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一个关停了股市的国家:今年指数涨了近7倍 政府发言人却说它破坏经济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04 22:45:31

摘要:津巴布韦政府此举被认为意在稳定该国货币,有数据显示该国通胀率近期已突破1200%。

一个关停了股市的国家:今年指数涨了近7倍 政府发言人却说它破坏经济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一些津巴布韦股民期待的“反转”并没有出现。截至2020年7月3日,该国股市关停整整一周,并且没有出现何时重开的确切时间表。

关停前的津巴布韦股市,在今年涨了约7倍。英为财经数据显示,津巴布韦工业指数今年截至6月26日的累计涨幅约666%。

6月26日这一天是周五,盘后出现了令人意外的消息。津巴布韦政府新闻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Publicity)发布了一份“檄文式”公告,宣布关停股市和全国移动支付。

“政府掌握了无可指摘的情报,初步显示,津巴布韦国内基于手机的移动支付系统,在津巴布韦股票交易所的有意或无意帮助下,阴谋从事着破坏经济的种种行为……”《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英文版公告原文这样说道。

津巴布韦政府此举被认为意在稳定该国货币,有数据显示该国通胀率近期已突破1200%。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高扬通过中国某机构驻津巴布韦人员了解到了当地的通货膨胀情况。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通胀主要体现在兑美元汇率上,津巴布韦去年实行了去美元化和推行当地津元,此后津元飞速贬值。

津版支付宝被指是罪魁

津巴布韦政府此次整治的重点对象,是当地的移动支付系统,或者说是几家主要的移动支付平台。前述政府新闻稿列举了15条它们“破坏经济”的罪状。

其中一条罪状是,当地移动支付系统被指在实际运营中充当了银行的角色,拥有规模巨大且不受监管的用户资金池。“以Ecocash为例,截至2020年6月10日,它通过50.1万个的商户和代理站点,收集了超过80亿津元的用户资金,而这个资金池没有受到(央行)金融情报部门的监管。”

Ecocash是津巴布韦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其市场份额约为90%。除了被指掌握大量不受监管的用户资金外,这家平台还被指是资本非法外逃的主要渠道,以及津巴布韦黑市汇率交易的中心推手。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政府新闻稿显示,对于Ecocash有这样的指控:“尤其Ecocash,是黑市美元对津元汇率持续飙升的中心推手,这造成商品和服务价格不断升高,长期困扰国内经济,给津巴布韦人民带去难以言说的苦难。”

QQ20200704-215247.png

Ecocash被指同大型商户们合谋,由后者担任中转站,每天给街上“跑腿儿”赚钱的人转账数亿津元,再由他们将这些津元兑换成美元。一同被点名的还有One Money、Telecash、MyCash等移动支付平台,津巴布韦政府认为它们通过各种方式便利了黑市汇率交易,造成美元兑津元汇率“高到了货币监管部门难以解释的地步”。

高扬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去年初津巴布韦实行去美元化和推行当地津元,官方规定美元与津元兑换比率为1比1,到年底时官方规定调至1比25,当时Ecocash上的兑换比率是1比40,黑市更高;2020年5月津巴布韦实行外汇竞价拍卖制度,当时官方兑换比率到了1比57,黑市到了1比80。

津巴布韦新闻部6月26日关闭全国移动支付系统的声明发布后,引发了Ecocash的对抗情绪,后者在一份声明中称,作为提供移动支付的非银机构,公司受央行监管,而非津巴布韦新闻部。彼时,津央行还没有发布任何声明。

次日,津央行(Reserve Bank of Zimbabwe)才发布了一份声明,而该声明被当地不少声音认为是出现了“反转”。

根据《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声明原文,简单来讲,津央行表示普通消费者可以继续通过移动支付进行日常消费,但有每日限额;处理用户现金存入操作的支付平台代理站点被叫停;用户所有套现操作必须经过银行系统等等。

关闭股市背后的逻辑

津巴布韦监管部门整治移动支付的意图,其实早在2019年9月份就已显现。相比之下,此次联同关停股市的决定,更加出乎外界意料。

津政府上一次关闭股市,还是在2008年。当年该国经济同样面临着恶性通胀,津政府于11月关闭了股市,2009年政府宣布弃用津元,开启了无主权货币的多外币体系,同年2月份,津巴布韦股市才重新恢复交易。

时隔十年,2019年6月,津巴布韦宣布废除多货币体系,发行新津元。可是仅过一年,恶性通胀和关闭股市再次重演。

津政府新闻部通报关停消息的两天后,2020年6月28日,津巴布韦股票交易所(ZSE)在一份声明中确认了股市全面关停的消息。《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公告显示,ZSE首席执行官贾斯汀-布格尼措辞谨慎:“在政府新闻部6月26日发布声明后,我们接触了证监会和国家金融、经济发展部。在等待我们的监管部门的进一步指示期间,我们在此通知,交易暂停,等待进一步通知”。

事实上,对于全面关停股市的必要性,目前仅有6月26日津政府新闻部通告这一份官方资料可循。通告认为,股市上存在着非官方的外汇交易通道。

“津巴布韦股票交易所上存在的‘虚假(外汇交易)柜台’,加重了汇率体系受到的损害,这其中的一个典范就是所谓的Old Mutual Implied Exchange Rate(OMIR)。造成的状况是,在任何一个时候,津巴布韦都存在着四个甚至更多并行的汇率交易比率,一个官方比率,一个OMIR比率,一个Ecocash比率等等。”新闻部通告这样说道。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所谓的津巴布韦股票交易所“虚假柜台”,以及OMIR,指的是以Old Mutual Limited为代表的股票,在津巴布韦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同时,还在津境外的交易所上市,且境内和境外股票持有者可以进行相对自由地互换,而互换过程中涉及到了资本的跨境流动和汇率定价,因此形成了一个民间的OMIR汇率标准。

除了Old Mutual Limited,津巴布韦股票交易所还有PPC Limited、Seed Co International Limited等股票可以跨境互换。

2020年,津元大幅贬值,物价持续高企,股市成了当地有钱人对冲通胀的避风港。尤其进入5月份,津巴布韦股市火箭起飞式攀升。

英为财经数据显示,津巴布韦工业指数2020年1月2日报收于766.4点,5月8日报收于1654点,翻了一倍,再到6月26日,该指数涨至5870.36点,相当于一个月内又涨了两倍多,半年累计涨幅约666%。

通货膨胀率1297%

津政府关闭股市的举措,在国内引发质疑。2020年6月27日,该国反对党“争取民主变革运动联盟”(MDC Allianc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十分担忧相关举措给津巴布韦投资带去的负面影响。

“在外国投资者眼中,津本就有负面印象。关闭股市不仅会影响对他国的经济来往,而且违反了本国投资者的财产权。资本不会待在不安全的地方。一个政府,一方面宣称开放商业活动,另一方面却单方面关闭股市,这是极其不理智的行为。”《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声明内容这样说道。

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纷纷下调了泛撒哈拉地区的经济增长预期。其中,世界银行在6月份报告中预测,津巴布韦2020年GDP缩水1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津巴布韦2020年全年经济缩水10.4%,2021年增长4.2%。

“人均GDP的滑落程度预计会更深,很可能造成大部分人口陷入极度贫困。当前津巴布韦人均每天消费水平低于1美元,这低于世界银行定下的日均1.9美元的贫困线。”津巴布韦当地媒体《津巴布韦邮报》在一篇报道中称。

2020年7月4日,津巴布韦政府新闻部官员尼克-芒瓦那在推特上表示:“我们的经济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影响。”他随之附上的官方数据显示,截至7月3日,该国新冠确诊病例625例,恢复176例,死亡7例。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津巴布韦总人口约1500万。津巴布韦财政部数据显示,2020年前四个月,政府在燃油和食品上针对低收入人群的专项补贴约4.8亿津元,此外在其他社会福利方面的开支约为9.42亿津元。

美国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史蒂芬-汉克(Steve H. Hanke)统计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2日,津巴布韦通货膨胀率为1297%,美元兑换津元比率为1对122.22。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