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首富”故事 | 400亿财富只剩下11亿市值,贵人鸟巨债压身难起飞,林天福下一步如何落子?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8-06 17:53:27

摘要:8月5日,贵人鸟称,因公司此前3300万股拍卖两次流拍,被法院裁定以保留价1.39亿元的价格,交付给厦门国际信托抵偿,合每股4.2元。最新的进展是,法院驳回了贵人鸟的复议申请。

“首富”故事 | 400亿财富只剩下11亿市值,贵人鸟巨债压身难起飞,林天福下一步如何落子?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债务缠身的贵人鸟(603555.SH)又被追债了。

8月5日,贵人鸟称,因公司此前3300万股拍卖两次流拍,被法院裁定以保留价1.39亿元的价格,交付给厦门国际信托抵偿,合每股4.2元。最新的进展是,法院驳回了贵人鸟的复议申请。

《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公司证券事务部,相关工作人员称,裁定生效后,大股东将失去5.25%的股权。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福建泉州的一个贴牌代工个体户,靠着自己的智慧和时代的风口,林天福让贵人鸟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市值一度达到400亿元。

但做鞋的林天福在市场上不断开启买买买跨界收购后,危机也随之来临。从此贵人鸟负面不断,债券“爆雷”、债务缠身、股权冻结,披星戴帽。到如今,异常看重控股权,从未主动减持过股份的林天福,开始在一桩桩拍卖和诉讼中被动丧失股份,一个百亿企业的财富也在不断湮灭,只剩下11亿元的市值。

14亿元逾期

贵人鸟公告显示,公司的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贵人鸟集团”)占公司总股本的71.45%,已全部处于质押或冻结状态,其中冻结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 63.08%。

8月4日晚间,公司发布公告,由于公司未能按期偿还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晋江分行(下称“中国银行”)的1.48亿元借款本息,中国银行向泉州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并被受理。

这笔钱是2019年12月中国银行向贵人鸟提供的短期流动资金贷款,是用来救急的,只不过现在也成为了公司庞大债务中的一笔。

在此之前,贵人鸟披露,由于流动性紧张,公司未能按期偿还各家银行贷款本息,公司在各家银行的贷款本金合计14.10亿元已经全部逾期。

截至一季度末,公司的总资产为36.81亿元,逾期贷款是其近40%。此时距离公司上市只过去了6年,贵人鸟却是危机连连,市值已经剩下11.8亿元。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债务问题是眼下的燃眉之急。目前公司大股东正在跟各个债权人协商,债权人之后会采取什么举措将由博弈结果决定。

一家企业从创立到鼎盛需要多久?一家市值400亿元的公司陨落又需要多久?贵人鸟给出的答案分别是,10年和5年。

贵人鸟是典型的家族企业,管理权牢牢把控在林家人手中。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林天福是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他的兄弟和侄子担任副总经理。同时,林天福也非常看重自己手中的股权。IPO时,他通过贵人鸟集团持有上市公司76.50%的股份;截至目前,他仍然持有公司71.45%的股份。无论是从股权上,还是管理上,林天福都对贵人鸟有绝对的话语权。因此,贵人鸟这部棋局,每一步都是林天福在落子。可以说,贵人鸟的成败都在林天福。

曾问鼎泉州首富

能从公开资料看到贵人鸟的董事长林天福的发家史始于1986年。那时林天福24岁,福建莆田还不是“中国鞋都”,他只是做小规模的运动鞋贴牌代工。1993年,他成立了公司向菲律宾出口运动鞋类产品。

或许因为和菲律宾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的关系,林天福在1997年取得了菲律宾的永久居留权。也是这一年,贵人鸟这三个字首次出现,但依然是贴牌代工。代工持续到2002年,林天福开始使用“贵人鸟”商标生产鞋类产品,并开始规范化管理和发展经销商,逐渐形成了公司现有运动鞋服的业务模式。

当时,中国内地的工厂必须通过香港,才可以把货物卖到全球各地。4年后,林天福取得了香港居民身份,他在香港注册成立了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贵人鸟集团”),由他全资持有。贵人鸟集团只用来持有贵人鸟的股权,此外没有开展其他业务。

借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机会,贵人鸟采用大规模营销的方法,请来了刘德华代言,并推出运动快乐的口号,一炮而红。奥运之后,贵人鸟进入跑马圈地的阶段,快速发展在全国各地开了5000多家实体店,最疯狂的时候大概每天新增3家门店。

随着公司的快速发展,贵人鸟终于在2014年初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市值最高时一度超过400亿元。林天福的身价也水涨船高,在2015年以190亿元问鼎“泉州首富”。

能否保壳成功?

贵人鸟上市之后,林天福却迎来了滑铁卢。北京奥运会在带给国产体育用品行业巨大机会的同时,硬币的另一面则是整个行业的产能严重过剩。上市本身就是林天福在为贵人鸟寻找新的发展方向。

从财报数据来看,贵人鸟的高光时刻是2017年,公司创下最大规模营收32亿元。但高增长依靠的并非业绩的增长,而是大规模并购,高昂的收购成本,也让营收增长的同时,净利润同比下降。那时,贵人鸟满怀期待,希望借助并购摆脱依赖“贵人鸟”单一自有品牌的危险。

短短几年,贵人鸟共进行了十余次收购,行业横跨互联网+体育、体育经纪、赛事主办、体育保险、体育游戏、体育健身等多个领域。费用自然也不菲,20个亿,是贵人鸟上市以来,去掉亏损年度,总盈利的两倍。

连续的收购转型,不断加大了贵人鸟的经营压力,虽然公司的营收每年都在上涨,但净利润和净利率却构成了一条下滑曲线。2018年起,贵人鸟开始出现亏损。

也是从那时起,贵人鸟流动性紧张,公司的消息与诉讼、资产冻结、债务等词汇牢牢的绑定在一起,只能开始依靠变卖此前收购的资产维持存活。

目前,贵人鸟的市值较最高点时已经蒸发了390亿元,俨然成了一个“空壳”。

2019年年报公布后,贵人鸟因为业绩亏损已经披星戴帽变更为*ST贵人,若今年继续亏损,公司股票将可能被暂停上市,2020年将是其保壳之年。今年一季度,疫情让贵人鸟雪上加霜,营收同比下滑66.92%,净利润与上年同期比较已是由盈转亏。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的主营业务从去年起在逐渐萎缩,再加上疫情的影响仍然在持续,很难保证公司今年的营收情况。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