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库存暴增逾两成!沪铜期价创逾两年新高 现货市场买家意愿减弱

作者:叶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14 15:18:17

摘要:截至7月10日,上期所铜库存继续回升,至约一个月高位,单周库存增加逾两成,至13.7万吨。

库存暴增逾两成!沪铜期价创逾两年新高 现货市场买家意愿减弱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7月13日,沪铜主力2008合约早间开于50860元/吨,开盘后铜价围绕52640元/吨位置横盘整理,随后多头势力持续增仓拉动铜价上涨,攀日内高点53520元/吨,此时多头获利了结,最终收于52880元/吨,涨2380元,涨幅4.71%,日线呈加速上涨态势。

与此同时,沪铝期货价格也跟随铜价上涨,最高上冲至14860元/吨,达近两年来新高。据记者了解,铜价之所以大幅上涨,与铜矿主产区智利传出的消息有关,智利AntofagastaMinerals旗下Zaldivar铜矿工会表示,该铜矿工人在拒绝薪资协议后投票决定举行罢工活动,暂定于7月15日举行罢工的消息引发供应担忧,而且智利疫情对矿端的扰动持续。

市场对于智利铜矿供给紧张的忧虑情绪再次发酵。据记者了解,沪铜自3月23日创出35590元/吨的低位后,便开启一轮单边上涨模式,截止7月13日沪铜主力2008合约已上涨17000元/吨,期价突破53000,创2018年6月以来新高,累计涨幅43.31%。

逾两年新高

今年的大宗商品市场可谓风云变幻,前有国际油价暴涨暴跌,甚至于4月初出现负油价,后有铜价魔幻走势。

一季度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国内铜材加工企业受到影响较大,铜需求端基本陷入停滞。全球供应链也受到巨大冲击,导致铜价承压下挫,在3月份跌至35590元/吨左右低位。

进入二季度,全球货币宽松政策不断加码,市场信心逐渐增加;中国疫情防控取得明显成效,企业复工复产逐渐展开,下游需求得到集中释放。铜价自低位大幅回升。

光大期货有色研究总监展大鹏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随着疫情从北美往南美扩散,智利铜矿供应成为隐患。5月,智利矿业部长Baldo Prokurica称由于新冠疫情影响日益严重,预计智利铜矿将减产20万吨,2020年将比2019产量下滑3.5%,这还是在智利后期能有效控制疫情的情况下的预判。

不过,上半年国内电解铜产量同比有所增加,据SMM统计,累计同比增加3.72%。这主要是因为部分铜冶炼企业提前对铜精矿进口,并加大了自有矿的开采。但如果智利铜矿开工情况持续不理想,后期铜矿供应难免会受到影响,出于担忧市场也给出了溢价。

伴随着铜价的持续上涨,沪铝期货价格也创出近两年来新高。一德期货分析师封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由于铜铝在某些方面有一定的替代性,所以价格波动有一定的相关性,近两年铜铝价格比3.5左右。流动性充足对所有有色商品来讲都是一个利多因素。不过,从铝的基本面来看,供给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上半年供给同比增长3%左右,而且进口窗口持续打开,供给压力比往年大;上半年表观消费同比正增长1.2%,铝锭社会库存向中端隐形库存转移,但尚未被真正消耗掉,而且出口市场受压明显。

封帆认为,铝价创新高,主要是社会库存处于低位,仓单量21万吨也比较低,存在挤仓的情况(主要是在流动性充裕的刺激下造成的)。

据悉,由于电解铝企业持续高利润,从5月下旬开始至6月份,电解铝行业新增产能高达80万吨。产量增加效应在上半年尚未体现,预计将会集中在3季度,下半年行业累计投产近160万吨,因此预计下半年电解铝产量1880万吨,全年总产量3680万吨,同比增幅3.9%。消费端,在政策的刺激下,预计实际消费下半年可弥补疫情缺口,但全年实际消费预计0增长。由于存在显性库存转隐形的情况,表观消费预计增速1.7%,全年供应过剩32万吨,年底库存或将达到90万吨以上。

世界金属统计局(WBMS)公布报告显示,2020年1-4月全球铜市供应短缺2400吨,2019年全年短缺26.8万吨。第一季度报告库存增加,但在4月小幅回落,较2019年末水平高出24.7万吨。库存增幅包括LME仓库净交付量10.68万吨,COMEX库存增加2200吨。

对此,展大鹏表示,二季度供应是次要因素,推动铜价上涨的主要因素还是需求——下游企业的补库和囤库需求以及收储政策的出台。二季度经济修复加快,铜加工商和终端用铜企业均进行了补库,甚至不少企业产生战略性囤库行为。

另外,云南和甘肃两省收储政策的出台也刺激了企业的采购动作。他认为,从供需平衡表上,库存在一季度快速累积后二季度又出现了快速下降。当前国内对铜的需求出现了季节性放缓的迹象,特别是梅雨季以来比较明显。无论从中间企业的加工费、开工率,还是与企业交流过程中均可以发现,基本面内生动力不足。

展大鹏表示,目前沪铜仍然维持上涨的走势,原因一是对于雨季过后需求恢复的预期,二是部分资金推涨铜价——并非完全出于基本面,还有可能来自于股市上涨传导的乐观情绪。近一年上证指数与铜达到了较高的正相关性(0.76)。

现货市场买方畏高

“今年不仅是沪铜出现一波小牛市,境外伦铜价格也在大幅上涨。自3月19日伦敦铜价创出4371美元/吨新低后,后期大幅反弹,截至7月13日,伦铜期货价格创出6633美元/吨新高,涨幅达36.70%。只要从底部拿着头寸做多,完全可以不用担心价格回调风险。”期货市场交易者梁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 面对伦铜的大幅上涨,欧亚资源集团ERG首席执行官Benedikt Sobotka表示,预计铜领域将出现长期的结构性供不应求,到2021年价格可能突破7000美元/吨。不过,花旗银行给出的研报显示,伦铜期货价格可能在第三季度被高估。

花旗银行分析师表示,过去一个月,在股价和债券收益率持平或下跌的背景下,铜价从5700美元/吨上涨至6000美元/吨以上,基于这些历史关系,铜价似乎被高估了220至420美元/吨。“总体而言,短期内,我们仍然坚持5750美元/吨的近期目标价格。”

伴随着铜价大幅上涨,境内外的库存也在发生变化,据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公布数据显示,伦铜库存持续下降,至18.1万吨,刷新约四个月低位。然而,截至7月10日,上期所铜库存继续回升,至约一个月高位,单周库存增加逾两成,至13.7万吨。

此外,COMEX铜库存节节攀升。截至7月10日,刷新2019年1月25日以来高位。三月中旬,该交易所铜库存迎来拐点,目前较此前低位累计增长约225%。值得关注的是,一般来说,国内外交易所库存不断下降将对期价形成支撑,反之,则对期价有所利空。

对于铜价后期走势,光大期货有色研究总监展大鹏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所谓“强者恒强”,如果有色做多赚钱的效应不能被有效打破,可能会维系偏强走势。不过,考虑到铜铝的加速上涨和锌镍的补涨动作,短期冲高概率大,随后可能陷入高位震荡走势。

此外,由于价格涨幅过高过快,产业链利润扩大,新建产能落地、停产产能激活以及废旧金属供应均会加快,产业链总体供应水平会快速释放和提升。一旦需求出现放缓、库存去化转为累库,基本面矛盾激化将显现。

据记者了解,伴随着铜价创出近年来新高,7月13日大宗商品期货价格全面飘红暴涨。不过,铜现货市场却远不及期货的强劲表现,贸易商逢高积极出货,出货意愿强烈,市场买方询价意愿不强,市场成交缺乏买盘,并未出现大批订购的单子。

封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铝价短期快速上涨对产业实际供需影响不大,基本面同2019年相比,供给压力增加,实际消费受到疫情影响,而铝价已经接近2019年的价格高点。从基本面上来讲,当前铝价存在超涨情况,存在流动性催生泡沫的情况,因此从交易角度上讲现在追涨风险较大。

盘面也看不到拐头下滑的迹象,铝价持续上涨尚未出现回调。他认为,目前的情况可能与2017年铝价涨到17000比较相似,资金的拉动时间短幅度大,暂时可先观望,关注流动性及铝锭社会库存变化。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