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又飞来黑天鹅!百亿产品逾期, 债务诉讼缠身, 安信信托或谋划重组化解风险

作者:吕方锐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4-01 18:35:51

摘要:3月31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由于部分信托项目未能按期兑付,出现了相关诉讼事项,公司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为避免触发系统金融风险,公司正在有关部门指导下筹划风险化解重大事项。

又飞来黑天鹅!百亿产品逾期, 债务诉讼缠身, 安信信托或谋划重组化解风险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吕方锐 陈锋 北京报道

3月下旬,安信信托(600816.SH)因连续停牌再度引发市场关注。相关公告称,因有重大事项正在核实,且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决定停牌。此前有媒体推测认为,安信信托停牌或是因为2019年财报“难产”。

3月31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由于部分信托项目未能按期兑付,出现了相关诉讼事项,公司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为避免触发系统金融风险,公司正在有关部门指导下筹划风险化解重大事项。

此前安信信托的一系列动作和遭遇表明,单靠自救已经无法解决问题。因此有市场观点认为,此次安信信托或将易主或进行重组,以化解债务危机。问题在于公司可能出现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形,有退市风险。

安信信托多个对外电话无人接听。3月31日有公司员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仍正常运营,但并未内部通报股票停牌具体原因,“只有公司高层才知道”。据悉目前安信信托实行50%员工轮流值班制度。

债务诉讼缠身

安信信托前身为鞍山市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87年2月,2014年4月8日更名。信托业务是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相关的收入体现在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中。公司另有固有业务,包括贷款、租赁、投资、同业存放、同业拆放等。

目前安信信托控股股东为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公司”),持有安信信托52.44%的股份。2019年安信信托三季报显示,国之杰公司持有的这些股份已全部被冻结。

安信信托前十大股东中,还包括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湘财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和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等。

近年来,安信信托部分信托项目出现逾期的情况,公司资金链紧张,背负多起诉讼。相关公告表示:“公司部分信托项目的融资方出现违约,未能及时、足额归还信托资金,公司信托业务面临一定的流动性压力。”

2019年11月,安信信托回复监管问询时表示,当年5月20日至9月30日期间,公司管理的信托产品到期的项目87个,金额230亿元。其中正常兑付的58个,金额65亿元;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29个,金额165亿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共计276亿元。

安信信托项目中最具知名度的上海董家渡金融城项目(“安信安赢42号”),近日也被证实出现了兑付问题。董家渡金融城坐落于上海外滩金融集聚带的重要位置,住宅价格高达十几万元每平方米,安信信托为董家渡地块融资共计240亿元。

截至2019年12月29日,董家渡项目约5.4亿元未能按原预计分配信托本金和收益。公司解释称,项目销售回款优先用于基建工程建设以确保整体项目进度,故信托计划暂时无法向优先级信托受益方足额支付信托利益。

相关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8月底,安信信托已知作为被告的涉诉案件达12宗,诉讼金额为50.23亿元,其中属于公司主动管理类信托计划相关诉讼11宗,涉诉金额50.22亿元;本公司作为原告的涉诉案件15宗,诉讼金额88.52亿元,均为公司主动管理类信托计划相关诉讼。

近日公司公告的涉诉案件,原告包括黑河农商行、三峡资本、长城资产、浙商银行、湖南高速、长沙银行、邢台银行、营口银行、乌鲁木齐银行、自贡银行、交银国际信托等,涉诉金额超过60亿元,案由大多是要求安信信托支付信托受益权受让价款。

另外,天眼查显示,国之杰公司实际控制人高天国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面临退市风险

此前安信信托已经展开“自救行动”。2019年前三季度,安信信托归还同业拆借,导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上年同期的26.94亿元下降为-1.12亿元。同期,公司还处置了各类金融资产增加现金流入,同时减少了投资金融资产,缩小了投资损失金额。

但自救行动效果有限。2019年前三季度,安信信托营业总收入约为5.29亿元,营业利润总额约为-4.84亿元,净利润为-3.46亿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负债合计达到169.32亿元。

近日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度公司业绩预计亏损30亿元到3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2019年度公司业绩预计亏损31亿元到36亿元。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是对部分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

经初步测算,公司2019年度需计提金融资产信用减值损失及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约36.8亿元,其中主要包括:贷款类资产减值准备约6.9亿元,债权投资类资产减值准备约25.7亿元,以及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约4.2亿元。

公司在回复监管问询时解释,受国内经济转型、强监管去杠杆、中美贸易争端等内外部多重不利因素影响,整体宏观经济形势下行。公司固有业务项下持有的金融资产主要以贷款及债权投资为主,主要交易对手为中小企业,部分企业融资能力受到较大影响,公司对部分企业在经济形势下行中可能面临的困难,及资管新规后行业整体的流动性收缩形势变化认识不足。部分企业融资能力受限,还款能力下降,2019年第四季度公司贷款及债权投资中逾期资产规模及逾期天数较第三季度均有较大增加。鉴于公司对2019年年末金融资产的整体判断,公司针对上述风险变化对部分金融资产计提了减值准备。

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发放贷款和垫款金额约为139.75亿元,主要流向了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以及制造业。按地区分布,这些贷款和垫款超过70%都流向了上海、四川和浙江。公开资料显示,安信信托大股东国之杰公司的实控人高天国是四川人。

此前市场预计,国之杰公司或将通过转让安信信托股份的方式筹资,化解债务危机。但安信信托2018年财报业绩亏损,2019年业绩再度预亏,公司股票或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在公司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这有可能将转股筹资之路封死。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