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一支“失控”的400亿美元基金:管理层面临特朗普清洗,或被禁投资中国公司股票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16 19:14:28

摘要:特朗普提名了三人,打算替代FRTIB理事会的三名成员,提名正由参议院审核。FRTIB理事会一共五名成员,若这三人均得到美国国会的同意,则意味着特朗普掌控了超过半数的话语权。

一支“失控”的400亿美元基金:管理层面临特朗普清洗,或被禁投资中国公司股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梅根-格拉姆班(Megan G. Grumbine)是“联邦退休基金节俭投资理事会”(下称FRTIB)的首席律师。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官网资料显示,2019年11月,在该理事会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她发言说道,从最初国会立法意图上看,理事会管理的“节俭储蓄计划”(下称TSP)旗下的资金,是美国联邦员工的私人财产,不是美国联邦政府的财产,其投资去向,不允许被政府、国会等外部势力影响。

六个月后,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5月11日,特朗普的两名助手给美国劳工部长写了一封信,同日,后者又给FRTIB主席写了一封信,要求撤销TSP旗下基金投资中国的决定。

又两日后的5月14日,FRTIB发布声明,没说直接撤销投资中国的决定,改为“将决定向后推迟再议”。但此事的实际前景已凶多吉少,因为FRTIB正面临着特朗普的人事“清洗”。

投资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其实是FRTIB于2017年就做出的决定,在此次特朗普强行介入干预之前,美国国会一些鹰派成员就曾公开反对,FRTIB也曾于2019年底针对反对声音专门开了内部会议,但最终并未屈服。

没有屈服的一大原因,是梅根-格拉姆班等人在会上一番有关FRTIB特殊独立地位的发言。

十一月K大街会议

美国国会于1986年通过了“联邦员工退休系统法案”,FRTIB作为独立的联邦机构应运而生,负责管理TSP旗下基金。TSP与美国私有企业为员工缴纳的401(K)退休基金计划类似,只不过前者是公务员版,后者是民间版。

最新的数据是,TSP基金总规模约6000亿美元,覆盖了约560万名联邦员工。引发争议的是专门投资海外市场的基金——“节俭储蓄计划国际(I)基金”(Thrift Saving Plan’s International (I) fund,下称国际I号基金)。《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美国劳工部长2020年5月11日写给FRTIB主席的信函内容显示,这只基金目前规模约为400亿美元。

国际I号基金是被动基金,从2001年起一直追踪MSCI Europe, Australasia and Far East Index指数,后者的成分股主要来自发达国家市场。

2017年,FRTIB聘请了专注退休福利等服务的外部咨询机构Aon Hewitt,为旗下多只基金追踪的指数做调研。《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FRTIB 2017年11月会议纪要显示,Aon Hewitt为专注美国国内投资的几只基金作出了维持追踪现有指数的结论,但建议国际I号基金改为追踪MSCI All Country World Ex-US Investable Market Index,新指数“囊落了加拿大以及新兴市场”,将投资范围扩大至这些市场“可以改善基金的长期回报情况”。

国内一家私募基金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MSCI All Country World Ex-US Investable Market Index涵盖了22个发达国家、26个发展中国家的股票市场,成分股6578只,其中中国公司的整体权重超过10%。

以权重来看,整个指数的前十大成分股中,阿里巴巴排在第一,腾讯排在第三。从分布范围看,除了平安保险H股、中国移动、工商银行H股等港股标的,成分股还包括中兴A、海康威视等300多只A股标的(通过沪深股通投资)。前述美国劳工部长的信函显示,如果国际I号基金投资该指数,约有45亿美元资金购买中国公司的股票。

国际I号基金更改目标指数的消息传出后,美国国会的一些对华鹰派成员公开反对,还曾两次去信FRTIB。其中的代表人物是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克罗-卢比奥(Macro Rubio),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参议员简恩-莎音(Jeanne Shaheen),他们的基本立场是,联邦员工的钱不能投到对手国家的公司身上、一些中国标的公司存在的很大投资风险以及它们对美国国家安全存在威胁等等。

为此,FRTIB要求Aon Hewitt进行了二次调研,并于2019年11月13日召开了内部讨论会,会议地点设在华盛顿特区东北区的K大街77号。

管理层面临特朗普清洗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这场“十一月K大街会议”的纪要显示,FRTIB首席律师的梅根-格拉姆班在会上发表了关于FRTIB和TSP立法地位的言论。

“(当年FRTIB和TSP)起草的内部法规,得到了国会的认可,即TSP账户资金是账户持有人的私人财产,不是政府财产。TSP的立法历史表明,国会考虑了这种担忧,就是随着TSP账户资金规模增长,包括国会在内的外部实体可能会试图插手干预。为了解决这种担忧,立法者们在地位设计上限制了外部压力对FRTIB和TSP的干扰。尤其是保证二者的独立性的设计上,确定了FRTIB是资金自给自足、国会不拨款,并且FRTIB理事会成员根据内部法规设计,有义务仅对TSP账户持有人的利益负责。”梅根-格拉姆班说道。

除了内部人士,ETAC主席、副主席也参会并发表的意见。ETAC是“雇员节俭咨询委员会”(Employee Thrift Advisory Council)的简称,其是依法设立为FRTIB提供咨询意见的外部委员会,该委员会成员包括美国政府雇员联合会、全国联邦雇员联合会等的代表。

会议纪要显示,“ETAC认为,国际I号基金的投资决策不该考虑政治因素。副主席Sauber同意主席Dailing的看法,并提醒FRTIB,过去30多年间,每次政治方面的担忧出现时,ETAC始终表示反对……”。

这次会议的最终结果是,FRTIB维持更换指数的决定。并且按照计划,国际I号基金从2020年6月初正式开始执行投资决策。

但一些美国鹰派一直没有放弃在政界的游说。2020年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美国感染人数持续攀升,特朗普政府采取对华“甩锅”策略,4月初瑞幸咖啡于“无奈之下”自曝巨额造假、以及此后的一系列中概股被做空机构指责造假事件,让对华鹰派看到了机会。4月21日,美国证监会对中概股审计底稿一事旧事重提,呼吁民间机构不要投资中国公司时,限制FRTIB投资中国的舆论声音又开始燃起。

2020年5月11日,特朗普的两名顾问和助手以白宫的名义,给美国劳工部长写了信,表达了希望FRTIB撤销投资中国决策的意图。《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信函内容显示,与2019年鹰派参议员表达过的立场相比,这两位白宫高官还增加了一项新的威胁,即中美围绕新冠病毒的纠纷,可能导致一些中国公司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抵制”,FRTIB还投资这些中国公司显然有风险。

同日,美国劳工部长给FRTIB主席写了信,传达了白宫的“指令”,即停止追踪新指数的相关准备工作。

此外,信中还带去了噩耗。《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信函内容显示,特朗普提名了三人,打算替代FRTIB理事会的三名成员,提名正由参议院审核。

FRTIB理事会一共五名成员,若这三人均得到美国国会的同意,则意味着特朗普掌控了超过半数的话语权。

恰巧在这个时间点出现更换董事会成员的提议,是特朗普政府看到了一个程序上的空子,即FRTIB理事会成员中至少有三名是超期在任多年。有美国媒体指出,不同于其他独立的联邦机构,FRTIB在设计上是允许超期在任的,比如,现任主席迈克尔-肯尼迪(Michael D. Kennedy)已在FRTIB理事会上任职超过10年。

面对压力,2020年5月13日,FRTIB召开了理事会。次日,官方声明称,对国际I号基金更换追踪指数一事“推迟再议”。

FRTIB在声明中未提及受到白宫的压力一事,仅表示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受新冠疫情影响而发生变化的经济环境,以及国会正审议三名获提名的拟任理事会成员”。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