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大股东“曝光”*ST凯迪乱局:高管多人被抓财务资料被毁,融资200亿抽头20亿

作者:吕方锐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06 19:46:52

摘要:凯迪生态大股东陈义龙在被证监会拟处以终身市场禁入后,现身股东大会向媒体“喊冤”,公开否认大股东占用资金情况,并称导致凯迪生态债务危机的最主要原因是公司管理层涉嫌腐败。

大股东“曝光”*ST凯迪乱局:高管多人被抓财务资料被毁,融资200亿抽头20亿

图为11月25日*ST凯迪股东大会,大股东陈义龙发言,解释被监管部门认定的“大股东占用”问题和上市公司司法重整受阻的原因。吕方锐/摄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吕方锐 陈锋 武汉报道

11月25日,原拟增选董事的*ST凯迪股东大会上,出现了“意外”环节:公司大股东陈义龙在被证监会拟处以终身市场禁入后,现身股东大会现场并向媒体“喊冤”,公开否认大股东占用资金情况,公开否认自己是上市公司实控人。

会后,陈义龙和多家媒体记者坐在一起,对股东大会上出现的一幕进行解释。《华夏时报》记者对陈义龙进行了专访。陈义龙强调,导致凯迪生态债务危机的最主要原因,并非监管部门认定的“大股东占用”,而是前几年公司管理层涉嫌内部腐败问题。

《华夏时报》:上市公司债务问题的根源是什么?

陈义龙: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是生物质发电,属于现代制造业,但同时也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公司经营这种业务,资金配比是非常关键的。

一般来说,考虑到生物质发电对环境污染治理的积极作用,国家针对行业有贷款利率优惠政策,一般是在基准利率的基础上还要下浮10%。

上市公司债务的主要问题是资源严重错配,导致负债结构极不合理。上市公司有息负债大概有240个亿,但是债务的平均年限大约只有一年,以短期债务为主。债务周期短,资金成本高。资金平均年化成本能达到12%。

上市公司主业的现金流无法负担如此巨大的短期债务带来的高额资金成本和到期债务兑付。

《华夏时报》:为什么都是短期债务,没有长期债务?

陈义龙:我分析,跟前几年整个金融市场混乱有关系。凯迪生态的融资渠道中,各种产品都有。在危机爆发前三年是原来的社会职业经理人团队在经营公司,我认为经营团队的有关人员在融资时有个人利益在里面。他们融资不是为了企业发展,而是为了获取个人利益。

最近三年,凯迪生态仅所谓的第三方财务顾问费用,支付了将近20个亿。财务顾问费就是抽头啊,融到一笔钱就抽头。疯狂到什么地步,我今天在会上讲了,用我们自己的钱来贴现,一天损失掉10%,总规模达数十亿;借高利贷一天一分息,用2-3天时间,竟然也抽头2%;甚至为了得到抽头,明明有10亿元存在银行里,却在同一银行贷款10亿元出来,导致一年损失1个亿。

《华夏时报》:财务顾问费付给谁了?

陈义龙:这是原来的经营班子相关人员,搞融资的那些人穿上“马甲”、找的名目。我们分析,这背后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分赃故事……

《华夏时报》:财务顾问费进了谁的账户?

陈义龙:进到第三方公司的账户里去了,他们罗列了一些(第三方公司或个人)。融一笔钱无论时间长短、成本高低都要抽两个点。

最典型的就是,凯迪生态的全资子公司凯迪资本管理的两只明股实债的基金,我们自己在后面还拿了钱做劣后。在这上面,他们两三个公司内部人,就明目张胆的拿了一笔奖励,大约五六千万。这就太离谱了,你作为内部人,这是你的本职工作啊。

上面讲到的这些做法,实际上就把公司当作一个打劫、洗钱的平台。(融资)已经完全脱离了整个业务发展需要。

我们回来以后就发现,这么好的企业,现金流这么好——净现金流好——我们一度电,现在7毛5的国家标杆电价,我们给到农民的燃料款大概是4毛1、4毛2,我们3毛3分钱的净现金流,毛利率达到40%多。这就是我们这个现代制造的行业特点,高技术含量,毛利率高,而且我们发电就能上网,不愁销路。

这么好的公司,为什么一夜之间就不行了?我去年回来后,核心就是两大任务,其一是积极推动凯迪生态重组和重整,化解危机,其二就是把内部问题查清楚,于是就发现一个巨大的内部腐败。

这事肯定牵扯到原来的经营管理层相关人员,而且涉及到一批人。我们期待得到公安、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部门的支持与帮助,彻查之后真相一定会浮出水面。

《华夏时报》:现在已经报案、立案了?

陈义龙:公安已经抓了几个人。

我刚才也在会上讲,我们进来以后才发现,上市公司不是他们以前说的,有几十个账户。因为当时他们的审计单位说是只有80多个账户。后来这次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说已经查了200多个账户,而实际有1200个账户,还有800多个账户没查。

这800多个账户究竟干了什么?近三年上市公司融资增量约200个亿,和花的钱对不上,钱到哪去了?他们用了200个亿的资金净增量,但是没干什么事,这是关键点。

《华夏时报》:这200亿具体有多少是投入到企业经营上的?

陈义龙:大概只有30%(60亿)左右,70%(140亿)左右在空转。这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

如果这140亿都投入到电厂建设,现在凯迪生态应该是100个电厂都投产了,不可能出现这个(资金困难的)问题,不会出现危机,对不对?

《华夏时报》:你说的这1200个账户现在审计了多少个了?

陈义龙:今年8月份,当时就有人跳出来不想让我们查,说公司太复杂太乱,查不清楚,当时我态度是非常坚定的,我说如果你们不愿意查下去,我一定向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举报你们。

这1200个账户是我们2016年集团报案的时候——因为当时集团丢了一笔巨量的资金,我们向公安报了案——公安请了一家司法鉴定单位,进来以后查出的结论。

最后怎么查出来的?上市公司当时200多个子公司的账户、账套、财务电子版资料全部毁掉了。有人把服务器的硬盘双磁盘通过专业的手段把磁性消掉。后来我们向武汉市刑侦报了案,刑侦来现场勘察。当时财务部门前有个摄像头,刑侦发现摄像头后面的线被剪掉了。

当时服务器放在上市公司财务部老总的办公室,后来公安刑侦讲,因为磁盘是有备份的,一般人不懂的可能就毁了一份,但是双备份的(磁盘)能把磁性消掉且无法复原,这个水平是非常高的。

当时(我们)找了联想找了华为,都来了,都说他们水平太高,非常专业,他把磁性消掉了。一般人根本干不了。

最后公安就要求我们把这些原始资料收集整理复原,否则这个案子破不了。

在这种情况下,公司2017年就请了大概是200名大学生,都是2017年还没有分配的,要到公司工作的那些大学生。(我们)拿了30多台扫描仪,干了4个月时间,把全国各地200多个公司的资料全部拿回来,拿回来紧急扫描,47万份原始资料全部扫到服务器终端。

这个服务器现在在武汉市公安,不在公司。然后有司法鉴定资质的机构,在里面作数据分析,查出来,上市公司存在多达1250个账户。这1250个账户中,因为有部分账户已经被他们注销,还有就是因为法人代表离职或被公安机关批捕而形成久悬户,导致现在大概有800个账户还没完成核查。

查这个必须要得到公安、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部门与专业机构的支持与帮助,只要把这800个账户查完以后,这个谜底很可能才能揭开。究竟这800个账户干了些什么?

《华夏时报》:市政府请来的天职会计师事务所。目前他们也还没把咱们的账查清楚是吧?

陈义龙:目前天职国际会所只核查了监管部门认定的大股东及关联方的10.54亿元资金占用问题,8月份,凯迪生态与天职国际会所签了补充协议,增加了五个专项核查工作,我们的目的是要把真相查清楚。

《华夏时报》:大概什么时候能把账查清楚?

陈义龙:如果要是投入几百个人,加上公安、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部门支持、帮助,两个月可能就结束了。我们要求必须把这些账户一一穿透查清楚。

《华夏时报》:8月份就开始查账了是吧?按照你的说法,两个月能查清

陈义龙:是。现在只是开展了初步工作,距离最后结果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因为工作量太大,任务艰巨,比如涉及到上市公司原来的法定代表人的相关核查就不太好开展,有的辞职,有的被抓(原总裁、原投融资总监等)。

《华夏时报》:他们被抓就是因为你说的这些问题?

陈义龙:对。

《华夏时报》:这两个人是以什么罪名抓进去的?

陈义龙:涉嫌职务侵占。核心的问题是公司的资金问题。但在这背后是个巨大的阴谋,远远不止他两个人的问题。这应该是一个大的团伙。

公安到我们终端的总服务器里面查的时候,200多个公司的账套销毁是在2016年,应该是国庆节过后一个星期之内消掉的。

涉案原投融资总监是2016年十一国庆节那天抓进去的,他是9月30号带他老婆准备逃往香港,被罗湖海关截住了。原总裁是2016年底被抓。

《华夏时报》:期间就没有人跟你反映过上市公司融资有关的这些问题?

陈义龙:期间他们都隐瞒了。我是在2015年四季度,当时要集团为上市公司融资提供担保,我当时在一个融资专题会议上,要求他们必须把资金情况告诉我们,究竟借了多少钱,钱花到哪去了?(但他们)从来不告诉我。

因为我没在上市公司任职,就糟糕在这个地方,他们采取阳奉阴违、相互遮掩拖延的方式敷衍我。

我已经感觉到一种危机的信号,上市公司已完全被经理人控制,阳光凯迪集团彻底被绑架,他们经常威胁说,集团若不为上市公司融资提供担保,明天上市公司资金链就断了,我们也就不管了。因为他们是职业经理人,这个公司不是他们的。为什么在我写给员工的一封信当中,我说公司集团被绑架,就是指的这个。外面都不知道嘛。

实际上,上市公司几乎绝大部分的融资都由集团进行了担保。目前集团给上市公司担保余额还有180个亿。这是个什么概念?他把集团全部拽进去了。

《华夏时报》:就在这期间没有人掌握这个情况?

陈义龙:他们欺上瞒下嘛。

《华夏时报》:因为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很长,对吧?如果说半年一年,他可能瞒的比较好;你要说三年时间里,这么大笔资金进出,居然都没有人发现,我觉得也挺不可思议。

陈义龙:当时是我们通过集团才发现的。我们刚好当时又不在上市公司任职,基本上这些资料对我们都是保密,都是隐瞒的。

包括这次证监局查出来,他们2015年到2017年三年的财务成本资本化都隐瞒了。因为问题很糟糕的,会计师事务所都跟着掺和在一起,出具的都是标准财报,上面的股东根本不知道真相。

《华夏时报》:你认为公司的债务危机,不是公司正常经营导致的问题?

陈义龙:不是,不是。很大的原因是内部腐败的问题。也有宏观的原因,刚好碰上去杠杆。一个是杠杆高,一个是资源错配。

我们以前主要(融资渠道)是10年期长债和银行的长期固定资产贷款。而他们什么短钱都拿。短短几年时间,整个公司就(变得)完全不认识了。

《华夏时报》:公司退市的时间节点,是不是已经近在咫尺了?

陈义龙:按照事先告知书的精神,凯迪生态可能只有一条路,就是退市清算,重整窗口期基本上错过了。我非常担忧,也非常痛心,但现在这个危机关口,我们还是坚定相信党和政府一定能帮助凯迪生态这一具有巨大重整价值的上市公司尽早进入重整程序,最终化解危机,实现多赢。

责任编辑:帅可聪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