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华凯保险年报姗姗来迟 督导券商却发风险提示财务报表多处存不确定性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08 14:50:36

摘要:尴尬的是,在华凯保险披露业绩的同时,该公司的督导券商财通证券根据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向市场发出风险提示性公告,指出华凯保险财务报表多处存在不确定性,且存在关联资金占用等问题。

华凯保险年报姗姗来迟 督导券商却发风险提示财务报表多处存不确定性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延期两个月之后,新三板挂牌保险中介机构华凯保险终于在近日披露了2019年年报。

尴尬的是,在华凯保险披露业绩的同时,该公司的督导券商财通证券根据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向市场发出风险提示性公告,指出华凯保险财务报表多处存在不确定性,且存在关联资金占用等问题。

例如,华凯保险财务报表中显示,收购一家金融服务公司19%的股权,并两次补缴出资共计950万元,但由于不能取得被投资单位相关财务资料,会计师事务所无法确定该投资会计处理的恰当性以及款项的价值公允。

另外华凯保险在2019年利润表中营业外收入列示众信易保公司同意豁免830余万元服务费,无法核实其交易的真实性。

年报终披露 经营状况仍未好转

先来看华凯保险去年的经营状况。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3.71亿元,同比下降32.65%。

对于营业收入下降的原因,华凯保险解释称,“是因为车险等险种受监管政策调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属行业性波动;同时,公司下设机构和部分分公司人员的渐次调整,以及主动终止一些经营能力偏弱的分支机构,也为营收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的确,从该公司2019年年报数据来看,华凯保险以车险代理收入为主的保险代理收入是营收的全部来源,较2018年下滑32.25%。

另外,华凯保险的公估收入由2018年的314.15万元缩减至0。原因在于,去年华凯保险对外出售了其所持有的保险公估公司。“随着保险行业自动核赔工具的发展,多数不经过公估环节直接进行理赔,只有在大额赔付案件方面,才需要公估人员进行背调、查勘的工作,但目前大型理赔案件业务不多,因此公估业务量也在减少,利润也很薄。”一位保险经纪公司人士说道。

净利润方面,华凯保险近几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6年,华凯保险亏损1105.97万元,2017年亏损亏损扩大至195.92万元,2018年亏损2085万元。2019年也不例外,净利润亏损1376.06万元。

华凯保险业绩亏损的原因与其股东内斗不无关系。去年上半年,华凯保险的督导券商财通证券曾发布5封风险提示性公告提醒投资者称,因华凯保险股东之间发生控制权之争、存在严重分歧,公司存在经营管理层不稳定的风险,可能对公司信息披露、正常经营和持续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去年6月,华凯保险在其官网发布公告解释公司内斗原由,称2018年6月公司董事会进行了换届选举,产生了第二届董事会和经营班子。而该经营班子在2018年下半年的公司治理中,经营思路不清,造成员工士气低落,业务严重下滑,业绩由盈转亏。同时,第二届新任董事长及部分董事会成员经营的其他财富平台在2018年下半年出现兑付困难。

因为业绩不佳,华凯保险第一大股东华盟投资还曾于2019年1月主持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罢免了原3名董事,选举了5名新董事,组成新董事会,聘任了新一届领导班子。

今年3月25日,该公司发布公告称,何邦会因个人原因,请辞了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为保证公司的正常运作,进一步提升公司管理水平,继续规范公司治理结构,补选任梁松为董事长、总经理。”

梁松来自华盟投资,是华凯保险的实际控制人,去年七月,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业务重点将从财险向寿险转型,把更多的财力和人力投入到寿险领域,并将砍掉一些不挣钱的业务。”

但转型做寿险并非易事,一位保险业内专家分析称,“转型做寿险需要专业的销售人员,如何去培养和打造一支专业性较强的销售团队,是其面临的压力之一。另外,不同于保险公司的销售人员,专业中介机构的销售人员需要代理不同公司的产品,并要将不同公司产品进行组合去满足客户的要求,这对销售人员的技能水平要求更高。”

财务报表多处存不确定性 督导券商发风险提示

然而,就在华凯保险披露2019年业绩的同时,该公司督导券商财通证券根据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报告,对华凯保险财务报表多处存在不确定性及关联资金占用等问题作出风险提示。

具体来看,在华凯保险资产负债表中,其他权益工具投资的列示金额967.97万元,系华凯保险与贵州中小乾信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但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指出,其不能取得被投资单位中小乾信金服相关财务资料,无法确定该投资会计处理的恰当性以及款项的价值公允。

另外,华凯保险2019年利润表中营业外收入的列示金额为830.62万元,系华凯保险2018年购买北京众信易保科技有限公司的数据整理服务、信息推广服务费,经双方多次协商沟通,于2019年7月达成一致,众信易保公司同意豁免上述服务费。

但对于上述交易,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指出,众信易保服务费豁免仅收到无需履行支付义务的回函,未获取其他资料,无法核实其交易的真实性。

同时,会计师事务所重申华凯保险未对2018年利润表中管理费用中“保险中介核心系统平台”原值452万元的投资履行必要决策审批流程和信披义务;并无法对其四川分公司、吉林分公司、陕西分公司等多家分支机构资产、营收实施必要审计。

基于此,6月30日,中审亚太对华凯保险2019年财务报表出具带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的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有业内人士指出,当会计事务所就上市公司财务报表发表不同的意见,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若财务报表不真实,对于公司股东、投资者等各方将产生重大负面影响,可能会导致公司摘牌、退市。

事实上,早在去年5月,财通证券就因担心华凯保险无法如期披露年报而向市场提示,该公司股票可能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今年华凯保险年报同样延迟披露,华凯保险还曾发布公告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如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年报或半年报,自期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的,全国股份转让系统公司终止其票挂牌。因此,公司如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存在被停牌及终止挂牌的风险。

不过,最终华凯保险都踩准了最后期限的时间点,有惊无险。但身处多事之秋的华凯保险是不是每一次都可以这么幸运,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