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桃色家戏“揭短”经营迷局:大股东老板娘“手撕”小三 博雅生物资本腾挪浮出水面

作者:于娜 王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18 20:39:10

摘要:中国证券法学研究会理事陈胜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需要披露公司实控人。如果隐瞒实控人,可能会引发关联交易带来的利益输送、系统风险等问题。

桃色家戏“揭短”经营迷局:大股东老板娘“手撕”小三  博雅生物资本腾挪浮出水面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娜 见习记者 王瑜 北京报道

日前,A股血液制品生产企业博雅生物(SZ:300294)的大股东董事长被原配一封长文爆出“出轨十年、并购失控”的“劣迹”,引发热议。

9月14日,博雅生物发布公告,因公司采取“调拨申请”采购原料血浆方式未获批准,8.23亿预付款采购原料血浆项目供货面临重大不确定性。而关联交易方正是原配所指的“并购失控”公司。

这让风传将被华润资本收购的博雅生物备受瞩目。《华夏时报》记者就收购事宜向博雅生物董秘办求证,对方表示:大股东并未告知收购主体为华润资本,整个事件还在筹划中。

一封公开信让博雅生物的收购事宜变得微妙,也让其幕后的资本腾挪浮出水面。

桃色家戏“揭短”经营迷局

9月10日,深圳市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特佳”)董事长蔡达建配偶金惠丽的一封《致每一位高特佳人的公开信》广为流传。

公开信息显示,高特佳成立于2001年,原是国泰君安为当时筹备中的创业板发起设立的创投公司,由国泰君安时任并购部总经理的蔡达建出任董事长。但2003年新监管政策禁止券商从事直接投资,因此高特佳的股份被不断交易,脱离与国泰君安的关系。

2007年高特佳投资博雅生物85%股权,后者于2011年成功上市,且股价5年上涨近5倍。目前高特佳仍是博雅生物第一大股东,持股30.56%。

在信中,金惠丽声讨结发33年的蔡达建与原秘书保持不正当关系十年之久,不仅使用公司资源“全世界各地游山玩水寻欢作乐”,还非法同居、非婚生子。

除了控诉蔡达建私生活,信中还透露了两条与公司经营相关的重要信息:一是蔡达建为高特佳的控股股东;二是高特佳并购“丹霞项目”失控。“丹霞”,即丹霞生物,后改名“博雅生物制药(广东)有限公司”。

这两则信息与博雅生物长久以来两个谜团直接相连。

作为上市公司,博雅生物曾公开表示“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高特佳集团均不存在实际控制人”。但根据对高特佳股权穿透信息显示,早在2017年蔡达建通过交叉持股控制高特佳三家持股公司:速速达、佳兴和润、阳光佳润。这上述三家公司合计持有高特佳41.3192%的股权。

另根据日前媒体披露的一份高特佳股权代持协议显示,蔡达建还被代持有高特佳7.5702%的股权。蔡达建持有的高特佳集团股份比例合计达66.5%左右,具备绝对的控制权。

深交所在金惠丽发布公开信后,也发函进行问询。9月14日博雅生物再次否认高特佳存在实际控制人。

蔡达建在给深交所的回函中表示,其在高特佳部分代持股份中,有未分配的全员股权激励和为公司转让未交割部分。“本人持股比例较高,但也不构成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能单独或与其他股东共同控制高特佳集团的情况。因此高特佳集团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蔡达建称。

中国证券法学研究会理事陈胜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需要披露公司实控人。如果隐瞒实控人,可能会引发关联交易带来的利益输送、系统风险等问题。

买血变“输血”

另外一件备受投资者关注的事,是博雅生物与丹霞生物之间令人匪夷所思的交易。

丹霞生物原名全称广东丹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与博雅生物同属于血液制品生产企业。2017年4月高特佳通过旗下并购基金收购了该公司99.00%股权,并向博雅生物下发承诺函,表示未来将以博雅生物作为血液制品的唯一平台。因此外界普遍认为未来博雅生物将收购丹霞生物,避免同业竞争。

但比收购来得更早的是一系列堪称“迷之操作”的关联交易。

2017年4月,丹霞生物因人血蛋白产品中铝离子超标被勒令停产。但博雅生物分别于2017年5月和2019年4月,两次以“充分利用血浆资源,缓解血液制品供应紧缺情况”为由,向丹霞生物预购买血浆等产品,合同金额总计8.25亿。而且在3年间未收到产品的情况下,提前预付了8.23亿元。

9月14日晚间,在回复深交所关于实际控制人的问询函后,博雅生物再次发布一则公告,明确表示“采购原料血浆事项采取调拨申请方式未能获得批准”。公司将通过“改变供浆关系的方式申请”来继续推进交易。

在公告中,博雅生物提示风险:“调拨血浆的审批程序历时较长,该事项未来能否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原本为提升产能的买血变成“输血”,让博雅生物的财务状况恶化。

据2020半年报显示,博雅生物营业收入13.28亿元,同比下降3.47%;归母净利润1.61亿元,同比下滑24.42%。对于营收下滑的原因,博雅生物董秘办回应《华夏时报》记者:血液制品业务净利润下降原因主要系原材料成本、生产成本上升、部分产品销售价格下降,导致产品综合毛利率有所下降。

而另一边的丹霞生物已于2019年8月重新获得生产许可并实现药品销售,开始与博雅生物恢复同业竞争关系。

与此同时,高特佳也有从博雅生物“抽身”的迹象。

9月4日,博雅生物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上海高特佳懿康投资完成减持博雅生物14,685,192股,占总股本的3.4477%。公告显示,减持之后,上海高特佳懿康投资已经不再持有博雅生物的股份,另外高特佳派驻在博雅生物的董事也宣布辞职。9月7日,据彭博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华润资本已与高特佳就收购博雅生物一事展开初步商谈。但是博雅生物董秘办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大股东并未告知收购主体为华润资本,整个事件还在筹划中。

而博雅生物整合丹霞生物的计划则被延后。在2020年3月博雅生物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延长解决丹霞生物与公司同业竞争承诺履行期限的公告》中,高特佳表示由于丹霞生物近三年均处于亏损状态,条件尚不成熟,需延期至2021年12月31日前解决丹霞生物与博雅生物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一旦博雅生物易主,丹霞生物仍归高特佳所有,届时最受伤的便是博雅生物现在的中小股东。在这样一个多方博弈的敏感时刻,这封“公开信”无疑将使更多内情浮出水面。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