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宏观正文

环保行业格局生变:央企国企进场,前20强占17席,混合所有制将成行业重要标志

作者:刘诗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04 13:55:13

摘要:混合所有制将会成为环保行业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把各自叠加优势发挥出来,既有民营企业适应市场的优势,也有央企的资源优势。

环保行业格局生变:央企国企进场,前20强占17席,混合所有制将成行业重要标志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诗萌 肇庆报道

长久以来,环保行业一直是民营企业的地盘,业内约九成的企业都是民企。然而近两年,这一格局发生了变化。2018年以来,一些大型的“明星”环保企业纷纷因资金链紧张“卖身”国资,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

“未来混合所有制将会是我们环保产业的一个很有特色的现象,现在可以说已经具备了总结这个规律的条件了。”11月30日,在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举办的“2019中国环境上市公司峰会”上,中广核环保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雷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混合所有制将会成为环保行业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把各自叠加优势发挥出来,既有民营企业适应市场的优势,也有央企的资源优势。

会上,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王凯军表示,目前全国95家央企中,涉足生态环境产业的央企有53家。《华夏时报》记者也了解到,当前环保行业前20强当中已经有17家是央企,剩下的3家民企当中,还有一家在谈并购。“许多民企都加入了国家队,就像微信logo下面插了一面小红旗。”对此,环境商会执行会长、苏伊士新创建执行副总裁孙明华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央企国企进场

2016年是环保风暴席卷全国的一年,也是从前“小散弱”的环保行业开始有国企、央企涉足的一年。三年后,行业的格局发生变化,“巨头”们越来越多,并且占领了行业的龙头。

国企、央企的进场,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地方政府的需要。瀚蓝环境总裁金铎表示,国企进场的现象有其合理性,其中的一方面是这几年来是国家集中整治环境,需要企业有大的资源配置能力,包括资金的调度、包括资源整合能力,而央企和大型地方国企正好承担了这个任务。余浩也认为,央企进场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政府需要一些有担当、有责任心的企业,来帮它分担压力,使环境质量改善起来。

而大岳咨询董事长金永祥则把原因归结于“蛋糕”的变大。他解释,环保产业里最基本的项目有几类,一类是技术边界、商业边界非常清楚的一类,主要的参与者包括外企、民企,市场化程度都比较高,部分国有企业也参与了;另一部分是一些技术边界不清楚,甚至科研都没有做完,商业条件也不清楚的项目也都推向市场了。他认为,国企进入以后,边界不太清楚的项目也有主体愿意参加,市场规模呈几倍甚至十几倍地扩大,给大家带来了机会。

在他看来,民企和外资市场规模并没有减少,增量主要来自于国企的参与。尽管国有企业进入,也和民企、外资竞争边界比较清楚的项目,但同时也和民企形成了很多联合体,去做一些边界不太清楚的项目,因此总体来看,民企和外资的份额并没有减少。

民企的资源魔咒

过去一年,除了央企国企大规模进场带来的压力以外,民企在自身经营中确实也出现了“资源魔咒”的现象。更多的资源和更大的市场,却未能给他们带来好运,反而捆住了他们的手脚。

自从2018年东方园林发债失利,环保企业一夜入冬,资金链紧绷的痛苦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不断传导下去。2019年3至7月间,启迪桑德、清新环境、锦江环境、东方园林、碧水源等企业纷纷与国企战略联合,主动或被动从民营企业变身混合所有制企业。

在当天的会议中,清新环境总裁李其林将“资源魔咒”的原因总结为缺乏对宏观的预判。“我们以前都埋头干活,忽略了整个GDP宏观增速下降,从高速度向高质量的动能转换对产业的影响,以及我们自己所服务的行业面临去杠杆带来的大波动、宏观经济金融去杠杆带来的影响,对这些缺乏周全的考虑和毅然决然的准备。”他说。

因此,锦江环境主动与地方国企联姻。锦江环境总经理张超表示,锦江环境在发展过程之中倒是不存在生存问题,但存在着怎样能够保持竞争优势、保持市场的定位思考。“也许一个人迎着风走太难了,莫不如顺着风,再找一个人结个伴可能会更顺畅一些。”因此,6月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与锦江环境达成了收购协议。

“民营企业有很强的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的意识,如果说环保行业当中缺少这么一支力量的话,我觉得对于良性的竞争是不利的。”金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现在国企进场,对保护民营企业过去所积累的经验、技术、市场、团队的“火种”也有积极意义。

仍处于最好的时代

对于环保产业的未来发展,与会人士的观点十分统一,那就是仍然处在“最好的时代”。

王凯军表示,环保行业仍然处在国家政策的大机遇之中。从2008年到现在,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区域的规划都上升为国家战略,近期长江经济带和黄河战略也成为新的国家战略。在这些区域当中,经济发展实际上已经到了环境和经济的拐点,也就是著名的“库尔涅茨”拐点。

所谓库尔涅茨拐点指的是,在经济发展初期,经济发展对环境质量产生负面的规模效益,环境质量随着经济增长不断恶化,但到达一定拐点后,随着技术效应和结构效应超过规模效应,环境质量开始随着经济增长而逐渐改善。而在实践中,这一拐点也不会自己到来,而是需要国家、企业、个人一起扭转“先污染后治理”的思想,用实际行动大力整治污染。

这便是环保行业发展的机遇。“中国企业包括中国的环保企业,其实是经历了中国最好的一个时代,只有增长没有衰退,哪怕像当下也有6%的增长率。”济邦咨询总裁徐玉环表示。然而机遇不等于能力,站在风口上保持专注和定力是更难的。她建议,民企不必要跟央企争,走出差异化的竞争路线才是民企未来的方向。

“污染攻坚战是国家的一个重点战略,在座所有的环保人都有这个义务和责任参与进来,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要想参与环保攻坚战首先必须在残酷的市场竞争当中活下来,不要倒在黎明前。否则明天很美好,可惜与你无关。“环境商会副会长、重庆三峰环境集团总经理王小军总结道。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