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大连圣亚“内斗”升级:五位副总集体辞职 融资进一步恶化

作者: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20 13:03:05

摘要:大连圣亚“内斗”继续,再爆五名副总经理同时辞职。9月13日,大连圣亚(即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告宣布,公司董事会于9月12日收到公司五位副总经理孙彤、刘明、薛景然、张宝华和丁霞的联名书面辞职报告。

大连圣亚“内斗”升级:五位副总集体辞职  融资进一步恶化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6月底至今,我公司高管的权力之争就没停息,现在还愈演愈烈。”9月19日,大连圣亚的一位员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大连圣亚“内斗”继续,再爆五名副总经理同时辞职。9月13日,大连圣亚(即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告宣布,公司董事会于9月12日收到公司五位副总经理孙彤、刘明、薛景然、张宝华和丁霞的联名书面辞职报告。

公告称,上述五位副总经理均因个人原因,辞去在大连圣亚担任的副总经理和其他一切职务。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时起生效,辞职后,上述人员均不在大连圣亚担任任何职务。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从6月底至今,大连圣亚的高管变动一直未停歇:6月30日,大连圣亚董事会召开紧急会议,将公司总经理肖峰解聘;7月29日,丁霞被解除董事会秘书职务;9月7日,大连圣亚发布职工董事薛景然的相关公告,但公司董事长杨子平称该文件系相关不法人员未经授权擅自发出。

如今,上述大连圣亚员工说,他“现在也想离开公司,待在公司很郁闷”。

“极不稳定”

此前,大连圣亚新旧高管团队间已有多次对垒交锋。

由于各方力量角逐激烈,延迟多次的大连圣亚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6月29日召开。会上,大连圣亚原董事长王双宏、副董事长刘德义被罢免。同时,彼时持股4%的单一股东杨子平占得5个董事席位,杨子平被当选为大连圣亚新任董事长。大连圣亚控股股东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星海湾投资”)仅有区区2个董事席位。

股东大会召开的次日晚,经第二大股东磐京基金提议,大连圣亚召开临时董事会会议,总经理肖峰被罢免。据公开资料显示,肖峰1996年即在大连圣亚工作,自2011年开始担任大连圣亚总经理,被视为大连圣亚运营管理的操盘手。

磐京基金被认为是引发大连圣亚变局的“野蛮人”,且与杨子平形成了利益共同体。磐京基金实控人毛崴当选为大连圣亚副董事长,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增持公司股份1483179股,占1.15%。

7月29日,大连圣亚原董秘丁霞被罢免。

7月31日则是一大转折点。大连圣亚公告表示,杨子平因其提名及自身担任董事的人数合计已过半数,实际控制了公司董事会,公司控股股东星海湾投资不再对公司享有控制权。

8月31日,在大连圣亚官方微信号“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发布的《强烈谴责!杨子平、毛崴伙同不明人员强闯大连圣亚》一文中,有着如下描述: 杨子平、毛崴伙同不明身份人员十余人,手持摄像仪器及不明器械,气势汹汹驾车将圣亚公司大门强行堵住,并通过言语恐吓、推搡、攀爬等手段意图强行闯入公司,被公司执勤安保人员拦下。

作为新任董事长,杨子平终没能进入大连圣亚的大门。

除此之外,大连圣亚还进行着“权力之印”的争夺。9月3日,大连圣亚发布的一则公告中提到,公司股东星海湾投资请求撤销公司第七届二十一次董事会决议中《关于同意公司重新获取印章证照的议案》的决议。该议案的核心是争夺“权力之印”,大连圣亚董事会要求公司印章证照(公章、营业执照)的任何持有人向公司董事会返还上述公司印章证照,并指定由杨子平负责接收和保管。

“杨子平、毛崴等野蛮人,违规召开了9次董事会,清洗原董监高”。9月19日,大连圣亚的另一位内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现在还人心惶惶,极不稳定。”

资金危机

目前,各方仍呈对峙之态。在此情况下,今年大连圣亚的业绩也堪忧。本报记者注意到,半年报提到对全年营收影响最重要的是三季度暑期游旺季,但7月、8月的主要时间段基本处于暂停营业状态,导致公司收入大幅下降。

大连圣亚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营收为2285.88万元,同比减少82.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320.07万元,而去年同期盈利759.35万元,同比下降800.61%。

营收净利大幅下滑的同时,大连圣亚还面临资金危机。财报数据也显示,今年上半年大连圣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703.6万元,而去年同期为4590万元。

“自6月29日股东大会、董事会改组、解聘原高管后,被解聘高管阻碍董事会正常履职,导致公司陷入资金非常吃紧”。大连圣亚公告解释。

大连圣亚的内部人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只是内斗那么简单。“公司面临严重的融资压力,严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他说。

记者简单对比发现,以肖峰为首的原管理团队,相较于杨子平、毛崴等为主的新管理团队,在海洋类主题公园项目的运营能力方面,要胜上一筹。公开信息显示,后者在进入大连圣亚董事会前,尚未有文旅行业的从业背景,前者杨子平曾在不锈钢厂、金属材料、建筑公司有过任职经验,而毛崴的工作经验则主要在私募基金领域。

此外,在原高管被罢免时,大连圣亚控股股东星海湾投资曾表态,坚决反对资本市场中的“野蛮人”采用恶意收购方式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造成公司大幅波动。

多位受访者称,大连圣亚现实的危机来自于自身业务困境。大连圣亚在其2019年年报中就提到,公司面临的主要风险为现有经营场馆的营收不稳定,主营业务增长乏力,新项目仍处于投入和建设阶段,尚需大量资金。

本报记者此前查知,大连圣亚在国内多地投建项目,包括不限于镇江大白鲸魔幻海洋世界、昆明大白鲸奇幻世界、营口鲅鱼圈大白鲸世界等,各项目单体投资规模预计都在十亿级别,而大连圣亚2018年货币资金约为1.25亿元,2019年为1.72亿元,资金极为短缺。

《华夏时报》8月的报道曾援引大连圣亚内部人士信息透露,大连圣亚有的项目停止,有的项目计划转让。同时,“疫情导致大连圣亚的营收、利润大幅下滑,今年乃至明年较长时间里也难改观。”大连圣亚总经理肖峰曾公开表示。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