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要闻正文

“银发经济”的机遇与挑战:老年教育陷人才荒、顶层设计缺失困局

作者:陈宝枫 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4-22 13:23:18

摘要:据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介绍,目前中国有2.5亿60岁以上老年人口,其中60%—70%的老年人有老年教育需求。新型老年群体不断增长,对物质和精神的消费欲望加速释放。

“银发经济”的机遇与挑战:老年教育陷人才荒、顶层设计缺失困局

实习生 陈宝枫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4月20日是谷雨节气,寒潮天气基本结束,气温回升加快。“我们可以说是养老教育领域的黄埔一期学员。”主持人芳华笑道。与春天一切从新的景象相呼应,本次分论坛主题 “‘老年教育+’商业模式创新”也是清华老龄产业高端论坛举办11年以来首次出现的话题。

“老年教育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国家战略。”据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介绍,目前中国有2.5亿60岁以上老年人口,其中60%—70%的老年人有老年教育需求。新型老年群体不断增长,对物质和精神的消费欲望加速释放。

不过,在迎来新一波“银发经济”的同时,老年教育仍面临专业人才匮乏、顶层设计欠缺等诸多问题。

突破“天花板”的老年教育

“前些天跟一个养老院长交流,他说目前他们机构有400多张床位。照这样下去,十个才有四千张。养老院是有天花板和空间限制的,而老年教育则空间巨大。”

党俊武表示,目前养老院等服务机构主要为失能老人提供长期照护服务,这是刚性需求,医养结合则是养老机构最为成熟的商业模式;而老年教育则是非刚性需求,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

“我们要想办法让它成为准刚性需求”。党俊武表示,未来国家要发展老年心理等多种老年教育、办更多老年教育机构,让老年人过更好的生活而不是都躺到养老院去。

据了解,目前我国养老产业主要分布在保险、地产、服务、健康文娱这四大领域,而老年教育则穿插在这四个领域之中。

我国老年教育起始于1983年,以中国首家老年大学——山东省红十字老年大学成立为开端。2016年处在老年教育发展变革阶段,老年教育首次出现在了国家五年规划之中;国务院发布的《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年—2020年)》又明确提出要“加快老年教育服务、扩大老年教育供给、创新老年教育体制机制和推动相关制度建设”。等相关政策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在政策支持的同时,老年人对老年教育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高。据此前媒体报道,就财富的拥有量来看,中老年群体是拥有财富最高的人群,尤其是在未来5—10年,新中国成立后第二次婴儿潮的高净值人群逐渐步入老年,他们对晚年生活的需求不再是“养老”而是“享老”。精神文化消费会持续升温,享受型消费将成为潮流。

“中国老龄产业已经迎来了消费市场的大爆发,而老年教育正是引爆老年消费的重要切入点。”

据统计,截止2018年底,我国已有6万余所老年大学和老年学校,其中800万老年人参与了在校学习。

老年教育陷困局

“800除以6”,反映出老年教育供需矛盾的问题。

“他们三个都留了联系方式,可见都缺乏人才啊!”主持人芳华在看到三位从事老年教育的中青年企业家留下微信号的行为后调侃着笑道。

据了解,快乐50公司创立之初,只有创始人党越一人,经过四年累积,团队发展成近20人队伍,目前公司仍有用人需求。

广州美好盛年总经理黄吉海也表示,目前该公司一员工要服务400名会员, 1168人的大课,只由一位员工主导,部分会员会作为志愿者辅助工作。

“我们以好玩为主,你发的照片可以秒杀你朋友圈里的所有人。”黄吉海表示,公司的课多为娱乐性质,但在深度方面仍有所欠缺。

据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老年教育分会副主任委员高澍苹透露,目前部分老年教育机构只设置了娱乐层面的内容,但在医疗保健、法律、经济等其他方面的课程还远远不够。

这其中“一是专业师资匮乏。学校里面请来的老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老人这类特殊群体,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知识传达给老人;二是资金问题,机构没有更多的钱聘请更好的老年教育人才。”

据了解,目前老年教育人才共有五大类,他们分别为老年教育工作者、专业师资、教学组织管理者、运营管理者和规划师。其中,规划师作为新兴职业是综合性最强、也是最为欠缺的。他们需要参与老年教育与经济、生命的智慧与尊严等六大课程设计。

“人才方面倒好解决,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我们对老年教育缺乏一个顶层设计。”主持人芳华担忧道。

据了解,习近平总书记于2016年就曾提出应对人口老龄化,要加强顶层设计。不过,据国家民政部养老服务业专家委员会委员乌丹星透露,现阶段中国人的商业逻辑仍属于“摸着石头过河”,宏观战略搭建不足,与国外企业“想明白再干”相比,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机会和财务成本。

就拿主管部门来说,党越在公司成立之初寻求相关部门办理业务时就犯了难。“教育部门、民政部门都说老年教育不归他们管,在找工商部门登记时他们也说目前还没有什么企业办老年教育。找了一路主管部门都找不到,没有人管这个领域,这就是个问题。”

日前记者在联系党越时,问到有没有老年教育主管部门的最新进展,党越仍表示,“我们也很想知道,目前还没有特别明确的答案。”

“老年教育其实还挺跨界的,如果一个部门去做,肯定是比较难的。部门之间协同配合,这点还是挺重要的。”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