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三全食品受猪瘟困扰营收下滑 实控人半数股份质押

作者:葛爱峰 王鑫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8-29 14:55:31

摘要:三全食品2019年半年度财务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30.42亿元,同比减少1.15%。三全食品在半年报中表示:二季度受特殊事件的影响,销售收入有一定下滑,同时,报告期内原材料价格上涨幅度较大,对成本形成一定压力。

三全食品受猪瘟困扰营收下滑 实控人半数股份质押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葛爱峰 实习生 王鑫 郑州报道

今年以来,在猪肉价格持续上涨的冲击下,加之此前猪瘟事件的影响,速冻食品龙头企业三全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全食品”,002216.SZ)销售收入下滑、现金流指标大跌、支柱业务水饺业务收缩。此外,其毛利率下滑、子公司亏损、大股东质押等隐忧亦不断暴露,或为这个身负中国速冻食品行业“开创者”、“领导者”光环的明星企业带来更大的压力与考验。

三全食品2019年半年度财务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30.42亿元,同比减少1.15%。三全食品在半年报中表示:二季度受特殊事件的影响,销售收入有一定下滑,同时,报告期内原材料价格上涨幅度较大,对成本形成一定压力。

对于“特殊事件”,三全食品董秘办工作人员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时称,该“特殊事件”系此前公司品牌水饺疑似检测出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事件。

猪瘟阴霾未散

据了解,至今阴霾未散的猪瘟事件起源于今年2月份。2月15日,有媒体报道三全生产的灌汤水饺在湖南湘西、甘肃酒泉两市抽检出疑似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疑似批次包括20190113H的1000g灌汤猪肉水饺、20181111H的500g 灌汤猪肉香菇水饺、20181129H的500g灌汤猪肉芹菜水饺。

2月21日,三全食品发布深交所关注函回复公告表示,公司已封存相关疑似产品灌汤水饺共计24127件,价值217.14万元,暂无发现其他批次产品存非洲猪瘟病毒情况。同时此事件已影响到消费者对公司产品和品牌的信心,也会对公司未来业绩产生不确定的影响,但目前尚无法评估该事件对2019年度经营业绩的具体影响程度。

猪瘟事件对三全食品业绩的影响从半年报数据中可见一斑。报告期内,三全食品水饺业务营业收入7.56亿元,较上年同期9.17亿元同比减少17.59%。另外,水饺业务作为公司对营业收入贡献最多的第一大业务板块,其占营业收入比重在今年上半年首次低于汤圆业务和面点及其他业务。相关数据显示,报告期内汤圆、面点及其他、水饺业务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6.78%、29.96%和24.84%。

水饺业务的收缩并不是从今年才开始的,《华夏时报》记者发现,近年来三全食品水饺业务的营业收入增速在逐渐放缓,2018年首次出现负增长。与此同时,水饺业务在整体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也是逐渐缩减,2019年上半年失去其第一大业务板块地位。

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三全食品水饺业务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10.83%、8.65%和-3.12%。2016年-2018年该公司水饺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38.22%、37.78%和34.72%。 值得注意的是,三全食品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15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80.23%。对于该现金流指标的大幅下降,三全食品称主要是本期应对原材料价格上涨,增加原材料战略储备所致。

猪肉价格上涨冲击

今年以来,作为三全食品主要原材料的猪肉价格持续走高,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4月份-6月份,我国猪肉价格涨幅分别为18.2%、14.4%、21.1%。7月份,畜肉类价格上涨18.2%,其中猪肉价格上涨27.0%。

原材料价格的不断上涨不仅造成三全食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指标大幅下降,或使其产品毛利率进行压缩,对企业的经营发展带来更大的压力。半年报数据显示,本报告期水饺毛利率为31.36%,较上年同期减少4.16%。

对于猪肉价格的持续上涨是否会进一步压缩毛利率,给公司带来更大的风险,对业绩造成不良影响?三全食品上述工作人员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称以半年报中公开信息为准。

除了自身业绩的下滑,三全食品旗下主要子公司的业绩亦不容乐观。半年报信息显示,三全食品主要子公司有6家,分别为河南全惠食品有限公司、郑州全新食品有限公司、三全食品(苏州)有限公司、北京三全食品销售有限公司、广州三全食品有限公司和南京三全食品有限公司。6家主要子公司中有3家净利润均为亏损,其中广州三全亏损最多,净利润为-1639.95万元。

政府补助或成为三全食品业绩助力之一,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2019年1月-7月三全食品共计收到政府补助约2815.71万元。从2015年开始,三全食品的政府补助突破千万,为1496.48万元。此后,该公司政府补贴逐年增长,2016年-2018年其获得的政府补贴分别为1162.01万元、1515.05万元和2117.24万元。

“获得政府补助公司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业绩不佳濒临退市或者ST的上市公司;二是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公司;三是国家和地方政府政策扶持的公司,主要是国家重点发展的战略性产业或新兴产业。高额政府补贴会对公司产生什么影响,需要从两个方面看待,如果政府补助用在了正确的地方,用来提升企业自身造血能力,那么政府补助可以理解。如果只是为了不被戴帽、不退市,粉饰业绩,这种政府补助就是不合理,少数骗补甚至应纳入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打击范畴。”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本报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8月13日,三全食品发布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实控人陈泽民将其所持有的本公司部分股份质押,质押股数为2060万股,本次质押占其所持股份比例24.44%,用途为个人融资。

截至公告日,陈泽民持有三全食品股份8427.86万股,占三全食品总股本的10.51%,目前累计质押其持有的三全食品股份4160万股,占陈泽民持有三全食品股份总数的49.36%,占三全食品总股本的5.19%。

“控股股东质押股票现象经常存在,有的质押股份用于贷款、有的用于其他用途,但质押率太高,如超过50%,可能会存在质押平仓等风险,遇到市场环境不佳或价格大幅下行,对上市公司构成不利影响。”资深投资人士郭施亮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