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T+0重新降临A股猜想:游资操纵“式微” 一类私募收益受损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31 18:43:36

摘要: 在现行T+1的制度下,一些不明就里的投资者跟风买入后,即便知道上当受骗了也无法纠错。

T+0重新降临A股猜想:游资操纵“式微” 一类私募收益受损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2020年5月29日晚,上交所在一份声明中称,将适时推出做市商制度、研究引入单次T+0交易,保证市场的流动性,从而保证价格发现功能的正常实现。

我国股市在20世纪90年代曾短暂实施过T+0。近些年有关是否让T+0回归的争议依然很大。从上交所此次的表态可以看出,即使T+0未来回归,也会是折中方案——因为是“单次T+0”,预计是允许日内一次回转交易。

未来T+0一旦重回A股,除了可能给A股带去交易量增加、日内波动率提高,还可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抑制游资操纵?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乾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T+0对游资操纵股票会产生一定的抑制作用”;惩处游资要用重拳、用重典,但光靠这些行政手段恐怕不够,“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为巨额利益所诱惑而不惜铤而走险者大有人在,还需要结合市场力量对其进行事前控制。如何做到?靠完善交易机制。

韩乾指出,在过去三十年市场发展的过程中,游资的交易型和虚假申报型操纵手法也在与时俱进,金融科技成了这些人躲避证券稽查的技术手段,人工智能、量化对冲、高频超高频等令人炫目的词汇和宣传口号成了他们掩人耳目的伪装。

“比如游资可以将大部分资金投在指数成分股,剩余20%-30%的资金投在流动性差的小盘股,给外界造成量化对冲的假象。操纵股票时,每隔几分钟拉抬一次,利用电脑程序精准控制拉抬频率、交易量和价格波幅,以避免触发大数据监管信号。这种手法十分狡猾,充分利用了现有监管技术判断标准的漏洞,行市场操纵之实。”他这样说道。

证监会每年对外通报的年度典型违法案例中,市场操纵案总是会占有很大比重。2018年,证监稽查20起典型违法案例中,有7起是市场操纵案。其中一起具有代表性的是“北八道操纵市场案”。

通报内容显示,2017年2至5月,北八道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组织操盘团队,通过多个资金中介筹集数十亿资金,利用300多个证券账户,采用频繁对倒成交、盘中拉抬股价、快速封涨停等手法操纵“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等多只次新股,合计获利9.5亿元;2018年4月,证监会依法对北八道及相关责任人作出行政处罚。

2020年5月9日,证监会对外通报2019年证监稽查20起典型违法案例。罗山东等人操纵市场案,吴某某团伙操纵市场案,赵坚操纵市场案,吕乐等人操纵市场案,林军操纵市场案,张郁达、张晓敏操纵市场案等6起案件也在其中。

游资交易型操纵的核心在于吸筹,筹码不足,价格无法形成假趋势,无人跟风也就无法达到操纵的目的。韩乾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现行T+1的制度下,一些不明就里的投资者跟风买入后,即便知道上当受骗了也无法纠错,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持有,结果就是被动成为游资手中的筹码,变为“众人拾柴火焰高”;实行T+0交易,允许上当的投资者随时可以主动卖出错误买入的股票,可以从源头上粉碎游资吸筹的计划。

除了实行T+0,韩乾认为,解决A股融券难的问题也是抑制游资操纵股价的重要一环。

“游资操纵下的股价走势毕竟是假象。市场上必然有专业机构和投资者有自己的独立判断。如果个股融券没有障碍,那么当价格明显偏离合理水平的时候,他们会做空个股。反之如果不能融券的话,那么这部分持有不同意见的投资机构和投资者个人只能黯然离场,而游资愈发猖獗。”韩乾称。

我国股市自2010年推出融资融券以来,经历了多次扩容,融资融券标的数量从最初的90只增加到目前的约1600只。

但是,相比融资,A股目前的融券规模远远不足。券源少、券商经营融券业务动力不足等被认为是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以2020年5月15日至5月28日的时间段为例,同花顺数据显示,沪深两市日均融资余额约1万亿元,而日均融券余额只有200多亿元。

一类私募收益大幅受损?

除了抑制游资操纵,《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还有观点认为,未来若实行T+0,国内一部分私募基金可能会受很大影响。

这种观点的核心是:我国股票市场上相当一部分私募基金从事“阿尔法”策略,收益率可以达到50%以上,相比之下美国的对冲基金“阿尔法”策略只能获得4%左右的收益;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国市场采取T+1的交易规则;由于投资者当日买入的股票必须持仓至少等到次日才能卖出,所以“风格因子”的时滞性比较强,行业轮动和板块轮动的切换频率比较慢,这就给机构赚取“阿尔法”超额收益带来了很大的机会和空间;可以预期,如果改成T+0,将提高“风格"切换的频率,加快消除因子的时滞,不利于从事“阿尔法”投资策略的私募基金,整个行业的收益率将大受影响。

以美国学者1964年提出的“资本资产定价模型”(下称CAPM模型)为例,其中的“rf-rm”,rf可理解为市场无风险收益率10年期债利率,rm可理解为大盘的收益率。而alpha(阿尔法)就是个股收益率超过大盘收益率的部分,这里基金会用对冲的方式来做,买入认为可以跑赢大盘的股票,卖出对应rm的股指期货。

私募基金中汇润生研究员吴昊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从实际操作的角度,再简单点说就是,基金经理拎出一揽子股票(比如在沪深300指数下面的成分股中选),然后用各种因子(考虑因素)来筛选,可以用CAPM模型,也可以用Farm Frech模型等选股,然后主动择时,买入这些股票,卖空沪深300股指期货。”

吴昊称,以前确实是这样,很多alpha策略都是要对冲的,买入股票,卖空股指期货;股票是T+1的,股指期货是T+0的,A股的一些机构可以“钻空子”;但现在越来越多机构也做量化和通过某些手段来实现日内交易的策略。

“具体都是有固定的软件模型来帮助私募基金经理来做决定,看一些模型数据指标,也要看是否是’负基差’,是否’贴水’,然后再决定是否做alpha策略。”吴昊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有量化交易人士在知乎上称,与正统的对冲的alpha策略相比,量化alpha策略更复杂,由于现代计算机性能与算力的提升,alpha策略是透过因子模型来获取超额收益,因此计算因子的参数值变成了现代量化投资alpha策略的重点;通过合理有效的因子控制来进行选股,甚至交易决策,等等都是量化alpha策略模型的特点了。

一位南方高校的学者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同意“T+0会让国内alpha策略的私募收益率受到很大影响”的说法,“alpha策略的收益就是靠风格因子,如果T+0导致因子切换速度加快,收益就会受到影响,或者投资者就要更勤奋地去挖掘新的因子”。

“风格因子”,在定价、风险模型中,一般指什么?根据泰达宏利金融工程研究员窦福成在一篇文章中的介绍,Barra风险模型是量化多因子的范例,其十个“风格因子”最为最常见,包括市值因子、账面市值比(Book-to-price)因子、(股价的)残差波动因子、流动性因子、盈利预期因子等等。

公开资料显示,Barra风险模型由Barra公司提出,后者是投资组合风险分析工具的供应商,量化投资领域的先驱,于2004年被MSCI公司收购。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