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全球市场转熊,美股最恐慌时刻还没到来?华尔街:危机降临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13 22:09:11

摘要:3月11日,WHO宣布新冠病毒构成全球大流行,道琼斯指数刷新了美国1931年“大萧条”以来最快跌入熊市的纪录。几个小时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电视演讲,宣布暂停欧洲来美旅游30天。3月12日,欧洲多国指数跌超10%,美股开盘再次熔断,最终收跌近10%……一场金融危机似乎已经降临。

全球市场转熊,美股最恐慌时刻还没到来?华尔街:危机降临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股神”巴菲特一席黑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在米白色的沙发上,和雅虎财经主持人坐了面对面。谈到美股大跌时,他对比了1987年、2008年的股市情景,说道那两年比如今更可怕。

这番对话发生在美国当地时间3月10日。当天,道琼斯指数在前一日熔断的背景下回调了近5%。“股神”现身电视采访时的轻松语气,似在劝说市场忘记前一日的恐慌情绪。

可到了3月11日,WHO宣布新冠病毒构成全球大流行,道琼斯指数刷新了美国1931年“大萧条”以来最快跌入熊市的纪录。几个小时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电视演讲,宣布暂停欧洲来美旅游30天。3月12日,欧洲多国指数跌超10%,美股开盘再次熔断,最终收跌近10%……一场金融危机似乎已经降临。

高盛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历史上,熊市平均跌幅在30%至40%之间。不过,艾美股资产管理合伙人梁剑3月13日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美股最恐慌的时候可能还没到来。”

在全球资本市场一片“腥风血雨”之中,A股仍保持着独立走势,3月13日,三大股指全线大幅跳空低开,随后均探底回升,截至收盘,沪指报2887.43点,跌1.23%;深成指报10831.13点,跌1%;创指报2030.58点,跌0.75%。

应该说,对于定向降准的预期多少为A股的走势形成了一定支撑。果然,3月13日收盘后,央行网站发布消息,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1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以上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一记重组合拳

巴菲特3月10日将周一美股的熔断归结于一记“组合拳”:“新冠病毒疫情,还有周末的油价事件,真的是一记重组合拳。”

1990年海湾战争以来,国际油价经历过多次暴跌,都与原油供应增加或者需求不足有关,并且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2020年3月5日至3月6日期间,OPEC+在维也纳召开会议,就疫情扩散下的减产议题进行商议。

会上,OPEC一度建议从4月初到2020年底再减产150万桶/日,并自行承担了大部分的减产份额,但该提议未能得到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OPEC产油国的支持。政策会议最终以失败告终,既没有达成现有减产协议的延期,更没有同意进一步扩大减产。

谈判破裂意味着,OPEC和非OPEC产油国理论上可以在已经供应过剩的市场上随意增产。3月7日,谈判破裂的影响进一步衍生,沙特阿拉伯大幅调低不同级别的主要原油定价,石油“价格战”打响。美国时间3月8日,布伦特原油期货大跌31%,美原油主力期货跌逾30%触及30美元/桶关口,创下2016年2月18日以来的新低。

在大西洋彼岸的另一边,早于美股开盘的亚欧股市集体大跌。北京时间3月9日,日经225指数大跌5%;韩国综合指数大跌4.19%,创去年9月以来新低;香港恒生指数收盘跌4.23%,报于25040.46点,险守25000点关口,创2018年2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A股当日跌幅相对较小,上证指数收盘跌3.01%,报2943.29点,深成指跌4.09%报于11108.55点,创业板指跌4.55%报于2093.06点。紧接A股收盘而开盘的欧洲股市,开盘暴跌,德国DAX指数跌7.4%,英国富时100指数跌8.3%。

3月9日最晚开盘的美股,开盘不久道琼斯指数、标普500指数就跌至7%,触发了美股历史上第二次熔断。衡量市场恐慌程度的CBOE波动率指数(VIX)这一天飙升29.85%,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高。始于2009年3月9日的美股史上最长牛市被不少投资者认为于这一天戛然而止。

“大萧条”后的最快纪录

但也有投资者认为美股3月9日的暴跌没那么了不起。股神“巴菲特”算是一个。美国当地时间3月10日,雅虎财经主持人来到他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总部大楼。他谈道,1987年的那场股市大跌更可怕,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更更可怕”。

十分关注股市的特朗普也在Twitter发文安抚投资者。他称,股市下跌的原因一个是周末的石油事件,但同时指出石油价格下跌对消费者来说是好事,另外一个导致股市下跌的原因是有关美国疫情的“虚假新闻”。

“去年有37000名美国人死于普通流感。历史平均每年27000至70000例。但什么都没关闭,美国的生活和经济如常。到目前为止,美国境内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546例,其中22例死亡。你们想想这些。”特朗普在Twitter上说。

特朗普虽然如此说,但美国时间3月10日,白宫还是放出了一条“救市”消息:总统在国会山与共和党议员开会时,提出了0%的工资税税率的提议,白宫正在努力制定一项经济刺激计划,以抵消不断扩大的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

当日美股高开反弹,盘中上演了多空对决,中间一度从上涨4.91%变为下跌0.67%,但临近收盘再度强势冲高,最终收涨近5%。

不过,当日更早开盘的欧洲股市冲高后未能坚挺,最终收盘全线下跌,为疫情在欧美引发的恐慌的进一步扩大埋下伏笔。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场美国金融业最高级别的会议于当地东部时间3月11日下午3点在华盛顿召开。根据CNBC报道,美国银行、花旗集团、美国富国银行(WELLS FARGO)、高盛、黑石、摩根大通以及对冲基金Citadel和一些区域银行的“一把手”们觐见了特朗普,会议的议题一是,银行打算采取何种措施,帮助中小企业应对疫情,议题二是,“机构如何为资本市场的良好运行贡献力量,如果政府短期内变更监管政策来助力的话”。

这场会议召开的几小时前,美股交易的盘中阶段(北京时间3月12日00:35),世卫组织正式宣布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

美股最终收盘大跌,道琼斯指数跌幅达5.9%,报收于23553.22点,距离2月12日高点累计下跌20.3%,正式触及技术性熊市指标,标普和纳斯达克距离技术熊市指标也只一线之隔。

根据道琼斯市场数据,此次道琼斯指数从最近高点累计下跌20%的速度——仅19个交易日,超越了1987、1932年两年中的三次纪录,成为继1931年“大萧条”(15个交易日)之后的最快纪录。

美股长牛的结束,除了政治、经济、疫情、油价等因素外,不少市场观点认为也与量化交易有关。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美股动辄上千点甚至2000点的跌幅,与美股交易的交易结构有关,美国量化投资80%都已经程序化交易了,也就是机器人来下单,可以说是下跌中的匕首。

全球资本市场独立研究员吴昊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美股暴跌,除了美股长牛所积累的估值风险、长期以来对外政治风险的积累(包括贸易摩擦、中美脱钩等)、内部政治风险(包括桑德斯白左政策,增加财政赤字和增加企业税务负担打压盈利等)、疫情的影响(包括中国一季度的停工对于全球供应链的冲击和其他国家的蔓延)等基本原因外,还有很多加速原因。

“比如,量化交易如1987年一样,机器指标容易触发集体性的抛售行为;ETF指数规模太大了,容易造成流动性问题,和当年金融危机时候的货币基金风险一样;流动性风险被系统风险加速了,黄金都在被抛售;长牛之后美股很脆弱,很多资金早有撤离准备了等。”吴昊说道。

除此之外,进入技术性熊市后的市场恐慌,也加速了进一步下跌。

熊市之底

继道琼斯先一步触及技术性熊市指标之后,美国当地时间3月12日股市开盘,美股再度触发7%熔断指标,最终指数收跌于近10%,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也迈入了技术性熊市领域。

美国Marketwatch统计的历史数据显示,道琼斯指数从进入技术熊市到熊市低点的平均值时间为143个交易日,中间值时间为83个交易日,标普500指数从进入技术熊市到熊市低点的平均值时间83个交易日,中间值时间为71个交易日。

“熊路漫漫”的市场预期,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高盛首席全球证券分析师彼得-欧潘海默早前在一份发给客户的报告中这样说道:“此前,我们从没因为病毒疫情而进入熊市。但是如果认为我们还没有触及低谷,那么我想说,事实上,我们正朝着熊市地带去。现在看一看历史上熊市的数据,很有帮助。”

坏的消息是,根据高盛全球投资研究的数据,熊市平均跌幅在30%至40%之间,结构性问题(结构失衡和金融破灭)引发的熊市跌幅最大,约57%,周期性的熊市(经济周期)跌幅比事件引发的熊市跌幅稍大,约31%,“事件驱动型”熊市跌幅约29%。

但这也仅仅是历史数据,此次熊市的“底”在哪,悬念巨大。“美股最恐慌的时候可能还没到来,美国疫情现在具体到什么程度,会不会是下一个意大利现在都无法预测。如果也需要全面停业、封城来对付疫情,那么对全球金融都是个巨大灾难。或许没那么严重,但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大家心里都没底,弥漫着恐慌。”梁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白宫主人似乎嗅到了股市恐慌的危机。在道琼斯指数率先进入技术熊市的美股盘后,北京时间3月12日早间,特朗普发表电视演讲,号召美国人民团结起来共同应对挑战,同时宣布暂停欧洲来美旅游30天。此举被认为是对世卫组织宣布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回应,也是导致欧洲股市当日跌约10%的一大原因。

特朗普还在演讲中公布了新的“救市”举措,包括向中小企业提供低息贷款,和针对一些企业和个人、预计带来2000亿美元流动性的税收暂缓计划。这一系列举措,不禁令市场回忆起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救市方案。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中,美联储再次充当了最后的放贷人的角色,财政部先做了一个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7000亿美元,然后针对不同的上市行业的龙头公司来定向救助,美联储那边印钞,通过银行体系下放资金,为市场增加足够流动性的钱,然后政府和美联储也借力游说大佬(比如巴菲特、霍华德、西蒙斯等)让他们抄底。”吴昊向本报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