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油价”冲击波:WTI06合约会不会重蹈覆辙?国内油价“跟不跟”?

作者:徐芸茜 方凤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4:15

摘要:当地时间4月20日,隔夜国际原油市场创出人类历史未见之现象:纽约WTI原油期货2005合约在交割前一日跌至负值,至-37.63美元/桶,同时,美国与加拿大各地原油现货也跌破0线。方正中期研究院院长王骏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库容不足是最核心的因素,后续不排除美原油06及07合约也出现类似情况。

“负油价”冲击波:WTI06合约会不会重蹈覆辙?国内油价“跟不跟”?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徐芸茜 见习记者 方凤娇 北京报道

一觉醒来受惊吓,漫天尽是“负油价”!

当地时间4月20日,隔夜国际原油市场创出人类历史未见之现象:纽约WTI原油期货2005合约在交割前一日跌至负值,至-37.63美元/桶,当天盘中大跌55美元,同时,美国与加拿大各地原油现货也跌破0线。方正中期研究院院长王骏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库容不足是最核心的因素,后续不排除美原油06及07合约也出现类似情况。

某期货公司研究部经理也对本报记者表示,事实上,目前全球库存都处于紧张的态势。6月再现“负油价”的可能性较小,因为多头提前会处理和移仓,“但不排除大跌的可能”。

至于本次“负油价”之下投资者会产生的损失,一位不具姓名的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无法具体量化。但在历史上油价暴跌的过程中,的确存在一些盲目抄底的投资者爆仓的经历。

某能化行业研究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总体而言,在外盘油价下行的背景下,预计内盘特别是近月合约相对承压,建议投资者不要盲目抄底,防范价格波动风险。

06合约会否重蹈覆辙?

4月21日朋友圈被美原油05合约刷了屏,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反响,一是原油期货05合约跌至历史新低;二是原油价格首现负值,完全颠覆了人们对商品价值的认知逻辑。而更牵动投资者神经的是,4月22日凌晨2:30便是原油05合约的交易时间,多头怎么办?6月合约会否“重蹈覆辙”?对产业链会产生哪些影响?

4月20日晚,纽约WTI原油期货2005合约在交割前一日跌至负值,至-37.63美元/桶,当天盘中大跌55美元,同时,美国与加拿大各地原油现货也跌破0线。对此,王骏对《华夏时报》表示,核心原因是库容不足而导致逼仓。“WTI原油期货05合约跌至负值意味着将原油运送至炼厂或进行存储的成本已经超过其自身的价值。这反映了受全球疫情的影响,原油需求急剧下滑,供应严重过剩,市场库容不足的现实。”

据了解,美原油交割方式为管道交割,卖方只需将原油输入管道,而买方需要找油罐存储,加以全球大爆发的疫情,导致石油需求骤降,原油大量累积导致库容紧张。截止4月10日当周,美国原油期货交割地库欣地区原油库存为5496.5万桶,较今年初增长了近2000万桶,而该地区库容上限大概在7300万桶左右,这会进一步对美原油近月几个合约造成压力。

几日前,芝商所就公开表示,正在对软件重新编程,以便处理能源相关金融工具的负价格。能源衍生品交易所也在为负价格做准备。5月合约即将到期,根据交易所规则,一旦到期,多头交易者必须接受实物交割,交割日期不得迟于交付月份的最后一个日历日。也就是说,在5月合约到期前,多头只能选择平仓展期或收到原油现货。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期货交割地点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地区,以离岸价交割,换言之,多头需要自己支付运费来收货。东海研究所高级能化分析师李婉莹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显然多头大多选择直接在期货盘面上进行平仓操作,且不论当前巨大的展期成本,恐慌情绪引发抛售踩踏,造成5月合约大跌。”

加以交割日临近,对一些抗风险性较小、业务单一的小型能源公司而言,储罐库容有限且存储成本过高,只能选择“负油价”售油。那么对于做多的机构投资者,大地期货总经理助理兼研发部经理周文科对《华夏时报》记者坦言:“不排除违约操作的可能”。

除了即将于今晚到期的05合约,最牵动投资者神经的标的便是6月合约。截止北京时间4月21日17:38,WTI主力06合约交投于13.93美元附近,盘中一度跳水,最低报11.79美元。市场不乏有06合约会否和05合约沦为“难兄难弟”的声音。

此外,备受关注的还有减产。近期来看,各大产油国即将开始联合减产,OPEC+预计贡献970万桶/日的份额,不过最近两次能源会议也体现出产油国内部的分歧与竞争。沙特公布的最新OSP并未调高欧亚两地的报价,这也就意味着该国并没有放弃竞争亚欧市场份额。俄罗斯方面也调低原油出口税费,因此OPEC+的减产实地落地情况还是让人担忧。

美国方面,页岩油产业确实受到一定冲击,但具体看来,贝克休斯钻井下滑然而等待产量大幅下滑仍需较长时间。以活跃油井去化一般计算,美国原油产量或下降200万桶-300万桶,即便叠加OPEC+的减产努力,仍旧难以对冲需求阶段性下滑2000万桶-2500万桶/日带来的负面影响。

需求方面,虽然目前美欧部分国家准备复工复产,但对需求端的提振将呈现滞后性。同时,疫情仍处发酵期。

“我们对未来一个月的油市持谨慎悲观态度。”李婉莹认为,6月合约将会在5月19日到期,届时疫情拐点若仍未出现,持有该合约的交易者又将再度面临“高成本展仓”和“实物交割”两难困境。

在王骏看来,后续不排除美原油06及07合约也出现类似情况。

国内油价“跟不跟”?能否抄底?

原油是全球定价,在国际油价大跌已成事实下,国内油价必然会受影响,王骏认为 ,国内原油近月合约近期同样面临下行压力,可能出现再次探底。但周文科认为不会出现美盘“负油价”的情况。至于国内油市会否存在胀库逼仓的风险,某期货公司研究部经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个目前无法断定,主要看是否减产,如若不减产,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值得注意的是,事实上,目前全球都存在库容不足的情况。”

4月16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下称“上期能源”)发布公告,增加了原油期货指定交割仓库存放点,原油期货交割仓库启用库容增加90万立方米,至560万立方米。同时,根据《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交割细则》、《关于原油期货交割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上能发〔2018〕11号)》,上期能源发布《关于调整原油期货仓储费的通知》,自2020年6月15日起,原油期货仓储费暂由当前的0.2元/桶/天提高至0.4元/桶/天,并将视情况进一步调整。

4月20日,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又发布了修订《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风险控制管理细则》的公告。行业研究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本次修订主要是为了更好的对接国外市场,规范国内能源期货市场,防范不必要的风险。

上海期货交易所日前表示,疫情以来,受多重因素影响,国内外原油价格存在大幅波动,石油产业上下游企业积极发挥上海原油期货套期保值功能,利用期货交割帮助企业稳定成本实现销售,渡过疫情难关。

然而,市场上确实不乏投资者对抄底油价“跃跃欲试”,但是究竟能否抄底、是否是底尚是个未知数。事实上,不仅是本次WTI05合约暴跌,从沙特开打“价格战”伊始,布油从50多美金回落至30美金,能化市场就普遍蔓延着抄底情绪。主要逻辑在于,20美金-30美金的油价处于历史低位,即便回落空间有限,而未来需求恢复后,油价重心一定能够回到疫情开始前的水平,即50美金-60美金。在李婉莹看来,放到长周期看,这个逻辑本身并无太大矛盾,但问题在于,落到交易上,投资者必须考虑几个问题:如何选择“抄底”工具;如何界定时间周期。

纵观历史上原油发生过的数次暴跌,价格恢复的时间在30-50周不等,普遍条件下,因为供应过剩导致的油价下跌危机或需要更长时间平衡。加以此次的新冠疫情来势汹汹,普通投资者难以估量疫情完全好转的具体时间,直接“抄底”原油风险不言而喻。

至于本次“负油价”之下,投资者会有多大的损失,上述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无法具体量化。但在历史上油价暴跌的过程中,的确存在一些盲目抄底的投资者爆仓的经历。

“加油可以不要钱吗?”

有意思的是,对于本次油价的暴跌,有投资者不禁提出疑问:“负油价”是否意味着去加油站加油不用付钱反而加油站需要倒贴?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暴跌的只是期货,并不是现货价格,负油价并不意味着现在去加油能免费。有车一族不要对免费加油抱幻想。

据了解,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为:“根据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我国的成品油价格进行调整。当调价幅度低于每吨50元时,不作调整,纳入下次调价时累加或冲抵。调控设置有上下限:上限为130美元/桶,下限为40美元/桶。”鉴于此,基本上并不会对成品油的零售价格进行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原油期货较为年轻,最近因为原油市场的剧烈波动,交易所也采取了扩容等措施。另外,伴随海运费用相对回落,内外盘价差过大的现象有望得到改观。某能化行业研究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总体而言,在外盘油价下行的背景下,预计内盘特别是近月合约相对承压,建议投资者不要盲目抄底,防范价格波动风险。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96193 [article_id] => 96195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587460044},{"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587462255},{"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587467545},{"editor_nickname":"史博超","update_time":1587521368}]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587460044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96193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