在我们面前,而且连接的深度和广度会越来越大,区块链,为这个连接的世界创造了一种非常巧妙的价值度量衡,所以说,区块链让互联网走向了价值网络,这是一个巨大的变革。所以我常说,区块链是互联网创立以来,为数不多的重大技术,它为重新定义一切提供了最为核心的技术思想。”段永朝说。

重新定义财富的生产和分配

数字时代已经来临,那么数字时代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呢?

“我们要知道,互联网真正的商业史不过25年,但是已经完全重新塑造了世界,而当前经济发展的土壤已经变了。”段永朝说。

今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对外公布,作为中央第一份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文件,而这一次,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写入文件中,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传统要素并列为要素之一。

段永朝认为,由此将带来三个变化,第一,从颠覆到融合;第二,从纵向到横向;第三,从平台到生态。

“我们今天都在讲第四次工业革命,那么它和前三次工业革命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我认为首先它要面对公平问题。全球的公平问题已经迫在眉睫,所以数字化革命应运而生。”段永朝说。

而在段永朝看来,未来世界的核心问题就是重新审视“效率VS公平”的关系问题。

他认为,区块链的经济思想就是生产、消费、分配的同步性。自由人的自由联合,已经通过互联网真实地出现在地平线上。人的劳动和财富创造之间的物化关系,日益解耦;创造和创新成为日常生活的必要组成部分。生产活动和价值分配的权利,第一次有了完整统一的可能,而这个统一的基础,就是区块链。

“除了不可篡改之外,一定要知道区块链还有另外的思想,就是它是一个社会学背景生物进化理论、经济学自由主义经济学、政治学无政府主义、技术背景分布式网络技术。”段永朝说。

在区块链的影响下,生产、消费和分配,第一次有了贴合的可能,也就是并发。

以一瓶啤酒为例,段永朝说,我们过去喝啤酒就是10块钱一瓶,刷完卡拿去就喝了,这是传统的工业生产资金流和物流,它有两个特点:第一是逆向流动;第二是资金财富分配严重地不同于消费。但是如果我们在这个场景中使用区块链,一扫码刷10块钱,但这10块钱不是到小老板的口袋里,这10块钱马上分解成为100个支付项:瓶子盖2毛钱、瓶子5毛钱,瓶子里面罐的一点水8块5,瓶子分摊的设计费用1分,瓶子厂里面银行贷款应分摊的银行利息2厘等等,这些去向瞬间一下传递到所有终端的生产者手里,我觉得这是生产者、消费者合一的最好的场景。

“区块链的伟大意义是为了解决财富的分配问题。就是当任何一个消费行为发生的时候,由这个消费行为触发的财富的逆向传播瞬间完成,是完成,而不是为了记账。”段永朝说。

如何带我们走进“恰当社会”?

段永朝认为,区块链将带来一个信任的乌托邦,它最重要的内核是并发,而它最伟大的意义在于将带我们进入一个“恰当社会”。

“区块链未来社会的途径是知足社会,或者叫恰当社会。”段永朝说。

控制论的鼻祖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在1948年出版了《人有人的用处》,在书中引用了美国诗人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Sr.)的诗作《奇异的单马车》,这个诗人提出了新的问题——真正好的马车是什么?难道只是经久耐用、物美价廉吗?

他指出,对一辆马车的评价不只在于它有多好,还在于它是怎么坏掉的。生活中的经验是,当车轴坏掉,或者车棚被毁的时候,这个马车就坏了。但霍姆斯认为这不是好的马车,真正好的马车是在坏的那一刻,所有的地方都同时坏掉了。这个新问题刺激人们去思考,我们有必要把车轴造得那么坚固吗?如果我们相信所有的东西最终总会坏掉,那就让它在适当的时候坏掉,而不是在不该坏的时候总坏,在该坏的时候却硬挺着。

“所以真正好的设计是每一处的配合都很恰当,延伸到社会中,就是恰当社会、知足社会。而区块链给我们提供了这种可能,它透明、不可抵赖,我们过去让会计学院的毕业生要宣誓‘永不叫做假账’,以后这个宣誓就可以免了,因为永不可能做假账。”段永朝说。

但是段永朝也强调,不能陷在区块链技术的细节中去,一定要思考它未来给我们带来什么。

“一个万物互联的世界正在摆在我们面前,所以未来的不确定性有可能都被Hold住,但是又不至于集权主义和垄断。”段永朝说。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