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美股牛市新游戏:拆分首日特斯拉创始人登上全球第三富豪宝座,苹果之后亚马逊会否“高送转”?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01 17:57:30

摘要:美股两大炙手可热的科技股,苹果、特斯拉,在美国当地时间8月最后一个交易日正式实施拆股,当日均实现大涨。

美股牛市新游戏:拆分首日特斯拉创始人登上全球第三富豪宝座,苹果之后亚马逊会否“高送转”?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美股两大炙手可热的科技股,苹果、特斯拉,在美国当地时间8月最后一个交易日正式实施拆股,当日均实现大涨。

“1拆4”后的苹果,在“价格加权”编制方法下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称“道琼斯指数”)中权重降低。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8月31日收盘,道琼斯指数下跌0.78%,纳斯达克指数则收涨0.68%。

“1拆5”后的特斯拉,当日相比苹果涨幅更大,将公司创始人马斯克一举送上了全球第三富豪的宝座,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掉落至第四名。

与A股“高送转”一样,拆股行为在美股一样拥有着很长的历史,其目的在于以低价吸引更多投资者买入持有。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除苹果之外,微软、谷歌等历史上也发生过引人注目的拆股,此外,有预测认为亚马逊的拆股几率正在增加。

拆股狂欢

苹果、特斯拉此次拆股的决定早前已经公布,给予了市场足够的准备和预期。为了适应苹果拆股后股价绝对值的相应降低,道琼斯指数决定剔除“元老级”成分股埃克森美孚,同时新纳入两只科技股。

实施拆股当天,美国时间8月31日,苹果股票交易额相比前一个交易日有几十亿美元的放大。根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截至收盘,苹果全天成交额约291亿美元,股价报于129.04亿美元,上涨3.39%,盘后小涨0.23%。

道琼斯指数有关成分股的调整,也于8月31日实施。但当天,该指数还是收跌0.78%。相比之下,“市值加权”编制方法下纳斯达克指数上涨0.68%,标普500指数下跌0.22%。

特斯拉拆股首日对股价的刺激作用,比苹果还要强。8月31日,特斯拉全天成交额相比上一个交易日放大约100多亿美元,截至收盘,该股大涨12.57%,报于498.32美元。盘后,特斯拉进一步上涨3.3%。

今年特斯拉股价已经翻了约4倍,带动创始人马斯克的身价水涨船高。8月31日,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马斯克身价(1154亿美元)正式超越扎克伯格,跻身全球第三(1108亿美元)。

苹果市值前不久刚刚突破2万亿美元的历史大关,股价相比年初涨了近80%,相比年内低点翻了约一倍。苹果和特斯拉这两只股票,被不少市场声音认为分别代表了美国老牌科技股和新兴科技股过去几年的涨势轨迹。

兴业证券近日在一份结论为“苹果引领消费电子黄金十年,特斯拉将开启相关产业链赤金十年”的研报中对比了特斯拉和苹果,认为二者虽处不同行业领域, 但有诸多共通之处。比如,第一,品牌塑造:创始人均自带光环,塑造高端先锋产品形象;第二,产品策略:均为大单品策略,最大化规模效应;第三,技术创新: 重新定义产品,引领行业创新;第四,渠道变革:开创直营模式,提升品牌认可度;第五,商业模式:均软硬一体化,创新行业商业模式。

在苹果和特斯拉拆股之后,美国市场有声音认为,存在接下来更多高价股拆股的可能。而从历史上来看,不少高价科技股也一直有拆股的习惯。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微软历史上实施了九次拆股,第一次发生在1987年,第九次发生在2003年2月份,至今已有17年的“空窗”。第九次微软实施了“1拆2”,股价从约48美元变为约24美元。而当前,微软股价在225美元左右。

不过,目前来自外部的拆股呼声最大的,不是微软,而是亚马逊。亚马逊当前股价在3500美元左右,已经21年没有实施过拆股了。亚马逊1997年上市以来仅实施过三次拆股,第三次发生在1999年。

谷歌在2012年实施过一次另类的拆股,引发了一定争议。当年谷歌创始团队为了避免在对员工进行大规模股权激励时稀释自己的持股比例,对股票种类进行了大改,增发了没有投票权的C类股。

并且,此后,没有投票权的C类股票和只有少量投票权的A类股分开同时上市,创始团队持有的B类股则不在二级市场交易,而每股B类拥有的投票权是A类股的数倍。

互联网泡沫?

苹果至今已有五次拆股行为。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早年发生的四次拆股中,有三次出现了拆股后一年的股价大幅跑赢标普500指数的情形。

以上一次拆股为例,即2014年6月9日苹果“1拆7”。以拆股发生日股价和整一年后股价计算,苹果股价在此期间涨了47.7%。而同期标普500指数涨幅仅为9.9%,纳斯达克指数涨幅为17.1%。

2005年2月28日“1拆2”后,一年后苹果到2006年2月28日时的股价上涨26.2%,而同期标普500指数仅涨6.4%,纳斯达克指数涨幅为11.2%。

1987年6月16日“1拆2”后,苹果股价一年后股价下跌0.6%,而同期标普500指数跌11.5%,纳斯达克指数下跌10.4%。

唯一一次苹果跑输标普500指数的拆股,发生在互联网泡沫破灭的2000年。

2000年3月,纳斯达克指数攀升至5048高点后掉头向下,同年10月份触及1108低点,但标普500指数在2000年并未发生纳指一样的暴跌,前者当年4月触及1552点后,缓慢震荡向下,到年底时才跌至1300点。

苹果于2000年6月21日实施了历史上的第二次拆股(“1拆2”)。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拆股一年后的2001年6月21日,苹果股价相比一年前下跌了20.4%,超过了标普500指数同期的16.36%。

有意思的是,今年6月份纳斯达克指数触及一万点时,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在一份研报中称,美股价值股跑输成长股的程度已达到2000年3月9日互联网泡沫顶峰时的水平,这是纳指的一个分水岭;“如果2000年是一个泡沫,那么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更大的泡沫”。

洪灏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道,这有可能是纳指见顶的一个信号。不过,标普500指数在2000年3月见顶后,在顶部徘徊了约6个月才最终开启历史性的暴跌。

兴业证券全球首席策略师张忆东日前在一份研报中称,截至2020年8月28日,标普500预测市盈率为26.9倍,已高于互联网泡沫时期预测市盈率的高值。互联网泡沫时期,标普500指数于2000年3月24日攀升至当时最高点1527.5点,当日标普500预测市盈率为26.3。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